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49章 不择手段

第249章 不择手段

  “你觉得,我会傻到自己抬头去看强光?”

  狂蟒突然鄙夷地笑了一声。

  陈东微微一笑,心里恍然。

  魃给我镜子,就是为了这个吗?

  “呼~”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陈东强忍着肋骨几乎断裂的剧痛,缓缓地弓起了身子,摆出了战斗姿态。

  “没意思,你能战胜爆熊,我还以为你有几斤分量,没想到是我高估你和爆熊两人了。”

  狂蟒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叹息了一声,舌头缓缓地吐了出来,发出了一声嘶鸣声。

  几乎同时。

  陈东全力爆发,如同离弦之箭直接冲向了狂蟒。

  狂蟒神情一凝,显然没料到陈东居然会率先出手。

  “死!”

  狂蟒一声厉啸,身形如蛇,冲向陈东。

  双臂掌刀,更是带起片片残影,直接朝着陈东攻了过去。

  砰砰!

  饶是陈东早有防备,可依旧被狂蟒的两记掌刀劈的踉跄后退。

  偏偏就这一退,先发制人的主动权瞬间丧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狂蟒暴雨梨花般的狂暴掌刀。

  局势,瞬间变回了之前的样子。

  陈东完全被狂蟒压制,只能勉力抵挡。

  即便如此。

  狂蟒的连连掌刀,依旧劈得陈东双臂剧痛,脚步踉跄。

  劈头盖脸的碾压攻击。

  这让陈东疲于应付,根本无力想其他的办法。

  所谓的格斗技,在被完全压制的情况下,完全无法施展!

  “这点实力,你就想走出黑狱?”

  狂蟒完全处于上风,轻松的神情显然实力还没有全部发挥出来,对陈东的嗤笑,充满了不屑:“你和当年的昆仑,差了可不止一个爆熊!”

  相较于爆熊两年前成为第九监区的头狼,狂蟒成为头狼的时间更长!

  十年前,昆仑十连胜的那一年,也正是他成为头狼的时候!

  “啊!”

  话音刚落,被压制的面色苍白的陈东,突然一声咆哮。

  苍白的脸上陡然露出了狰狞疯狂之色。

  什么?!

  狂蟒脸上陡然震惊。

  因为他一记掌刀劈出,陈东并未抬手抵挡。

  而是摆出了一副硬抗的姿态!

  这家伙……疯了吗?

  这一幕,让狂蟒满脑子疑惑。

  但并没有影响他的掌刀劈出。

  砰!

  势大力沉。

  一声炸响。

  陈东惨叫了一声,直接被一记掌刀劈得踉跄后退,一口鲜血喷洒长空。

  就在狂蟒打算趁胜追击,彻底结束战斗时。

  一束强光,突然折射到了他的脸上。

  刹那间。

  “啊!”

  狂蟒身形骤停,感觉双目仿佛被无数针尖猛扎,五官扭曲痛苦大喊。

  哪怕强光出现了一瞬,在他眼前一闪即逝,但依旧让他瞬间失明。

  轰!

  突然一幕,让整个监区的囚犯全都惊呼了起来。

  刚才陈东出手折射强光的时候,快到根本没人发现。

  在所有囚犯眼中,狂奔中的狂蟒突然就停在了原地,惨叫了起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就是现在!”

  陈东强忍着剧痛,右手紧握着镜子,仿佛锁定猎物的猎豹一般,直接扑向了狂蟒。

  砰!

  一拳挥出,轰的狂蟒踉跄后退。

  “啊!该死,你简直该死……”

  眼睛的刺痛,加上被阴的耻辱,让狂蟒瞬间陷入了癫狂状态。

  怒吼咆哮的同时,狂蟒疯狂的舞动双手。

  但相比较之前的狂蟒。

  此时的狂蟒出手,在陈东眼中,却是毫无章法。

  想要躲避,易如反掌。

  腾挪闪转中,陈东欺身而上,拳脚如同暴雨倾盆,直接疯狂倾泻在狂蟒身上。

  短短几秒。

  狂蟒便仰头喷血。

  随着陈东凌空一脚。

  砰!的一声,失明的狂蟒直接如同破口袋一般,倒飞出了擂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认输!否则死!”

  森冷的声音从陈东口中发出。

  倒地哀嚎的狂蟒咬牙切齿,可处于双目短暂失明的他很清楚,如果不认输,迎接他的将是死亡!

  强压下被暗算的羞辱和愤怒。

  狂蟒仰头不甘的吼道:“我,我认输!”

  陈东嘴角露出了笑意。

  右手微微一用力,“咔”的一声,镜子碎裂,然后不着痕迹的塞回了兜里。

  转身,离开了擂台。

  全场死静,所有囚犯都没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逆转胜败,就在一瞬。

  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更关键的是,居然真的有人攻击到了狂蟒的弱点!

  所有囚犯都在疑惑,陈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监控室内。

  魃平静地看着监控视频。

  随着陈东获胜,他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

  “镜子,你给他的吗?”

  披风男人一早就来到了监控室,在黑狱中,他除了无法离开黑狱,随意出入监控室根本就不会有人阻拦。

  魃神情一肃,低头恭敬道:“大人不可胡,我怎么敢违背黑狱规矩?”

  “呵!”

  披风男人嗤笑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魃的话。

  他看向了监控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正好拍摄着陈东的背影。

  披风男人笑着说:“不择手

  “你觉得,我会傻到自己抬头去看强光?”

  狂蟒突然鄙夷地笑了一声。

  陈东微微一笑,心里恍然。

  魃给我镜子,就是为了这个吗?

  “呼~”

  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陈东强忍着肋骨几乎断裂的剧痛,缓缓地弓起了身子,摆出了战斗姿态。

  “没意思,你能战胜爆熊,我还以为你有几斤分量,没想到是我高估你和爆熊两人了。”

  狂蟒一副索然无味的样子,叹息了一声,舌头缓缓地吐了出来,发出了一声嘶鸣声。

  几乎同时。

  陈东全力爆发,如同离弦之箭直接冲向了狂蟒。

  狂蟒神情一凝,显然没料到陈东居然会率先出手。

  “死!”

  狂蟒一声厉啸,身形如蛇,冲向陈东。

  双臂掌刀,更是带起片片残影,直接朝着陈东攻了过去。

  砰砰!

  饶是陈东早有防备,可依旧被狂蟒的两记掌刀劈的踉跄后退。

  偏偏就这一退,先发制人的主动权瞬间丧失殆尽。

  取而代之的,是狂蟒暴雨梨花般的狂暴掌刀。

  局势,瞬间变回了之前的样子。

  陈东完全被狂蟒压制,只能勉力抵挡。

  即便如此。

  狂蟒的连连掌刀,依旧劈得陈东双臂剧痛,脚步踉跄。

  劈头盖脸的碾压攻击。

  这让陈东疲于应付,根本无力想其他的办法。

  所谓的格斗技,在被完全压制的情况下,完全无法施展!

  “这点实力,你就想走出黑狱?”

  狂蟒完全处于上风,轻松的神情显然实力还没有全部发挥出来,对陈东的嗤笑,充满了不屑:“你和当年的昆仑,差了可不止一个爆熊!”

  相较于爆熊两年前成为第九监区的头狼,狂蟒成为头狼的时间更长!

  十年前,昆仑十连胜的那一年,也正是他成为头狼的时候!

  “啊!”

  话音刚落,被压制的面色苍白的陈东,突然一声咆哮。

  苍白的脸上陡然露出了狰狞疯狂之色。

  什么?!

  狂蟒脸上陡然震惊。

  因为他一记掌刀劈出,陈东并未抬手抵挡。

  而是摆出了一副硬抗的姿态!

  这家伙……疯了吗?

  这一幕,让狂蟒满脑子疑惑。

  但并没有影响他的掌刀劈出。

  砰!

  势大力沉。

  一声炸响。

  陈东惨叫了一声,直接被一记掌刀劈得踉跄后退,一口鲜血喷洒长空。

  就在狂蟒打算趁胜追击,彻底结束战斗时。

  一束强光,突然折射到了他的脸上。

  刹那间。

  “啊!”

  狂蟒身形骤停,感觉双目仿佛被无数针尖猛扎,五官扭曲痛苦大喊。

  哪怕强光出现了一瞬,在他眼前一闪即逝,但依旧让他瞬间失明。

  轰!

  突然一幕,让整个监区的囚犯全都惊呼了起来。

  刚才陈东出手折射强光的时候,快到根本没人发现。

  在所有囚犯眼中,狂奔中的狂蟒突然就停在了原地,惨叫了起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就是现在!”

  陈东强忍着剧痛,右手紧握着镜子,仿佛锁定猎物的猎豹一般,直接扑向了狂蟒。

  砰!

  一拳挥出,轰的狂蟒踉跄后退。

  “啊!该死,你简直该死……”

  眼睛的刺痛,加上被阴的耻辱,让狂蟒瞬间陷入了癫狂状态。

  怒吼咆哮的同时,狂蟒疯狂的舞动双手。

  但相比较之前的狂蟒。

  此时的狂蟒出手,在陈东眼中,却是毫无章法。

  想要躲避,易如反掌。

  腾挪闪转中,陈东欺身而上,拳脚如同暴雨倾盆,直接疯狂倾泻在狂蟒身上。

  短短几秒。

  狂蟒便仰头喷血。

  随着陈东凌空一脚。

  砰!的一声,失明的狂蟒直接如同破口袋一般,倒飞出了擂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认输!否则死!”

  森冷的声音从陈东口中发出。

  倒地哀嚎的狂蟒咬牙切齿,可处于双目短暂失明的他很清楚,如果不认输,迎接他的将是死亡!

  强压下被暗算的羞辱和愤怒。

  狂蟒仰头不甘的吼道:“我,我认输!”

  陈东嘴角露出了笑意。

  右手微微一用力,“咔”的一声,镜子碎裂,然后不着痕迹的塞回了兜里。

  转身,离开了擂台。

  全场死静,所有囚犯都没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逆转胜败,就在一瞬。

  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更关键的是,居然真的有人攻击到了狂蟒的弱点!

  所有囚犯都在疑惑,陈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监控室内。

  魃平静地看着监控视频。

  随着陈东获胜,他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

  “镜子,你给他的吗?”

  披风男人一早就来到了监控室,在黑狱中,他除了无法离开黑狱,随意出入监控室根本就不会有人阻拦。

  魃神情一肃,低头恭敬道:“大人不可胡,我怎么敢违背黑狱规矩?”

  “呵!”

  披风男人嗤笑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魃的话。

  他看向了监控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正好拍摄着陈东的背影。

  披风男人笑着说:“不择手

  段,倒是有王者之姿,战斗本能也不错,在被全面压制的情况下,还能做出硬抗一记,逆转胜局的决断,显然从头到尾状态都处于镇定冷静中,很不错了。”

  一旁的魃微微一笑。

  在全面被压制,且是有死亡代价的时候。

  陈东还能在转瞬间做出决断,确实难得。

  要知道,刚才的情况,做出硬挨一记狂蟒掌刀的决断,不亚于是直接赌命了!

  头狼的攻击,每一招都足以致命!

  “呵呵!”

  披风男人古怪地笑了笑,转身就往外走:“魃,下次护短可别这么明显,不太好。”

  “大人……”魃神情一僵,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第九监区牢房内。

  回来的陈东,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爆熊和纳什维尔等人急忙围了过来。

  陈东抬手,阻止了几人开口。

  他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地笑容:“肋骨被狂蟒劈断了一根,左肩肩胛应该也骨裂了,还有几处应该也有骨裂。”

  轰隆!

  一语惊得爆熊几人面色大变。

  这才第四场,就已经断了肋骨,多处骨骼骨裂。

  那后边,还怎么打?

  “陈生,下一场就和黑天使打吧?”

  爆熊提议道,他已经和黑天使商量好了,只要陈东选择黑天使,下一场便是一场没有悬念的生死擂,陈东也能再休养一天伤势。

  “不,不用了,我……”

  陈东目光坚决,但话说到一半,突然苍白的脸上陡然涨红。

  “噗!”

  一口鲜血喷出,染红了地面。

  牢房内,静可聆针。

  最终,陈东无奈一笑:“爆熊,就按你说的办吧。”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