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16章 凌迟二十刀!

第216章 凌迟二十刀!

  夜幕上空。

  成群的乌鸦盘旋,发出刺耳哀鸣。

  仿佛是,死亡丧钟。

  临近公墓的山林中。

  此时灯光闪烁。

  秦叶被绑在了一棵大树上。

  一身休闲装,早已经破破烂烂,满身鲜血淋漓,俨然成了个血人。

  在他头顶的树干上,钉上了两副铁索,垂直落下。

  锋利的铁钩,洞穿了他的肩胛骨,沾染着些许血肉的森白的钩尖在灯光下闪烁寒芒。

  剧痛,让秦叶身体不停地抽搐颤抖。

  他的脸色也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嘴里发出痛苦的哼鸣,却是从牙缝中挤出。

  他的眼睛,依旧明亮如星,翻腾着浓浓恨意。

  咔擦……咔擦……

  不远处的地方,传来铁锹刨土的声音。

  隐约间,还能看到林间晃动着挥锹的扭曲身影。

  噗嗤!

  面前的中年男人,挥刀撕裂了秦叶肩膀上的肌肉。

  皮肉瞬间外翻,鲜血如注。

  秦叶身躯猛地一震,喉间发出一声哼鸣。

  “倒是挺能忍的,铁钩穿肩胛让你大叫了出来,你这身上这十三道伤口,居然都只是闷哼。”

  中年男人虽然在笑,可尽显狰狞冷意,摇了摇头,故作惋惜:“可惜了啊,你的心性和能力,若是安生在秦家,将来势必有资格争夺家主之位,哪怕你混吃等死,也能直到老死。”

  “偏偏,你要跳出来,这可真是秦家的损失。”

  秦叶缓缓抬头,染血的面庞恍若吃人的凶兽。

  眼神怨恨、杀意腾腾地看着中年男人。

  秦叶笑了。

  痛苦牵扯着嘴角,让他的笑容尽显狰狞恐怖。

  “呸!”

  一口沾染着鲜血的唾沫,吐在了中年男人脸上。

  秦叶笑着道:“三叔,你就不怕我把你也宰了?”

  中年男人正是秦叶的三叔,秦家,勤政。

  秦政眼中怒意一闪而过。

  他淡定地抹掉了脸上的血沫,狞笑着看着秦叶:“不急,那边埋你的坑,马上就好了。”

  后退了两步,秦政伸了个懒腰,将手里的刀插在了身旁树干上。

  “叶儿啊,你确实是秦家之龙,可惜咯,你想宰三叔也没机会了,马上你就得躺进坑里了。”

  “秦家也待你不薄了,没将你抛尸荒野,将你葬于公墓中,还是这城市里最好的公墓,也算是对得起你了,当然这也是三叔的心意,你做鬼了,可不能念着三叔啊!”

  秦政缓缓坐在了石头上,点燃了一支香烟,狠抽了一口,吐出浓浓烟气。

  自嘲一笑:“其实三叔还挺佩服你的,你小子有种,居然敢杀你父亲,哪怕你父亲是我二哥,但三叔也觉得你杀的对,就是杀的太爽快了,你应该像现在三叔杀你这样,慢慢的折磨到死。”

  说这话的时候,秦政眼中闪过凶戾。

  蓦然回头,怒视秦政:“可你杀就杀了,离开秦家也就离开了,但你做这样的事,那就是在逼着秦家宰了你,叶儿啊,你真是糊涂!”

  语气中,带着一丝悲悯。

  秦叶却是不屑一笑:“猫哭,耗子,假慈悲。”

  剧痛,让他的话一顿一顿。

  “不许你如此无礼!你个十恶不赦的忤逆不孝子!”

  秦政突然起身,拔出树干上的刀。

  噗嗤!

  秦叶身躯一颤,左臂膀上再添一道伤口,血液飞溅。

  但,他的牙缝中,依旧仅仅是哼鸣。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秦叶脚下的泥土,也被血液浸湿。

  剧痛,让他浑身颤抖,状若疯狂,唯独不变得是灿若星河的眸子里,那强烈的恨意。

  “家主下令,凌迟你二十刀,再将你下葬,还差六刀!”

  秦政声音冷厉,眼神凶戾,右手紧握着滴血刀,隐隐发颤。

  身为秦家人,大风大浪里历练过来。

  可他此时面对秦叶的眼神,依旧心绪难平,恐惧丛生。

  “我算是对得起你了,并没有为难那名女子,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恨我?”

  秦政咬牙切齿。

  “你,是得罪不起……张家!”秦叶不屑地说。

  “闭嘴!”

  噗嗤!

  第十五刀,悍然挥落。

  若是旁人,早已经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可秦叶却是坚韧的让人胆寒。

  “你不该恨我的,这是家里的命令,忤逆不孝者,该死的!”秦政瞳孔紧缩,眼中时不时地闪烁着恐惧。

  仅仅是眼神上的对视。

  他这位三叔,气势上已经败给了后辈的秦叶。

  秦叶强忍着剧痛,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冷冷笑了起来。

  “我不死,秦家,必灭于我手。”

  “你死定了!”

  噗嗤!

  第十六刀,挥落。

  鲜血如注。

  秦叶身上鲜血流淌,紧咬着牙齿,缝隙中不停地倒吸着凉气。

  可他,依旧如同猛兽,狠狠地盯着秦政。

  “该死的秦家,所谓,首富之名,就是,衣冠禽兽。”

  “放肆!”

  噗嗤!

  第十七刀,挥落。

  远处,负责挖坑的几个秦家人看着这边。

  无不脸色苍白,心惊胆寒,浑身冰凉。

  随即,几人再次闷头挥动铁锹,只是双手却不再如刚才那般有力,而是有些颤抖。

  “天生我于秦家,秦叶,自当请秦家赴死!”

  杀意浓

  夜幕上空。

  成群的乌鸦盘旋,发出刺耳哀鸣。

  仿佛是,死亡丧钟。

  临近公墓的山林中。

  此时灯光闪烁。

  秦叶被绑在了一棵大树上。

  一身休闲装,早已经破破烂烂,满身鲜血淋漓,俨然成了个血人。

  在他头顶的树干上,钉上了两副铁索,垂直落下。

  锋利的铁钩,洞穿了他的肩胛骨,沾染着些许血肉的森白的钩尖在灯光下闪烁寒芒。

  剧痛,让秦叶身体不停地抽搐颤抖。

  他的脸色也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嘴里发出痛苦的哼鸣,却是从牙缝中挤出。

  他的眼睛,依旧明亮如星,翻腾着浓浓恨意。

  咔擦……咔擦……

  不远处的地方,传来铁锹刨土的声音。

  隐约间,还能看到林间晃动着挥锹的扭曲身影。

  噗嗤!

  面前的中年男人,挥刀撕裂了秦叶肩膀上的肌肉。

  皮肉瞬间外翻,鲜血如注。

  秦叶身躯猛地一震,喉间发出一声哼鸣。

  “倒是挺能忍的,铁钩穿肩胛让你大叫了出来,你这身上这十三道伤口,居然都只是闷哼。”

  中年男人虽然在笑,可尽显狰狞冷意,摇了摇头,故作惋惜:“可惜了啊,你的心性和能力,若是安生在秦家,将来势必有资格争夺家主之位,哪怕你混吃等死,也能直到老死。”

  “偏偏,你要跳出来,这可真是秦家的损失。”

  秦叶缓缓抬头,染血的面庞恍若吃人的凶兽。

  眼神怨恨、杀意腾腾地看着中年男人。

  秦叶笑了。

  痛苦牵扯着嘴角,让他的笑容尽显狰狞恐怖。

  “呸!”

  一口沾染着鲜血的唾沫,吐在了中年男人脸上。

  秦叶笑着道:“三叔,你就不怕我把你也宰了?”

  中年男人正是秦叶的三叔,秦家,勤政。

  秦政眼中怒意一闪而过。

  他淡定地抹掉了脸上的血沫,狞笑着看着秦叶:“不急,那边埋你的坑,马上就好了。”

  后退了两步,秦政伸了个懒腰,将手里的刀插在了身旁树干上。

  “叶儿啊,你确实是秦家之龙,可惜咯,你想宰三叔也没机会了,马上你就得躺进坑里了。”

  “秦家也待你不薄了,没将你抛尸荒野,将你葬于公墓中,还是这城市里最好的公墓,也算是对得起你了,当然这也是三叔的心意,你做鬼了,可不能念着三叔啊!”

  秦政缓缓坐在了石头上,点燃了一支香烟,狠抽了一口,吐出浓浓烟气。

  自嘲一笑:“其实三叔还挺佩服你的,你小子有种,居然敢杀你父亲,哪怕你父亲是我二哥,但三叔也觉得你杀的对,就是杀的太爽快了,你应该像现在三叔杀你这样,慢慢的折磨到死。”

  说这话的时候,秦政眼中闪过凶戾。

  蓦然回头,怒视秦政:“可你杀就杀了,离开秦家也就离开了,但你做这样的事,那就是在逼着秦家宰了你,叶儿啊,你真是糊涂!”

  语气中,带着一丝悲悯。

  秦叶却是不屑一笑:“猫哭,耗子,假慈悲。”

  剧痛,让他的话一顿一顿。

  “不许你如此无礼!你个十恶不赦的忤逆不孝子!”

  秦政突然起身,拔出树干上的刀。

  噗嗤!

  秦叶身躯一颤,左臂膀上再添一道伤口,血液飞溅。

  但,他的牙缝中,依旧仅仅是哼鸣。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秦叶脚下的泥土,也被血液浸湿。

  剧痛,让他浑身颤抖,状若疯狂,唯独不变得是灿若星河的眸子里,那强烈的恨意。

  “家主下令,凌迟你二十刀,再将你下葬,还差六刀!”

  秦政声音冷厉,眼神凶戾,右手紧握着滴血刀,隐隐发颤。

  身为秦家人,大风大浪里历练过来。

  可他此时面对秦叶的眼神,依旧心绪难平,恐惧丛生。

  “我算是对得起你了,并没有为难那名女子,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恨我?”

  秦政咬牙切齿。

  “你,是得罪不起……张家!”秦叶不屑地说。

  “闭嘴!”

  噗嗤!

  第十五刀,悍然挥落。

  若是旁人,早已经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可秦叶却是坚韧的让人胆寒。

  “你不该恨我的,这是家里的命令,忤逆不孝者,该死的!”秦政瞳孔紧缩,眼中时不时地闪烁着恐惧。

  仅仅是眼神上的对视。

  他这位三叔,气势上已经败给了后辈的秦叶。

  秦叶强忍着剧痛,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冷冷笑了起来。

  “我不死,秦家,必灭于我手。”

  “你死定了!”

  噗嗤!

  第十六刀,挥落。

  鲜血如注。

  秦叶身上鲜血流淌,紧咬着牙齿,缝隙中不停地倒吸着凉气。

  可他,依旧如同猛兽,狠狠地盯着秦政。

  “该死的秦家,所谓,首富之名,就是,衣冠禽兽。”

  “放肆!”

  噗嗤!

  第十七刀,挥落。

  远处,负责挖坑的几个秦家人看着这边。

  无不脸色苍白,心惊胆寒,浑身冰凉。

  随即,几人再次闷头挥动铁锹,只是双手却不再如刚才那般有力,而是有些颤抖。

  “天生我于秦家,秦叶,自当请秦家赴死!”

  杀意浓

  浓的声音,回响在山林间。

  夜幕上空,乌鸦悲悯越发刺耳,密集。

  秦政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和秦叶对视着,让他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窜到天灵盖。

  噗嗤!

  第十八刀,落下。

  秦叶突然笑了起来,口鼻中都流淌出了殷红鲜血。

  但他,眼神依旧未变。

  “以我母之命起誓,秦叶当做弑父灭族之人!”

  轰隆!

  秦政如遭雷击。

  刹那间,他五官扭曲到了极点,同时心中也恐惧到了极点。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家主说得对,你就是该死!”

  噗嗤!

  第十九刀,落下。

  伴随着秦政近似疯狂的笑声:“你,你没机会了,那边的坑已经挖好了,最后一刀,三叔送你上路,你的誓都是屁话!”

  噌!

  刀猛地举起,闪烁寒光。

  秦叶却是不屑一笑:“我,有个兄弟。”

  “陈东?他来不及的,等他找到你时,你已经长眠了,而且你真以为他一个野种陈家继承者,能成为陈家家主?能带你翱翔九天?”

  嗖!

  寒光长刀破风炸响,当头劈落。

  第二十刀!

  突然间。

  一道冷声,如雷炸响。

  “他说的对,兄弟,来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