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07章 正名时机,毫无线索

第207章 正名时机,毫无线索

  私人飞机内,一片死静。

  战机轰鸣声,恍若催命梵音,震耳欲聋。

  “爷爷……”

  张雨澜俏脸没有一丝血色,紧抓着张老爷子的胳膊。

  张老爷子神情纠结,目光闪烁。

  身为张家家主,哪怕张家在京都地位并不算显赫顶尖,但也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待遇。

  望着窗外战机的弹药起落架。

  仿佛是深渊巨兽的大口,让人毫不怀疑,它足以吞噬飞机。

  深吸了口气,张老爷子紧攥双拳,低头沉声道:“返航,降落!”

  两架战机一直“护送”着私人飞机开始降落,这才一声轰鸣,冲天而起,消失在云海中。

  前后不过几分钟。

  却让张老爷子后背完全被汗水浸湿。

  他自嘲一笑:“想不到,老夫这一辈子,居然还能享受到战机护航的待遇。”

  张雨澜慌恐地说:“爷爷,我们,我们会怎么样?”

  “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查清原委,自然能抽身离开。”

  张老爷子神情沉凝:“雨澜不用担心,你推那一手,最多让我们张家和陈东无缘,付出一些代价罢了,此次真正要命的,是暗杀!”

  闻。

  张雨澜心中大定。

  可想到昨晚自己的表现,她就一阵内疚:“对不起爷爷,是我的错。”

  京都李家出事后。

  张家是所有京都豪门中,最先决断,来找陈东的。

  偏偏,一手好牌,愣是被打得稀烂。

  而这,张雨澜居功至伟。

  张老爷子心中苦涩,却还是摇头示意无碍。

  飞机舱门打开。

  “走吧。”

  张老爷子起身。

  当祖孙两人走下飞机的时候。

  龙老早已经孤身一人,站在空地上等候。

  “欢迎,欢迎二位重回本市。”

  龙老上前,拱手笑道,满满的戏谑。

  张老爷子苦涩笑道:“龙老,您想留我们,一个招呼便可,何须出动战机?”

  龙老脸上的笑容消失:“若非战机待遇,怕是飞机已经直去京都了吧?”

  张老爷子神情一窒。

  “在事情水落石出前,老夫希望张老爷子能带着你家乖孙女,乖乖的留在玉泉山庄。”

  龙老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否则,刚才的战机护行是礼,后边的兵,老夫便不敢保证了。”

  语气森冷,让人后背发凉。

  “再怎么说,我也是张家家主,何至于此?”张老爷子面色阴沉。

  龙老却是不屑一笑:“京都张家,一个靠着戏子发扬光大的家族,很有脸?”

  “你……”张老爷子面色涨红。

  在古代,戏子可是下九流。

  龙老的话,俨然是将堂堂张家,鄙夷到下九流之中了。

  “回山庄!”

  龙老沉声一喝。

  张老爷子脸色死灰,最后无奈低头:“多谢龙老费心。”

  目送着张家祖孙离开机场。

  龙老神色渐渐沉凝:“皆以为少爷是流落在外的继承者,便低家中那些继承者一头?少爷这一刀,若是无人偿还,那便以血清洗!”

  杀意汹涌。

  在龙老看来,陈东这次被暗杀,虽然险象环生,但也是不可多得的正名时机!

  正好借着这次,让世人看看,陈东在陈家的继承者,地位不输任何人。

  李家大闹,让陈东出现在了京都各大豪门巨擘的视线中。

  有忌惮的也有想拉拢的……总之豪门之间各怀鬼胎。

  因为豪门巨擘知道,真正的陈家继承者向来高高在上,根本难以靠近交际。

  而一个“野生”的陈家继承者,在那些怀着鬼胎的豪门巨擘眼中,显然就要比真正陈家继承者更容易“得手”。

  这才有了张楚两家相继到来,这才有了这次暗杀。

  不仅是龙老觉得,哪怕陈道临昨晚也亲自下令过。

  正好能借着这次机会,告诉那些豪门巨擘,哪怕是“野生”的陈家继承者,也绝不是他们那些阿猫阿狗能随意靠近亵渎的!

  暗杀一事,查不清楚。

  那就以血来洗!

  让那些人知道,陈东身为继承者,仅仅一刀,就得有无数人命作为代价!

  让那些人胆寒,恐惧,不敢再对陈东肆意妄为!

  玉泉山庄。

  周雁秋急得满头大汗,呼吸急促。

  看着一份份呈送上的报告,他气的咬牙切齿。

  “废物,一群废物!”

  啪!

  周雁秋大骂着,直接将资料扔了出去。

  “一晚上时间,整整一晚上居然还查不出眉目,老子平日里怎么养了你们这一堆废物?”

  破口大骂,以周雁秋的素养和性格,平日极少出现。

  显然,他是真的急得火烧屁股了。

  因为周雁秋清楚,龙老的一句“宁杀错,不放过”,也包括他在其中!

  偏偏暗杀主谋显然计划周密,十几个杀手尽皆死士,十几个杀手一死,根本就切断了所有的线索。

  咚咚!

  敲门声响起。

  “谁啊?”

  周雁秋不耐烦地咆哮。

  “周总,我是楚蒹葭。”

  周雁秋神情缓和了一些,道:“楚小姐,进来吧。”

  楚蒹葭推门进入。

  “有眉目了吗?”

  周雁秋指了指地上的资料报告:“十几个死士一死,线索切断,我的情报网络调查出来的,尽皆是微不足道的皮毛而

  私人飞机内,一片死静。

  战机轰鸣声,恍若催命梵音,震耳欲聋。

  “爷爷……”

  张雨澜俏脸没有一丝血色,紧抓着张老爷子的胳膊。

  张老爷子神情纠结,目光闪烁。

  身为张家家主,哪怕张家在京都地位并不算显赫顶尖,但也从未遭遇过这样的待遇。

  望着窗外战机的弹药起落架。

  仿佛是深渊巨兽的大口,让人毫不怀疑,它足以吞噬飞机。

  深吸了口气,张老爷子紧攥双拳,低头沉声道:“返航,降落!”

  两架战机一直“护送”着私人飞机开始降落,这才一声轰鸣,冲天而起,消失在云海中。

  前后不过几分钟。

  却让张老爷子后背完全被汗水浸湿。

  他自嘲一笑:“想不到,老夫这一辈子,居然还能享受到战机护航的待遇。”

  张雨澜慌恐地说:“爷爷,我们,我们会怎么样?”

  “事情不是我们做的,查清原委,自然能抽身离开。”

  张老爷子神情沉凝:“雨澜不用担心,你推那一手,最多让我们张家和陈东无缘,付出一些代价罢了,此次真正要命的,是暗杀!”

  闻。

  张雨澜心中大定。

  可想到昨晚自己的表现,她就一阵内疚:“对不起爷爷,是我的错。”

  京都李家出事后。

  张家是所有京都豪门中,最先决断,来找陈东的。

  偏偏,一手好牌,愣是被打得稀烂。

  而这,张雨澜居功至伟。

  张老爷子心中苦涩,却还是摇头示意无碍。

  飞机舱门打开。

  “走吧。”

  张老爷子起身。

  当祖孙两人走下飞机的时候。

  龙老早已经孤身一人,站在空地上等候。

  “欢迎,欢迎二位重回本市。”

  龙老上前,拱手笑道,满满的戏谑。

  张老爷子苦涩笑道:“龙老,您想留我们,一个招呼便可,何须出动战机?”

  龙老脸上的笑容消失:“若非战机待遇,怕是飞机已经直去京都了吧?”

  张老爷子神情一窒。

  “在事情水落石出前,老夫希望张老爷子能带着你家乖孙女,乖乖的留在玉泉山庄。”

  龙老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否则,刚才的战机护行是礼,后边的兵,老夫便不敢保证了。”

  语气森冷,让人后背发凉。

  “再怎么说,我也是张家家主,何至于此?”张老爷子面色阴沉。

  龙老却是不屑一笑:“京都张家,一个靠着戏子发扬光大的家族,很有脸?”

  “你……”张老爷子面色涨红。

  在古代,戏子可是下九流。

  龙老的话,俨然是将堂堂张家,鄙夷到下九流之中了。

  “回山庄!”

  龙老沉声一喝。

  张老爷子脸色死灰,最后无奈低头:“多谢龙老费心。”

  目送着张家祖孙离开机场。

  龙老神色渐渐沉凝:“皆以为少爷是流落在外的继承者,便低家中那些继承者一头?少爷这一刀,若是无人偿还,那便以血清洗!”

  杀意汹涌。

  在龙老看来,陈东这次被暗杀,虽然险象环生,但也是不可多得的正名时机!

  正好借着这次,让世人看看,陈东在陈家的继承者,地位不输任何人。

  李家大闹,让陈东出现在了京都各大豪门巨擘的视线中。

  有忌惮的也有想拉拢的……总之豪门之间各怀鬼胎。

  因为豪门巨擘知道,真正的陈家继承者向来高高在上,根本难以靠近交际。

  而一个“野生”的陈家继承者,在那些怀着鬼胎的豪门巨擘眼中,显然就要比真正陈家继承者更容易“得手”。

  这才有了张楚两家相继到来,这才有了这次暗杀。

  不仅是龙老觉得,哪怕陈道临昨晚也亲自下令过。

  正好能借着这次机会,告诉那些豪门巨擘,哪怕是“野生”的陈家继承者,也绝不是他们那些阿猫阿狗能随意靠近亵渎的!

  暗杀一事,查不清楚。

  那就以血来洗!

  让那些人知道,陈东身为继承者,仅仅一刀,就得有无数人命作为代价!

  让那些人胆寒,恐惧,不敢再对陈东肆意妄为!

  玉泉山庄。

  周雁秋急得满头大汗,呼吸急促。

  看着一份份呈送上的报告,他气的咬牙切齿。

  “废物,一群废物!”

  啪!

  周雁秋大骂着,直接将资料扔了出去。

  “一晚上时间,整整一晚上居然还查不出眉目,老子平日里怎么养了你们这一堆废物?”

  破口大骂,以周雁秋的素养和性格,平日极少出现。

  显然,他是真的急得火烧屁股了。

  因为周雁秋清楚,龙老的一句“宁杀错,不放过”,也包括他在其中!

  偏偏暗杀主谋显然计划周密,十几个杀手尽皆死士,十几个杀手一死,根本就切断了所有的线索。

  咚咚!

  敲门声响起。

  “谁啊?”

  周雁秋不耐烦地咆哮。

  “周总,我是楚蒹葭。”

  周雁秋神情缓和了一些,道:“楚小姐,进来吧。”

  楚蒹葭推门进入。

  “有眉目了吗?”

  周雁秋指了指地上的资料报告:“十几个死士一死,线索切断,我的情报网络调查出来的,尽皆是微不足道的皮毛而

  已,根本就无法探查主谋。”

  楚蒹葭柳眉紧蹙,叹了口气:“放心吧,我已经通知家里,启用楚家情报网络一起查了。”

  “怕是有些难了。”

  周雁秋无奈叹息:“对方根本就没给我们调查清楚的机会,你信不信,那十几个死士,不管最后刺杀成败,都会将藏在牙齿中的毒药吞进肚子里自杀?”

  楚蒹葭默然点头,忽然一笑:“周总说的很对,但能集结十几个死士,能付出十几条人命且还敢承受挑衅陈家可能付出的代价势力呢?至少我们楚家是不敢的。”

  周雁秋愣了一下,随即如梦初醒。

  “多谢楚小姐提醒,现在方向有了,查起来就容易的多了。”

  楚蒹葭点点头:“如今咱们都在一条船上,张家应该也启用情报网络了。”

  周雁秋神情振奋。

  ……

  下午的时候。

  陈东终于苏醒了过来。

  看着身旁的顾清影,陈东有些恍惚:“你知道了?”

  “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顾清影满脸担心,气恼的狠狠掐了陈东胳膊一下:“你个大傻子,为什么把自己搞的这么惨?你就不知道,现在不止你妈一个人担心你吗?”

  我特么也是懵逼的啊!

  陈东一阵无奈,鬼知道赴个宴,会遇到暗杀?

  只是,看着担心的顾清影,陈东突然想起昨晚昏迷前的一幕。

  刹那间,他神情恍惚。

  昨晚和楚蒹葭……难道……

  陈东突然有种做贼心虚的惶恐。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