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06章 天王老子也别想跑

第206章 天王老子也别想跑

  病房内。

  随着龙老话出口,气温骤降到冰点。

  不止周雁秋和楚蒹葭后背发凉。

  就连顾清影也是眸光闪烁。

  可以想见,若真如龙老所处置,此次牵扯必定很广。

  一场风暴,必将席卷全城!

  甚至,波及到更远的地方。

  龙老面色沉凝,神情肃杀:“胆敢暗杀我家少爷,那便世人皆知,陈家的怒火!”

  周雁秋嘴唇嗫喏,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低头应下,便转身快步离开。

  他不想成为“杀错”中的一员。

  楚蒹葭看了看顾清影,又看了看龙老。

  缓缓开口:“既然有你们在,那蒹葭便先告辞了。”

  顾清影点点头。

  楚蒹葭当即离开。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龙老森冷的声音。

  “还未水落石出前,烦请楚小姐继续逗留本市几天,居住玉泉山庄的一切花销,老夫承担。”

  楚蒹葭娇躯一颤,咬着红唇点点头:“遵龙老吩咐。”

  她到这里,就是想走近陈东,搏一搏陈东这个“野生”继承者,最终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哪怕几率很小,也总是存在的,比没有更强。

  而现在,龙老的话,显然已经不是代表陈东而了。

  而是身后的陈家!

  等楚蒹葭离开后。

  顾清影柔声开口:“龙老,这样做,是不是太残酷了?”

  “残酷吗?”

  龙老微微一笑:“少夫人是被父母保护的太好了,若不残酷,岂不是告诉那些包藏祸心者,下次继续暗杀少爷?”

  少夫人?!

  顾清影目光一闪,看了一眼昏迷的陈东,点点头:“龙老说的对。”

  顿了顿,顾清影又问:“不是说,还有京都的张家也在吗?”

  龙老嘴角勾勒一抹冷笑:“老夫正想去看看张家,还请少夫人照顾少爷。”

  顾清影点头,目送龙老离开病房。

  ……

  玉泉山庄。

  张老爷子和张雨澜惶恐了一夜。

  昨夜的经历,实在太过血腥。

  哪怕是张老爷子纵横商场,见惯风云,也无法平静面对。

  死亡,只有经历者,才会知道有多恐怖。

  但惶恐归惶恐,张老爷子很快便分析清了情况。

  走!

  必须要走!

  暗杀一时,涉及陈家,必然会卷起一场腥风血雨。

  若是滞留此地,必然会被囚禁,直到水落石出。

  所以,一大早,他便招呼张雨澜收拾。

  “爷爷,我们不是应该去医院看望陈东吗?”张雨澜有些不解。

  “傻丫头,如今这里已经是漩涡中心,此时不走,便走不掉了!”

  张老爷子唉声叹气:“更何况,你别忘了,你昨晚干了什么!”

  想到昨晚张雨澜将陈东和楚蒹葭推出去挡刀的一幕,张老爷子心脏都在抽搐。

  有这事存在,就算暗杀和他们无关,陈东苏醒后,也绝不会放过张家。

  更别说继续拉拢陈东了。

  张雨澜娇躯一颤,脸色苍白,慌不迭的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也害怕急了,所以情急之下,才……”

  “你肯解释,但解释的通吗?”

  张老爷子无奈叹息:“同样是害怕,同样是情急之下,楚蒹葭是怎么做的?”

  一句话,让张雨澜面色大变。

  仿佛是挑动到了某根神经。

  张雨澜愤愤地一跺脚:“那骚蹄子,当时肯定是装的,她故意装出来的,她一定比我还害怕!”

  说着,她咬紧了银牙。

  从小到大她和楚蒹葭一直争斗,她也一直不服楚蒹葭。

  装?!

  张老爷子有些惊讶张雨澜的说辞,心中惆怅,若是自家孙女昨晚也装一下,该多好?

  可那样的场景,岂是区区一个“装”字能解释的?

  饶是他日薄西山的年纪,那样的场面,也表现的是本能,根本装不出来!

  更何况,就算是装的,那也是装到点子上了!

  “走吧,再不走,应该就走不掉了。”张老爷子叹息道。

  张雨澜不敢多,急忙跟随爷爷,在保镖护送下,朝玉泉山庄外走去。

  而此时,周雁秋正在往回赶。

  玉泉山庄的安保人员,也并未接到任何命令。

  在保镖们的刻意保护下,祖孙俩终于是离开了玉泉山庄。

  “呼……”

  上车后,张老爷子暗松一口气。

  张雨澜心惊胆战的问道:“爷爷,应该能走掉了吧?”

  “等上了天后,才算真的走掉了。”张老爷子目光灼灼:“回到京都后,在我们自己的地盘,即便陈家兴师问罪,我们家也能有回旋余地了,而不是如现在这般,苟苟且且。”

  城郊机场。

  车子到达后。

  张老爷子和张雨澜便在保镖护送下,直接进入了机场,登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私人飞机。

  没有丝毫停顿,飞机直接起飞。

  而与此同时,周雁秋也回到了玉泉山庄。

  当知晓张家祖孙离开后,周雁秋面色大变,急忙汇报给龙老。

  在路上的龙老知晓情况后,直接调转方向,直奔城郊机场。

  一边赶路,一边拨打了一个电话。

  “孟大人,少爷遇刺,拜托您一件事。”

  顿了顿,龙老冷声说道。

  “让刚才起飞的那架私人飞机立

  病房内。

  随着龙老话出口,气温骤降到冰点。

  不止周雁秋和楚蒹葭后背发凉。

  就连顾清影也是眸光闪烁。

  可以想见,若真如龙老所处置,此次牵扯必定很广。

  一场风暴,必将席卷全城!

  甚至,波及到更远的地方。

  龙老面色沉凝,神情肃杀:“胆敢暗杀我家少爷,那便世人皆知,陈家的怒火!”

  周雁秋嘴唇嗫喏,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低头应下,便转身快步离开。

  他不想成为“杀错”中的一员。

  楚蒹葭看了看顾清影,又看了看龙老。

  缓缓开口:“既然有你们在,那蒹葭便先告辞了。”

  顾清影点点头。

  楚蒹葭当即离开。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龙老森冷的声音。

  “还未水落石出前,烦请楚小姐继续逗留本市几天,居住玉泉山庄的一切花销,老夫承担。”

  楚蒹葭娇躯一颤,咬着红唇点点头:“遵龙老吩咐。”

  她到这里,就是想走近陈东,搏一搏陈东这个“野生”继承者,最终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哪怕几率很小,也总是存在的,比没有更强。

  而现在,龙老的话,显然已经不是代表陈东而了。

  而是身后的陈家!

  等楚蒹葭离开后。

  顾清影柔声开口:“龙老,这样做,是不是太残酷了?”

  “残酷吗?”

  龙老微微一笑:“少夫人是被父母保护的太好了,若不残酷,岂不是告诉那些包藏祸心者,下次继续暗杀少爷?”

  少夫人?!

  顾清影目光一闪,看了一眼昏迷的陈东,点点头:“龙老说的对。”

  顿了顿,顾清影又问:“不是说,还有京都的张家也在吗?”

  龙老嘴角勾勒一抹冷笑:“老夫正想去看看张家,还请少夫人照顾少爷。”

  顾清影点头,目送龙老离开病房。

  ……

  玉泉山庄。

  张老爷子和张雨澜惶恐了一夜。

  昨夜的经历,实在太过血腥。

  哪怕是张老爷子纵横商场,见惯风云,也无法平静面对。

  死亡,只有经历者,才会知道有多恐怖。

  但惶恐归惶恐,张老爷子很快便分析清了情况。

  走!

  必须要走!

  暗杀一时,涉及陈家,必然会卷起一场腥风血雨。

  若是滞留此地,必然会被囚禁,直到水落石出。

  所以,一大早,他便招呼张雨澜收拾。

  “爷爷,我们不是应该去医院看望陈东吗?”张雨澜有些不解。

  “傻丫头,如今这里已经是漩涡中心,此时不走,便走不掉了!”

  张老爷子唉声叹气:“更何况,你别忘了,你昨晚干了什么!”

  想到昨晚张雨澜将陈东和楚蒹葭推出去挡刀的一幕,张老爷子心脏都在抽搐。

  有这事存在,就算暗杀和他们无关,陈东苏醒后,也绝不会放过张家。

  更别说继续拉拢陈东了。

  张雨澜娇躯一颤,脸色苍白,慌不迭的解释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也害怕急了,所以情急之下,才……”

  “你肯解释,但解释的通吗?”

  张老爷子无奈叹息:“同样是害怕,同样是情急之下,楚蒹葭是怎么做的?”

  一句话,让张雨澜面色大变。

  仿佛是挑动到了某根神经。

  张雨澜愤愤地一跺脚:“那骚蹄子,当时肯定是装的,她故意装出来的,她一定比我还害怕!”

  说着,她咬紧了银牙。

  从小到大她和楚蒹葭一直争斗,她也一直不服楚蒹葭。

  装?!

  张老爷子有些惊讶张雨澜的说辞,心中惆怅,若是自家孙女昨晚也装一下,该多好?

  可那样的场景,岂是区区一个“装”字能解释的?

  饶是他日薄西山的年纪,那样的场面,也表现的是本能,根本装不出来!

  更何况,就算是装的,那也是装到点子上了!

  “走吧,再不走,应该就走不掉了。”张老爷子叹息道。

  张雨澜不敢多,急忙跟随爷爷,在保镖护送下,朝玉泉山庄外走去。

  而此时,周雁秋正在往回赶。

  玉泉山庄的安保人员,也并未接到任何命令。

  在保镖们的刻意保护下,祖孙俩终于是离开了玉泉山庄。

  “呼……”

  上车后,张老爷子暗松一口气。

  张雨澜心惊胆战的问道:“爷爷,应该能走掉了吧?”

  “等上了天后,才算真的走掉了。”张老爷子目光灼灼:“回到京都后,在我们自己的地盘,即便陈家兴师问罪,我们家也能有回旋余地了,而不是如现在这般,苟苟且且。”

  城郊机场。

  车子到达后。

  张老爷子和张雨澜便在保镖护送下,直接进入了机场,登上了提前准备好的私人飞机。

  没有丝毫停顿,飞机直接起飞。

  而与此同时,周雁秋也回到了玉泉山庄。

  当知晓张家祖孙离开后,周雁秋面色大变,急忙汇报给龙老。

  在路上的龙老知晓情况后,直接调转方向,直奔城郊机场。

  一边赶路,一边拨打了一个电话。

  “孟大人,少爷遇刺,拜托您一件事。”

  顿了顿,龙老冷声说道。

  “让刚才起飞的那架私人飞机立

  刻返航降落,不然,老奴不介意动用手段,直接把他们打下来!”

  挂掉电话后。

  龙老眼中寒光闪烁,面色沉凝:“事情没有查明前,天王老子也别想跑!”

  飞机上。

  看着窗外的云海。

  “雨澜,可以安心了,一夜未睡,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张老爷子心中大石落下。

  “爷爷,会不会出现变故啊?”张雨澜还是有些不放心。

  张老爷子淡然一笑:“这是我们张家自己的飞机,起飞后,就算有变故,飞机也得听我命令行事。”

  话音刚落。

  一位空姐便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老爷、小姐,刚接到通航管制,让我们立刻返航降落。”

  张老爷子心里一沉,道:“不理会,直接往京都飞。”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张雨澜俏脸苍白,有些惊恐。

  但爷爷的话,却让她内心大定。

  然而。

  五分钟后。

  一阵巨响轰鸣陡然炸响长空。

  这让昏昏欲睡的张老爷子和张雨澜同时惊醒。

  两人看向窗外,登时惊呆了。

  两架战机,正一左一右伴飞着私人飞机。

  而战机的弹药起落架,也已经放了下来。

  正好瞄准着他们的私人飞机。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