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95章 邀请,京都张家

第195章 邀请,京都张家

  后续的几天。

  陈东再次忙碌起来,一边要主导鼎泰的项目。

  另一边,也和秦叶将金融公司的构架搭建了起来,后续只需要秦叶主导即可。

  至于京都因为李家搅动的风云,他漠不关心。

  那样的李家,哪怕日薄西山,彻底凉透,也与他无关。

  每天两点一线,上班回家,因为李兰被绑架的事,顾清影每天也会到天门山别墅陪伴李兰。

  时不时地还会向范璐讨教一下厨艺。

  简单又幸福,让陈东感觉很温馨。

  但,陈东不关心京都李家的风云,却不代表他就真的能置身事外。

  傍晚。

  陈东、龙老和昆仑、秦叶四人坐在露台上,喝着啤酒吹着夜风。

  别墅楼顶的露台,俨然成了四人闲暇时休憩的地方。

  “少爷,最近京都的风云阵势可一点都不小。”龙老呢喃道。

  陈东不置可否一笑。

  秦叶灌了口啤酒,道:“李家一屁股坐在京都首富位置上那么多年,指不定有多少人觊觎着那个位置呢,这次东哥和陈家主把李家的脸皮给扒了,那些人肯定趁李家病要他们的命了。”

  说着,他耸了耸肩:“西蜀秦家暗地里也是好多人想拉下马的对象呢。”

  龙老瘪了瘪嘴,仰望向夜空:“京都风云老夫不在意,可现在京都那边的风,已经慢慢吹到这边来了。”

  陈东眉头微皱,诧异地看向龙老。

  他确实不在意李家的死活,哪怕京都打翻天了,他也能稳坐钓鱼台。

  可风卷到了这边,最终他和鼎泰,也会被席卷到漩涡中。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是和京都的龙虎抗衡的时候。

  秦叶的神情也凝重起来。

  身为秦家人,豪门巨贾的纠葛,最是清楚。

  “那天晚上的动静太大,京都藏龙卧虎,想要探查清楚,简直太容易了。”

  秦叶皱眉呢喃道:“东哥,这事你怎么看?”

  “干看着。”

  陈东自嘲一笑:“京都的风云卷来,偏居这一隅之地的鼎泰,除了干看着,真没有别的办法。”

  “其实少爷也没啥担心的,毕竟少爷身后还有家主,有陈家。”昆仑安慰道。

  秦叶挑眉道:“李家知道东哥的背景,不还是绑走了阿姨?”

  昆仑一阵无语。

  倒是龙老微微一笑:“罢了,且看风云变幻,吉凶自有论调。”

  ……

  翌日清晨。

  陈东和昆仑进行魔鬼训练后,吃过早餐,便准备去公司。

  可一张拜帖,却被天门山别墅区的安保人员,送到了家门口。

  拆开拜帖,陈东登时有些惆怅。

  “来的,这么快吗?”

  “是京都的?”龙老皱眉问。

  陈东点点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是京都张家的,邀我今晚参加一场本市的拍卖会。”

  “拍卖会?”

  龙老错愕了一下,随即微笑道:“既然是邀请拍卖会,那应该是以善而来。”

  陈东迟疑了一下,道:“龙老,车上说说这张家吧。”

  他浸淫房地产三年,对地产相关的家族,他还是清楚的。

  可行业之外的豪门巨贾,也只有询问龙老了。

  劳斯莱斯朝着鼎泰公司开去。

  车上,龙老讲述了起来:“少爷,这张家算是家底比较干净的了,在京都其实能量也并不大,主要从事影视娱乐,如今历经三代人耕耘,俨然有成为影视娱乐的寡头,已经在和国际电影公司进行合作了。”

  实力小。

  家底干净。

  陈东很快便从龙老的资料中剔除了两个重要信息,心中的大石也终于落下。

  这个张家,应该确实如龙老所说,以善而来,为的是结交。

  否则,这样一个“弱小”的家族,有胆子对付他?

  伸了个懒腰,陈东说:“今晚我叫秦叶陪我一起去吧。”

  龙老点头,并未疑惑陈东为什么带秦叶和不带他。

  事实上,陈东也是想着龙老一把年纪,之前是无人可用,只能依仗龙老,如今有秦叶这个富家子弟在,倒是能代龙老分担了。

  忙活了一天。

  下午六点时。

  陈东准时下班,走到楼下等了片刻。

  远处街角便传来了一阵引擎轰鸣声,轰炸着整条街道。

  紧跟着,陈东就看到一辆黑色柯尼塞格冲了过来。

  嘎吱!

  柯尼塞格停了下来,车门打开,秦叶走了出来:“东哥,走你!”

  陈东一阵哑然。

  看着柯尼塞格心跳有些加速。

  这车死贵啊!

  “东哥,别愣着了,就一车有啥惊讶的?”秦叶玩世不恭的笑着。

  陈东嘴唇嗫喏,坐进了车里。

  感受着车内的豪奢,他有些茫然。

  他是陈家继承者,秦叶是秦家弃子。

  原本现在截然不同的身份,却让陈东生出一种,现在他才是弃子的感觉。

  “秦叶,你到底有多少私房钱?”

  陈东忍不住开口问道:“先把我家隔壁的那套别墅卖了,现在又买这么贵的车,你丫才像是陈家继承者啊?”

  “没多少没多少。”

  秦叶神秘一笑,一边开着车,一边鄙夷了陈东一眼:“你老爸给你那么多钱,你自己藏着掖着不秀出来,还不允许我秀咯?”

  陈东:“……”

  柯尼塞格一路风驰电掣。

  赶到拍

  后续的几天。

  陈东再次忙碌起来,一边要主导鼎泰的项目。

  另一边,也和秦叶将金融公司的构架搭建了起来,后续只需要秦叶主导即可。

  至于京都因为李家搅动的风云,他漠不关心。

  那样的李家,哪怕日薄西山,彻底凉透,也与他无关。

  每天两点一线,上班回家,因为李兰被绑架的事,顾清影每天也会到天门山别墅陪伴李兰。

  时不时地还会向范璐讨教一下厨艺。

  简单又幸福,让陈东感觉很温馨。

  但,陈东不关心京都李家的风云,却不代表他就真的能置身事外。

  傍晚。

  陈东、龙老和昆仑、秦叶四人坐在露台上,喝着啤酒吹着夜风。

  别墅楼顶的露台,俨然成了四人闲暇时休憩的地方。

  “少爷,最近京都的风云阵势可一点都不小。”龙老呢喃道。

  陈东不置可否一笑。

  秦叶灌了口啤酒,道:“李家一屁股坐在京都首富位置上那么多年,指不定有多少人觊觎着那个位置呢,这次东哥和陈家主把李家的脸皮给扒了,那些人肯定趁李家病要他们的命了。”

  说着,他耸了耸肩:“西蜀秦家暗地里也是好多人想拉下马的对象呢。”

  龙老瘪了瘪嘴,仰望向夜空:“京都风云老夫不在意,可现在京都那边的风,已经慢慢吹到这边来了。”

  陈东眉头微皱,诧异地看向龙老。

  他确实不在意李家的死活,哪怕京都打翻天了,他也能稳坐钓鱼台。

  可风卷到了这边,最终他和鼎泰,也会被席卷到漩涡中。

  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是和京都的龙虎抗衡的时候。

  秦叶的神情也凝重起来。

  身为秦家人,豪门巨贾的纠葛,最是清楚。

  “那天晚上的动静太大,京都藏龙卧虎,想要探查清楚,简直太容易了。”

  秦叶皱眉呢喃道:“东哥,这事你怎么看?”

  “干看着。”

  陈东自嘲一笑:“京都的风云卷来,偏居这一隅之地的鼎泰,除了干看着,真没有别的办法。”

  “其实少爷也没啥担心的,毕竟少爷身后还有家主,有陈家。”昆仑安慰道。

  秦叶挑眉道:“李家知道东哥的背景,不还是绑走了阿姨?”

  昆仑一阵无语。

  倒是龙老微微一笑:“罢了,且看风云变幻,吉凶自有论调。”

  ……

  翌日清晨。

  陈东和昆仑进行魔鬼训练后,吃过早餐,便准备去公司。

  可一张拜帖,却被天门山别墅区的安保人员,送到了家门口。

  拆开拜帖,陈东登时有些惆怅。

  “来的,这么快吗?”

  “是京都的?”龙老皱眉问。

  陈东点点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是京都张家的,邀我今晚参加一场本市的拍卖会。”

  “拍卖会?”

  龙老错愕了一下,随即微笑道:“既然是邀请拍卖会,那应该是以善而来。”

  陈东迟疑了一下,道:“龙老,车上说说这张家吧。”

  他浸淫房地产三年,对地产相关的家族,他还是清楚的。

  可行业之外的豪门巨贾,也只有询问龙老了。

  劳斯莱斯朝着鼎泰公司开去。

  车上,龙老讲述了起来:“少爷,这张家算是家底比较干净的了,在京都其实能量也并不大,主要从事影视娱乐,如今历经三代人耕耘,俨然有成为影视娱乐的寡头,已经在和国际电影公司进行合作了。”

  实力小。

  家底干净。

  陈东很快便从龙老的资料中剔除了两个重要信息,心中的大石也终于落下。

  这个张家,应该确实如龙老所说,以善而来,为的是结交。

  否则,这样一个“弱小”的家族,有胆子对付他?

  伸了个懒腰,陈东说:“今晚我叫秦叶陪我一起去吧。”

  龙老点头,并未疑惑陈东为什么带秦叶和不带他。

  事实上,陈东也是想着龙老一把年纪,之前是无人可用,只能依仗龙老,如今有秦叶这个富家子弟在,倒是能代龙老分担了。

  忙活了一天。

  下午六点时。

  陈东准时下班,走到楼下等了片刻。

  远处街角便传来了一阵引擎轰鸣声,轰炸着整条街道。

  紧跟着,陈东就看到一辆黑色柯尼塞格冲了过来。

  嘎吱!

  柯尼塞格停了下来,车门打开,秦叶走了出来:“东哥,走你!”

  陈东一阵哑然。

  看着柯尼塞格心跳有些加速。

  这车死贵啊!

  “东哥,别愣着了,就一车有啥惊讶的?”秦叶玩世不恭的笑着。

  陈东嘴唇嗫喏,坐进了车里。

  感受着车内的豪奢,他有些茫然。

  他是陈家继承者,秦叶是秦家弃子。

  原本现在截然不同的身份,却让陈东生出一种,现在他才是弃子的感觉。

  “秦叶,你到底有多少私房钱?”

  陈东忍不住开口问道:“先把我家隔壁的那套别墅卖了,现在又买这么贵的车,你丫才像是陈家继承者啊?”

  “没多少没多少。”

  秦叶神秘一笑,一边开着车,一边鄙夷了陈东一眼:“你老爸给你那么多钱,你自己藏着掖着不秀出来,还不允许我秀咯?”

  陈东:“……”

  柯尼塞格一路风驰电掣。

  赶到拍

  卖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夜幕降临。

  望着眼前的古代楼阁建筑,陈东有些恍惚。

  高端场所他去过不少,可拍卖场他还是第一次来。

  行为举止,都透着一股拘禁。

  倒是秦叶,一路上云淡风轻,大摇大摆的往拍卖场内走。

  一边走,还一边对陈东吐槽:“东哥,你这地方的拍卖场不行啊,还是我西蜀的拍卖场有格调,你瞧瞧这拍卖场的名字,天宝阁,简直土得冒泡。”

  陈东哑然失笑。

  两人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递上拜帖,便在专人带领下,进了拍卖场。

  灯光登时昏暗下来。

  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到拍卖场内部的时候,整个会场内也唯独中央舞台上聚焦着灯光。

  “二位,请跟我来。”

  拍卖场的人带着陈东和秦叶走向二楼包厢。

  也就在两人上楼的时候。

  不远处的黑暗中,忽然响起了一道柔情似水的笑声:“爷爷,那个陈东看着玩世不恭,像是个浪子啊!”

  紧跟着,一道沙哑的笑声响起:“雨澜,张家的情报机构,能探查出当夜发生的事情,已经是极限,还探查不出陈东的容貌呢,等下还得你自己随机应变,若是认错了陈东,可就处处掣肘了。”

  “放心啦,肯定就是那个玩世不恭的,他身边那个男的西装革履,举止却透着拘谨,堂堂陈家继承者,哪会在这种小场合这般作态?”柔情似水的声音带着一股笃定。

  “倒也是。”

  沙哑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低沉:“雨澜,你会怪爷爷吗?今晚张家可就都靠你了,若是你能取信陈东,张家未来就多了一条路了。”

  “不怪爷爷的,况且陈东可是陈家继承者呢,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我也不亏呀。”

  黑暗中,一道身着长裙的高挑倩影,缓缓地朝着二楼走去……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