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90章 爸教你,欺人就要太甚!

第190章 爸教你,欺人就要太甚!

  磁性的嗓音,很平静。

  却如雷炸响,清晰地落到每个人耳边。

  让所有人李家人,都神情凝重到了极点。

  李老爷子更是目光怨毒,双拳紧握。

  陈东目视着那个男人缓缓走来。

  严格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自己的父亲。

  俊朗的容貌,挺拔的身姿,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中年男人的形象。

  眉宇间带着浓浓威压,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的冷笑,犀利的眼神仿佛是在睥睨一切。

  陈东见过很多上位者。

  不怒自威者有。

  但能做到父亲这般风姿神韵,怕是也只有身居陈家家主之位,经年累月才能孕养出来了。:

  更让陈东动容的,是父亲的那句话!

  “老爷。”

  龙老和昆仑同时低头见礼。

  陈道临却是点点头,走到了陈东面前。

  父子俩身高相差无几,容貌也相似,气质却天差万别。

  “东儿。”

  陈道临有些唏嘘:“没想到和你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而且还是在这个狗地方。”

  一句“狗地方”,透着浓浓鄙夷。

  让所有李家人神情愠怒,却敢怒不敢。

  这一刻,面对着父亲。

  陈东突然彷徨无措。

  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种感觉,很奇怪。

  曾经他对父亲有满腹怨,慢慢知晓一些事情后,他的态度在转变。

  他无数次在脑海中模拟过见到父亲后,该有什么样的状态,该说什么话。

  可无数次的模拟化为现实后,却让他嘴唇嗫喏,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道临温和一笑,轻轻地拍了拍陈东肩膀。

  目光斜睨着扫过围在咫尺的李家人,他挑眉道:“人多欺负人少?李老头,你是否觉得,我陈道临好欺负?”

  “道临,你听老夫解释……”

  李老爷子强装镇定。

  “解释个屁啊!陈家主,你看看我和昆仑,这几十个安保人员,刚才可都是我俩挡着的,要不是我捅翻了几个,能唬一下人,这会儿你宝贝儿子估计都被打死了。”

  秦叶突然扯着嗓子打断了李老爷子的话,他举着染血的匕首指向李家人:“你再看看,这些个李家老爷们,刚才就差点围殴陈东和龙老了,天杀的哟,打你儿子就算了,龙老这么一大把年纪,都还不放过。”

  一番话,让李老爷子有种吐血的冲动。

  他恨不得冲上去直接弄死秦叶。

  “秦家小子,你少在这犬吠,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李德山怒声咆哮。

  他再傻,也听得出秦叶是在火上浇油了。

  然而,秦叶却是朝地上吐了口口水,满脸猖狂的说:“老子连亲爸都敢杀,你说这不是我撒野的地方?”

  “你……”李德山面红耳赤,哑口无。

  “够了!”

  陈道临怒声一喝,冷厉开口:“当年我回陈家继承家主,受陈家掣肘,你欺负兰儿和东儿孤儿寡母,真当我陈道临不知?我陈道临的人,还不是你这条老狗能欺负的!”

  轰隆!

  一出,所有人如遭雷击。

  霸道,毫不掩饰的霸道!

  但所有李家人都哑火了。

  因为他们知道,陈道临有他霸道的资格!

  “道临,我可是你岳父啊……”李老爷子惊疑惶恐的哀嚎道。

  此时的他,又怒又惊。

  陈道临的出现,压根超出了他的预料!

  从他计划绑架李兰,威逼陈东时,就根本没将陈道临计划到其中。

  因为他知道,陈道临就算如今能帮陈东得到继承者资格,但想亲力亲为的帮,也绝不可能。

  在陈家,可不是陈道临一人说了算,不说其他派系,光是陈家老太太就足以掣肘陈道临!

  就如同当年他带领李家侵吞陈道临留下的基业时,陈道临被掣肘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兰基业被夺,忍辱偷生。

  可现在,为什么会突然降临李家?

  若不是知道陈老太太还在世,此时见到陈道临,李老爷子甚至会以为陈老太太已经死了。

  “岳父?”

  陈道临不屑一笑:“当你不念兰儿的父女亲情时,你便不是我岳父了,我与兰儿、东儿,和你李家,毫无瓜葛!”

  “我……”

  李老爷子有些慌了。

  陈道临的霸道蛮横和刚才的陈东如出一辙。

  父子两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偏偏,对付陈东,他可以耍手段。

  但对付陈道临,他但凡耍手段,陈道临都足以一力降十会,直接破掉!

  这是地位财力决定的,与城府无关!

  “东儿,你告诉我,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陈道临直接无视了李老爷子,确切地说,是直接无视了李家所有人。

  陈东有些恍惚,眼神飘忽不定。

  感受到肩上那只大手微微用力。

  他忽然心神动容,鼻头有些发酸。

  眼前的一幕,他盼望了二十几年!

  从小到大,每每受到欺负和委屈的时候,他都希望有这只大手存在,问出这样的话!

  于是,陈东用力地点点头。

  “好!”陈道临神情一厉,“爸爸帮你欺负回去!”

  听到这话,陈东眼眶瞬间红了。

  而李老爷子面色陡然变得有些苍白。

  大厅内,一片死静。

  所有人都在忐忑

  磁性的嗓音,很平静。

  却如雷炸响,清晰地落到每个人耳边。

  让所有人李家人,都神情凝重到了极点。

  李老爷子更是目光怨毒,双拳紧握。

  陈东目视着那个男人缓缓走来。

  严格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自己的父亲。

  俊朗的容貌,挺拔的身姿,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中年男人的形象。

  眉宇间带着浓浓威压,嘴角带着一抹戏谑的冷笑,犀利的眼神仿佛是在睥睨一切。

  陈东见过很多上位者。

  不怒自威者有。

  但能做到父亲这般风姿神韵,怕是也只有身居陈家家主之位,经年累月才能孕养出来了。:

  更让陈东动容的,是父亲的那句话!

  “老爷。”

  龙老和昆仑同时低头见礼。

  陈道临却是点点头,走到了陈东面前。

  父子俩身高相差无几,容貌也相似,气质却天差万别。

  “东儿。”

  陈道临有些唏嘘:“没想到和你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而且还是在这个狗地方。”

  一句“狗地方”,透着浓浓鄙夷。

  让所有李家人神情愠怒,却敢怒不敢。

  这一刻,面对着父亲。

  陈东突然彷徨无措。

  脑子里一片空白。

  这种感觉,很奇怪。

  曾经他对父亲有满腹怨,慢慢知晓一些事情后,他的态度在转变。

  他无数次在脑海中模拟过见到父亲后,该有什么样的状态,该说什么话。

  可无数次的模拟化为现实后,却让他嘴唇嗫喏,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道临温和一笑,轻轻地拍了拍陈东肩膀。

  目光斜睨着扫过围在咫尺的李家人,他挑眉道:“人多欺负人少?李老头,你是否觉得,我陈道临好欺负?”

  “道临,你听老夫解释……”

  李老爷子强装镇定。

  “解释个屁啊!陈家主,你看看我和昆仑,这几十个安保人员,刚才可都是我俩挡着的,要不是我捅翻了几个,能唬一下人,这会儿你宝贝儿子估计都被打死了。”

  秦叶突然扯着嗓子打断了李老爷子的话,他举着染血的匕首指向李家人:“你再看看,这些个李家老爷们,刚才就差点围殴陈东和龙老了,天杀的哟,打你儿子就算了,龙老这么一大把年纪,都还不放过。”

  一番话,让李老爷子有种吐血的冲动。

  他恨不得冲上去直接弄死秦叶。

  “秦家小子,你少在这犬吠,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李德山怒声咆哮。

  他再傻,也听得出秦叶是在火上浇油了。

  然而,秦叶却是朝地上吐了口口水,满脸猖狂的说:“老子连亲爸都敢杀,你说这不是我撒野的地方?”

  “你……”李德山面红耳赤,哑口无。

  “够了!”

  陈道临怒声一喝,冷厉开口:“当年我回陈家继承家主,受陈家掣肘,你欺负兰儿和东儿孤儿寡母,真当我陈道临不知?我陈道临的人,还不是你这条老狗能欺负的!”

  轰隆!

  一出,所有人如遭雷击。

  霸道,毫不掩饰的霸道!

  但所有李家人都哑火了。

  因为他们知道,陈道临有他霸道的资格!

  “道临,我可是你岳父啊……”李老爷子惊疑惶恐的哀嚎道。

  此时的他,又怒又惊。

  陈道临的出现,压根超出了他的预料!

  从他计划绑架李兰,威逼陈东时,就根本没将陈道临计划到其中。

  因为他知道,陈道临就算如今能帮陈东得到继承者资格,但想亲力亲为的帮,也绝不可能。

  在陈家,可不是陈道临一人说了算,不说其他派系,光是陈家老太太就足以掣肘陈道临!

  就如同当年他带领李家侵吞陈道临留下的基业时,陈道临被掣肘得只能眼睁睁看着李兰基业被夺,忍辱偷生。

  可现在,为什么会突然降临李家?

  若不是知道陈老太太还在世,此时见到陈道临,李老爷子甚至会以为陈老太太已经死了。

  “岳父?”

  陈道临不屑一笑:“当你不念兰儿的父女亲情时,你便不是我岳父了,我与兰儿、东儿,和你李家,毫无瓜葛!”

  “我……”

  李老爷子有些慌了。

  陈道临的霸道蛮横和刚才的陈东如出一辙。

  父子两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偏偏,对付陈东,他可以耍手段。

  但对付陈道临,他但凡耍手段,陈道临都足以一力降十会,直接破掉!

  这是地位财力决定的,与城府无关!

  “东儿,你告诉我,他们是不是欺负你了?”陈道临直接无视了李老爷子,确切地说,是直接无视了李家所有人。

  陈东有些恍惚,眼神飘忽不定。

  感受到肩上那只大手微微用力。

  他忽然心神动容,鼻头有些发酸。

  眼前的一幕,他盼望了二十几年!

  从小到大,每每受到欺负和委屈的时候,他都希望有这只大手存在,问出这样的话!

  于是,陈东用力地点点头。

  “好!”陈道临神情一厉,“爸爸帮你欺负回去!”

  听到这话,陈东眼眶瞬间红了。

  而李老爷子面色陡然变得有些苍白。

  大厅内,一片死静。

  所有人都在忐忑

  而李德山神情却是陡然暴戾起来,怒指陈道临,咆哮道:“陈道临,你是陈家家主不假,你陈家确实强过我李家,可你也该看看,这是在我李家的地盘,你别……欺人太甚!”

  虽是咆哮。

  可最后的“欺人太甚”却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怪异。

  陈道临冷笑了一下,漠视了李德山。

  转而,看向陈东,眼神无比凌厉。

  “东儿,爸教你,欺人就要太甚!欺人不能太甚,还不如不欺人!”

  语铿锵,霸道无双。

  陈东心神动容,感觉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一般。

  话音刚落。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夜空之上,陡然传来了滚雷般的轰鸣声。

  震耳欲聋。

  甚至,压盖了雨夜将至的雷霆之声。

  刹那间。

  大厅内的所有人都惶恐不安,更有人冲出大厅,仰望夜空。

  陈东听到声音,瞳孔忍不住渐渐放大,身躯隐隐颤抖起来。

  因为,这声音,他太熟悉了!

  求婚顾清影时,父亲送的就是这份大礼!

  “战机,天呐,家主,有战机在我们家古堡上空盘旋!”

  外边,有李家人惊声尖叫。

  而大厅内,李老爷子等李家人,全都脸色煞白,身体发虚。

  陈道临转身,睥睨着李老爷子等人。

  “把我老婆还给我,否则别怪我将你李家夷为平地!”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