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76章 谁敢接受我的道歉?

第176章 谁敢接受我的道歉?

  当陈东赶到四印会所时,正好是中午十二点。

  没有拜帖,但昆仑依旧开着劳斯莱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会所。

  这是因为,孟大人早就下令,陈东进出四印会所,无需拜帖。

  停好车后。

  “少爷,我和你一起去吧?”昆仑说道。

  少爷既然说是来四印会所看看那只会咬人的狗,是什么品种的。

  他自然得贴身跟随,否则狗把少爷咬了怎么办?

  “嗯。”

  陈东应声下车。

  抬手唤来一个会所工作人员:“李家老爷子在何处?”

  “山海院。”

  “带路。”

  跟着工作人员,一路往四印会所深处走。

  陈东却是勾勒着淡淡的不屑笑容。

  几次进出四印会所,他对四印会所各院的规格也有所了解。

  山海院算是上等规格的招待了。

  但和竹林小院这样的顶级比起来,终究还是差了一截。

  李家自视甚高,为何连我岳父都赶不出竹林小院?

  远远地,陈东就看到一座四合院坐落在绿草百花丛中。

  与竹林小院的独处幽静不同。

  山海院虽说是上等规格,但显露出来的却是富丽堂皇,庄严厚重。

  且,四周不乏有院子共处一地。

  光是所占地方和环境,与竹林小院高下立判。

  吱呀……

  厚重的朱红铆钉大门缓缓被推开。

  陈东在前,昆仑在后,缓步进入。

  没有竹林小院的雅致,入眼之处,一句“大气奢华”便能形容。

  没走多远,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便迎了上来。

  是李老爷子的保镖之一。

  “少爷,太老爷在餐厅恭候多时,您来晚了。”

  保镖躬身,作出请的动作,同时指明方向。

  但陈东,却并未迈步。

  而是冷眼看向保镖,道:“狗有资格批评我?”

  保镖神情一变。

  砰!

  昆仑一脚踹出,直接将保镖踹飞了出去。

  他巍峨如铁塔的身子一步上前,居高临下瞪着保镖:“我家少爷能来,已经是给你们脸了!”

  “走吧,昆仑。”

  陈东双手插兜,闲庭信步似的走向餐厅,脸上却是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你打的清了,咬人的狗养的狗,得狠狠地打。”

  “少爷,明白了。”昆仑点头。

  餐厅内,一派古典氛围。

  古色古香。

  古筝回响,檀香悠悠。

  巨大的圆桌上摆着山珍海味,珍馐佳肴,缓缓转动着。

  李老爷子端坐主位,孟大人端坐主陪位。

  在旁边,还有几位陪坐。

  其中赫然有利津医院刘院长和周雁秋。

  李老爷子有心想展露李家人脉底蕴,孟大人帮忙,也自然是请的本市巨擘大佬。

  刘院长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周雁秋是本市商场豪雄,两人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意外。

  周雁秋目光灼灼的扫过在场众人。

  哪怕金丝眼镜极力阻挡,也挡不住他满眼火热。

  严格意义上,在座的人,没有一个比他差的,要么和他平级,要么是比他更强的。

  孟大人是他的天。

  而主座上的李家老爷子更是他的天都需要陪坐的存在。

  京都第一富,周雁秋如雷贯耳。

  钻营之道,商人最是擅长。

  否则周雁秋也不会在陈东和陈天生陈天养之间摇摆不定。

  若是能结交李家,这对周雁秋而,又是一场机会。

  虽不是陈家那般逆天改命的机缘,但也足够让他一跃上天。

  “李老放宽心,您家子嗣今日一过,一定乖乖跟您回家的。”

  能被叫来,周雁秋自然知道此行目的,此时开口笑道。

  说白了,这场宴席,不就是大地主想给自家的傻儿子看看,大地主家能号召多少小地主,然后让傻儿子心甘情愿的回家当地主吗?

  “老夫感激不尽。”

  李老爷子抱了抱拳,神情淡然,却没有丝毫感谢之意。

  事实上,他也不屑对周雁秋表现出感谢。

  他是京都第一首富的家主。

  在他眼中,周雁秋这一隅之地的豪雄,不过是披了马家的蝼蚁而已。

  “来了这么多人?”

  这时,一道戏谑的笑声从门外传来。

  众人同时看去。

  原本还满脸笑容的周雁秋,登时笑容僵住,瞳孔紧缩。

  刘院长也是满脸错愕,双手按着桌面,差点蹦起来。

  孟大人更是嘴角猛地一抽,目光怪异地看向高高在上满脸倨傲的李老爷子。

  而其余几人,也纷纷表现出了震惊之色。

  毕竟,如今陈东和鼎泰,在本市可是风头正劲。

  以在座之人的地位身份,不认识陈东,才怪了。

  事实上,当陈东看到屋内几个熟悉面孔时,脸上的笑容也为之一僵。

  这么巧的吗?

  孟大人、刘院长,顾清影她爸的至交好友,眼前就占了三分之二。

  而周雁秋,他前不久才砸断了对方的“脊梁骨”呢!

  但转瞬间,陈东就明白过来,神情冷漠了下来。

  这哪里是一叙,分明就是下马威!

  其余几人他不太熟悉,但他熟悉的这三人,可都是本市风云人物。

  若仅仅是一叙,岂是这等龙虎盘卧的场面?

  咚!

  餐厅内,一声闷响。

  李

  当陈东赶到四印会所时,正好是中午十二点。

  没有拜帖,但昆仑依旧开着劳斯莱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会所。

  这是因为,孟大人早就下令,陈东进出四印会所,无需拜帖。

  停好车后。

  “少爷,我和你一起去吧?”昆仑说道。

  少爷既然说是来四印会所看看那只会咬人的狗,是什么品种的。

  他自然得贴身跟随,否则狗把少爷咬了怎么办?

  “嗯。”

  陈东应声下车。

  抬手唤来一个会所工作人员:“李家老爷子在何处?”

  “山海院。”

  “带路。”

  跟着工作人员,一路往四印会所深处走。

  陈东却是勾勒着淡淡的不屑笑容。

  几次进出四印会所,他对四印会所各院的规格也有所了解。

  山海院算是上等规格的招待了。

  但和竹林小院这样的顶级比起来,终究还是差了一截。

  李家自视甚高,为何连我岳父都赶不出竹林小院?

  远远地,陈东就看到一座四合院坐落在绿草百花丛中。

  与竹林小院的独处幽静不同。

  山海院虽说是上等规格,但显露出来的却是富丽堂皇,庄严厚重。

  且,四周不乏有院子共处一地。

  光是所占地方和环境,与竹林小院高下立判。

  吱呀……

  厚重的朱红铆钉大门缓缓被推开。

  陈东在前,昆仑在后,缓步进入。

  没有竹林小院的雅致,入眼之处,一句“大气奢华”便能形容。

  没走多远,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便迎了上来。

  是李老爷子的保镖之一。

  “少爷,太老爷在餐厅恭候多时,您来晚了。”

  保镖躬身,作出请的动作,同时指明方向。

  但陈东,却并未迈步。

  而是冷眼看向保镖,道:“狗有资格批评我?”

  保镖神情一变。

  砰!

  昆仑一脚踹出,直接将保镖踹飞了出去。

  他巍峨如铁塔的身子一步上前,居高临下瞪着保镖:“我家少爷能来,已经是给你们脸了!”

  “走吧,昆仑。”

  陈东双手插兜,闲庭信步似的走向餐厅,脸上却是带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你打的清了,咬人的狗养的狗,得狠狠地打。”

  “少爷,明白了。”昆仑点头。

  餐厅内,一派古典氛围。

  古色古香。

  古筝回响,檀香悠悠。

  巨大的圆桌上摆着山珍海味,珍馐佳肴,缓缓转动着。

  李老爷子端坐主位,孟大人端坐主陪位。

  在旁边,还有几位陪坐。

  其中赫然有利津医院刘院长和周雁秋。

  李老爷子有心想展露李家人脉底蕴,孟大人帮忙,也自然是请的本市巨擘大佬。

  刘院长是医学界的泰山北斗,周雁秋是本市商场豪雄,两人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意外。

  周雁秋目光灼灼的扫过在场众人。

  哪怕金丝眼镜极力阻挡,也挡不住他满眼火热。

  严格意义上,在座的人,没有一个比他差的,要么和他平级,要么是比他更强的。

  孟大人是他的天。

  而主座上的李家老爷子更是他的天都需要陪坐的存在。

  京都第一富,周雁秋如雷贯耳。

  钻营之道,商人最是擅长。

  否则周雁秋也不会在陈东和陈天生陈天养之间摇摆不定。

  若是能结交李家,这对周雁秋而,又是一场机会。

  虽不是陈家那般逆天改命的机缘,但也足够让他一跃上天。

  “李老放宽心,您家子嗣今日一过,一定乖乖跟您回家的。”

  能被叫来,周雁秋自然知道此行目的,此时开口笑道。

  说白了,这场宴席,不就是大地主想给自家的傻儿子看看,大地主家能号召多少小地主,然后让傻儿子心甘情愿的回家当地主吗?

  “老夫感激不尽。”

  李老爷子抱了抱拳,神情淡然,却没有丝毫感谢之意。

  事实上,他也不屑对周雁秋表现出感谢。

  他是京都第一首富的家主。

  在他眼中,周雁秋这一隅之地的豪雄,不过是披了马家的蝼蚁而已。

  “来了这么多人?”

  这时,一道戏谑的笑声从门外传来。

  众人同时看去。

  原本还满脸笑容的周雁秋,登时笑容僵住,瞳孔紧缩。

  刘院长也是满脸错愕,双手按着桌面,差点蹦起来。

  孟大人更是嘴角猛地一抽,目光怪异地看向高高在上满脸倨傲的李老爷子。

  而其余几人,也纷纷表现出了震惊之色。

  毕竟,如今陈东和鼎泰,在本市可是风头正劲。

  以在座之人的地位身份,不认识陈东,才怪了。

  事实上,当陈东看到屋内几个熟悉面孔时,脸上的笑容也为之一僵。

  这么巧的吗?

  孟大人、刘院长,顾清影她爸的至交好友,眼前就占了三分之二。

  而周雁秋,他前不久才砸断了对方的“脊梁骨”呢!

  但转瞬间,陈东就明白过来,神情冷漠了下来。

  这哪里是一叙,分明就是下马威!

  其余几人他不太熟悉,但他熟悉的这三人,可都是本市风云人物。

  若仅仅是一叙,岂是这等龙虎盘卧的场面?

  咚!

  餐厅内,一声闷响。

  李

  老爷子一记拐杖重重地跺在地上,神情愠怒,厉声呵斥道。

  “东儿,今日高朋满座,尽皆你的长辈,且是你所在之地的风云人物,你迟到了,如此失礼,还不道歉?”

  闻。

  孟大人等人全都惊呆了。

  这……需要道歉?

  “道什么歉?”

  陈东眉头一挑,不屑一笑:“你约我十二点到,我准时到了,算哪门子失礼?”

  李老爷子端着身子,眉宇含怒:“你让我们这些人在这等你一人,便是失礼!”

  “呵!”

  陈东脸上的不屑笑容越发的浓烈:“你少摆臭架子,想给我下马威就下马威,耍什么威风?”

  下马威?

  孟大人几人眉头紧皱,心脏狂跳。

  李家之人是陈东,这已经足够让他们惊骇了。

  让陈东知道天高地厚,更是耸人听闻。

  现在怎么还成了下马威了?

  众人皆是心思剔透之辈,很快就回过味,今天这场饭局不好吃。

  “反了,简直要反了!我让你道歉!”

  李老爷子有种下不来台的感觉,咬牙怒斥道。

  “凭什么让我道歉?”

  陈东不屑地摇摇头,大摇大摆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慵懒地一手搭在扶手,翘着二郎腿。

  目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向李老爷子。

  “你问问,他们谁敢接受我的道歉?”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