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56章 若不为我隐瞒,那我就死!

第156章 若不为我隐瞒,那我就死!

  整整一下午,陈东都心绪不宁。

  脑海中,全是那天和王楠楠见面的画面。

  他只是念了最后一丝情,却没想到,这最后一丝,也被王楠楠设计利用。

  最毒妇人心。

  王家人的吃相,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一次普通的告别见面,却被设计成了敲诈勒索的证据!

  这对陈东而,简直是屈辱。

  滔滔怒火,难以平静。

  但他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将这怒火直接发泄到王家人身上。

  王家人敢敲诈勒索一个亿,那他们就有胆子将照片给顾清影。

  他和顾清影的感情,就在月底将要功德圆满。

  在这期间,他绝不容许有任何的波澜!

  傍晚下班。

  陈东心不在焉的离开了公司,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给顾清影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

  “大傻子,你终于知道找我了啊?”电话里,顾清影的声音带着些许埋怨。

  陈东如释重负,笑着说:“你不找我,我只能找你了啊。”

  “切……我可等着你月底求婚呢。”顾清影嬉笑着说。

  “放心放心,月底一定让你终身难忘!”陈东说。

  “好啦,早点休息吧,别累坏了,么么哒。”

  说完后,顾清影便挂断了电话。

  陈东神情稍缓,确定顾清影还不知道这件事后,他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至少,还能花一个亿,将这件事抹平。

  不至于影响到月底他向顾清影求婚!

  但陈东却不知道的是。

  当顾清影和他嬉笑通话的时候,顾清影却是早已经泪流满面,娇躯颤抖。

  电话中,不过是在强装欢喜。

  挂掉电话后,顾清影再也无法强忍,泪眼婆娑,一头埋进被子里,委屈到大哭。

  门外,响起母亲温柔的声音。

  “小影,出来吃晚饭了。”

  “妈妈,我不饿,你们吃吧。”顾清影强压着哭腔,回应了一句。

  门外。

  李婉清柳眉紧蹙,若有所思,最后叹了口气,走向餐厅。

  顾国华正等着呢,见李婉清身后没有顾清影,皱眉道:“小影不吃?”

  “她不饿。”李婉清满面愁容。

  “我再去叫叫,饿坏了身子咋办。”

  顾国华登时起身往外走:“这丫头,她从小到大,一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不吃饭,还以为能瞒过我们。”

  “你站住!”李婉清跺了跺脚,嗔怒道。

  “女儿一定有事瞒着咱们,让她这么憋着,得憋坏了。”顾国华有些不甘心。

  “吃饭!”李婉清将顾国华强拽回到了餐桌前。

  天门山别墅。

  客厅里,一片寂静。

  范璐依旧在利津医院照顾昆仑。

  家里,只有龙老和李兰。

  两人分坐在沙发上,都沉默着。

  只是龙老的眼神,却始终落在李兰身上,满是复杂。

  李兰的神情恍惚,低着头,双手攥在一起。

  终于。

  李兰打破了客厅中的宁静:“龙老,这事不要告诉东儿。”

  “可少爷已经注意到了夫人的异常,特地叮嘱老奴打探的。”

  龙老苦涩一笑:“老奴怎么也没料到,夫人这几日,居然是因为此事分心。”

  “那你就告诉东儿什么也没打探到,我不希望他因为我的事分心。”

  李兰抬头盯着龙老,神情坚决:“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好的。”

  龙老叹息一声,神情复杂:“老奴早劝过夫人的,老奴也相信夫人能解决好,可夫人,树大终究招风,老奴觉得还是告诉少爷,让少爷有心理准备更好!”

  砰!

  李兰突然愤怒地一掌拍在桌上,震得桌面茶杯铛啷作响。

  这一刻,李兰慈祥和蔼的脸上,满布寒霜,神情愠怒。

  若是陈东看到,绝对会惊诧不已。

  因为他从小到大,很少见到母亲这样的神情。

  “你既然叫我一声夫人,难道还要抗我的命吗?”李兰冷声道,目光凌厉,直视龙老。

  “夫人此时的模样,却是让老奴回忆到了往昔峥嵘岁月。”

  龙老淡定自若,目不斜视:“可老奴终究是为少爷考虑的。”

  啪!

  李兰拿起茶杯,摔碎在地上,捡起一片瓷片,横在脖颈前:“你若不为我隐瞒东儿,那我就死!”

  “夫人……”龙老脸色大变,吓得急忙起身想要靠过去。

  “站住!”

  李兰怒斥道:“我说过,这件事我不想影响东儿,我能处理好!”

  龙老呆滞了两秒,最后长叹一口气:“老奴答应了!”

  闻。

  李兰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放下了手中瓷片,低头无奈地说:“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如今道临回来,赋予了东儿继承者资格,那东儿所有的精力都该在继承者上,而非被杂事所累。”

  声音低迷,透着浓浓的无奈和悲戚。

  饶是龙老也面色颓丧,心中五味杂陈。

  夫人的事,真的算是杂事吗?

  若是真能处理好,当年又岂会那么多波折?

  只是,这些话龙老不敢说,李兰已经用最决绝的手段,逼迫他闭嘴了。

  这时,家门被推开。

  陈东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茶杯碎片,不禁有些疑惑。

  李兰脸上惊慌之色一闪即逝,急忙俯身收拾地上的碎片。<

  整整一下午,陈东都心绪不宁。

  脑海中,全是那天和王楠楠见面的画面。

  他只是念了最后一丝情,却没想到,这最后一丝,也被王楠楠设计利用。

  最毒妇人心。

  王家人的吃相,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一次普通的告别见面,却被设计成了敲诈勒索的证据!

  这对陈东而,简直是屈辱。

  滔滔怒火,难以平静。

  但他投鼠忌器,根本不敢将这怒火直接发泄到王家人身上。

  王家人敢敲诈勒索一个亿,那他们就有胆子将照片给顾清影。

  他和顾清影的感情,就在月底将要功德圆满。

  在这期间,他绝不容许有任何的波澜!

  傍晚下班。

  陈东心不在焉的离开了公司,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给顾清影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

  “大傻子,你终于知道找我了啊?”电话里,顾清影的声音带着些许埋怨。

  陈东如释重负,笑着说:“你不找我,我只能找你了啊。”

  “切……我可等着你月底求婚呢。”顾清影嬉笑着说。

  “放心放心,月底一定让你终身难忘!”陈东说。

  “好啦,早点休息吧,别累坏了,么么哒。”

  说完后,顾清影便挂断了电话。

  陈东神情稍缓,确定顾清影还不知道这件事后,他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至少,还能花一个亿,将这件事抹平。

  不至于影响到月底他向顾清影求婚!

  但陈东却不知道的是。

  当顾清影和他嬉笑通话的时候,顾清影却是早已经泪流满面,娇躯颤抖。

  电话中,不过是在强装欢喜。

  挂掉电话后,顾清影再也无法强忍,泪眼婆娑,一头埋进被子里,委屈到大哭。

  门外,响起母亲温柔的声音。

  “小影,出来吃晚饭了。”

  “妈妈,我不饿,你们吃吧。”顾清影强压着哭腔,回应了一句。

  门外。

  李婉清柳眉紧蹙,若有所思,最后叹了口气,走向餐厅。

  顾国华正等着呢,见李婉清身后没有顾清影,皱眉道:“小影不吃?”

  “她不饿。”李婉清满面愁容。

  “我再去叫叫,饿坏了身子咋办。”

  顾国华登时起身往外走:“这丫头,她从小到大,一遇到不开心的事,就不吃饭,还以为能瞒过我们。”

  “你站住!”李婉清跺了跺脚,嗔怒道。

  “女儿一定有事瞒着咱们,让她这么憋着,得憋坏了。”顾国华有些不甘心。

  “吃饭!”李婉清将顾国华强拽回到了餐桌前。

  天门山别墅。

  客厅里,一片寂静。

  范璐依旧在利津医院照顾昆仑。

  家里,只有龙老和李兰。

  两人分坐在沙发上,都沉默着。

  只是龙老的眼神,却始终落在李兰身上,满是复杂。

  李兰的神情恍惚,低着头,双手攥在一起。

  终于。

  李兰打破了客厅中的宁静:“龙老,这事不要告诉东儿。”

  “可少爷已经注意到了夫人的异常,特地叮嘱老奴打探的。”

  龙老苦涩一笑:“老奴怎么也没料到,夫人这几日,居然是因为此事分心。”

  “那你就告诉东儿什么也没打探到,我不希望他因为我的事分心。”

  李兰抬头盯着龙老,神情坚决:“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好的。”

  龙老叹息一声,神情复杂:“老奴早劝过夫人的,老奴也相信夫人能解决好,可夫人,树大终究招风,老奴觉得还是告诉少爷,让少爷有心理准备更好!”

  砰!

  李兰突然愤怒地一掌拍在桌上,震得桌面茶杯铛啷作响。

  这一刻,李兰慈祥和蔼的脸上,满布寒霜,神情愠怒。

  若是陈东看到,绝对会惊诧不已。

  因为他从小到大,很少见到母亲这样的神情。

  “你既然叫我一声夫人,难道还要抗我的命吗?”李兰冷声道,目光凌厉,直视龙老。

  “夫人此时的模样,却是让老奴回忆到了往昔峥嵘岁月。”

  龙老淡定自若,目不斜视:“可老奴终究是为少爷考虑的。”

  啪!

  李兰拿起茶杯,摔碎在地上,捡起一片瓷片,横在脖颈前:“你若不为我隐瞒东儿,那我就死!”

  “夫人……”龙老脸色大变,吓得急忙起身想要靠过去。

  “站住!”

  李兰怒斥道:“我说过,这件事我不想影响东儿,我能处理好!”

  龙老呆滞了两秒,最后长叹一口气:“老奴答应了!”

  闻。

  李兰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放下了手中瓷片,低头无奈地说:“当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如今道临回来,赋予了东儿继承者资格,那东儿所有的精力都该在继承者上,而非被杂事所累。”

  声音低迷,透着浓浓的无奈和悲戚。

  饶是龙老也面色颓丧,心中五味杂陈。

  夫人的事,真的算是杂事吗?

  若是真能处理好,当年又岂会那么多波折?

  只是,这些话龙老不敢说,李兰已经用最决绝的手段,逼迫他闭嘴了。

  这时,家门被推开。

  陈东走了进来,看到地上的茶杯碎片,不禁有些疑惑。

  李兰脸上惊慌之色一闪即逝,急忙俯身收拾地上的碎片。<

  p>“妈,我来收拾。”陈东急忙走了过去。

  “我来吧。”李兰笑了笑,“一不小心打破个茶杯,这茶杯应该很贵吧,可惜了。”

  “哪有啊。”陈东哈哈一笑。

  李兰收拾完碎片,便让陈东休息一会儿,她独自去厨房做饭。

  陈东目送着母亲进厨房,然后才问龙老:“龙老,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龙老已经答应了李兰,只能故作镇定,笑着说:“少爷,或许咱们都误会夫人了,她是真的出去散步遛弯了。”

  “真的?”陈东挑了挑眉,点头呢喃道:“真是这样也好,我就怕妈有什么事,怕牵连到我让我受累,所以故意隐瞒呢。”

  龙老嘴唇嗫喏,目光复杂。

  不过,陈东倒是没注意到龙老微妙的表情变化。

  王楠楠的事让他焦头烂额,怒意难平。

  他和龙老招呼了一声,便直接回楼上卧室了。

  现在,只求花钱送瘟神,尽快将王楠楠一家送走,抹平此事。

  因为敲诈勒索的事情,哪怕是第二天,陈东也心有郁气,难以平静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浑浑噩噩一整天,回到家中,陈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一直熬到天光放亮。

  陈东早早地起床,今天……是王楠楠一家子离开本市的时间。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