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30章 高攀了!

第130章 高攀了!

  郑国手身躯一震,神情复杂。

  他是国画大师,在自己专属领域是泰山北斗。

  自有自的高傲和尊严。

  哪怕在国外,也是万人追捧的座上宾。

  到了他这种层次,道歉已经是罕见的词汇了,更何况,还是向一个小辈低头道歉。

  见郑国手呆立不动。

  刘院长气的牙痒痒:“你个野驴子,是不信我还是不信老孟?”

  孟大人一声叹息:“去吧,不算丢面子的。”

  身为陈家家主的亲儿子,能让陈家家主枉顾孝道,如何担不起国画大师的低头道歉?

  郑国手眼神突然黯然。

  刘院长的话他可以不听,但现在连孟大人都这么说了。:

  他就算再“驴”也知道事情不对了!

  深吸了口气,郑国手快步往外走去。

  “爸妈,我去挽留陈东!”

  顾清影激动地率先跑出了竹林小院。

  误会解开了,这对她而,就是一秒地狱一秒天堂。

  身为人女,谁不希望自己的父母,喜欢自己的意中人呢?

  郑国手的步伐也不禁加快了一些。

  堂屋中,静可聆针。

  顾国华两口子还有些没回过神。

  今晚的一切,变化太快。

  从喜悦,到愤怒,到此时的惊骇。

  夫妻俩是想请故交好友一叙,同时为女儿把关的,谁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误会?

  想到刚才对陈东的态度,夫妻俩都有些脸颊发烫。

  顾国华目光飘忽的看着孟大人和刘院长。

  “多年好友了,你们还要瞒我这事?”

  显然,是指的陈东!

  “不可说。”

  孟大人摇摇头,目光深邃地说:“老顾,你是不是觉得如今的你,家财万贯,在国外风生水起了?”

  顾国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自己的权财在国外,确实如老孟所说,否则他为顾清影安排的相亲对象,也不会是那些石油大亨、硅谷巨擘的后代了。

  只有大家站在一个台面上,才有玩下去的可能!

  否则,谁给他好脸?

  孟大人笑了笑,带着一丝不屑:“你再有钱,也没有他有钱!”

  啪!

  顾国华当场呆住了,面红耳赤。

  孟大人的话,却是一语中的的说到了他一开始面对陈东时心中优越的地方,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没等顾国华回过神,刘院长便点点头:“老孟说的对。”

  啪!

  顾国华瞳孔紧缩,仿佛再次挨了一记耳光。

  “两位叔伯,还请明示。”顾清影的母亲说道。

  孟大人摇摇头,看着顾国华:“珍惜吧,小影高攀了,能不能入龙婿的家门,就看你们顾家祖坟冒不冒青烟了!”

  说罢,他便和刘院长一起离开,留下顾国华夫妻俩神情复杂,若有所思。

  陈东示意他们不要说,他俩能说到这种地步,已经是看在几十年故交好友的情分上了。

  半晌。

  顾清影的母亲这才缓缓开口:“国华,你信吗?”

  顾国华苦涩一笑,重重地吐了口气:“老孟和老刘不会在这事上开这个玩笑的。”

  “那陈东……刚才我们对陈东那孩子的态度,可一点都不好。”李婉清柳眉微蹙。

  原本好好的一场见面,却因为一幅画一个误会,而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对陈东,她心有愧疚。

  顿了顿,李婉清说:“要不,我们在这边多停留几日,找个时间重新设宴与陈东见面,顺便给他道歉,化解这个误会?”

  “道歉?”顾国华眉头一拧,“我们给他道歉,合适吗?”

  李婉清嗔怒道:“那你就眼睁睁看着小影夹在中间为难吗?你这当爸的,关键时刻怎么一点都不顾女儿啊?”

  “好吧。”顾国华叹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下来,悠悠的说道:“只是在这里耽搁了几天,怕是和陈家那边的接洽,又得搁置了。”

  说到这,他满脸无奈。

  “我知道你一心想借陈家的势,让你的成就更上一层楼,我也同意,并且很支持你。”

  李婉清声音温柔,眼中满是柔情:“可国华,我们就只有小影这么一个女儿,你的成就已经是很多人渴望不可及的了,钱够用就好,小影的幸福,才是现在我们最大的目标!”

  “可是……”顾国华还想辩解。

  “我可不希望因为我们一念之差,害的小影错失良缘,抛开陈东的家世不谈,人家现在的成就也挺好的了,要是小影和陈东因为我们分开了,你这当爸的丧不丧良心啊?”

  李婉清声音提高了一些:“或许是你觉得,小影会正眼看那些石油大亨、硅谷巨擘的后代一眼?”

  顾国华神情一滞,苦涩一笑。

  随即,他干脆地说:“那这样,后天咱们还在这,重新设宴,给陈东道歉,也算是咱们真正意义上的见家长?”

  “这才是好父亲!”李婉清温柔一笑。

  ……

  当顾清影和老郑跑到会所停车场的时候,早已经没了陈东的踪影。

  只是远远地看到一辆劳斯莱斯驶向会所外。

  顾清影眉头微皱。

  老郑则急忙叫来安保人员询问。

  得知陈东就坐在劳斯莱斯车上离开后,他登时神情复杂起来。

  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刚才

  郑国手身躯一震,神情复杂。

  他是国画大师,在自己专属领域是泰山北斗。

  自有自的高傲和尊严。

  哪怕在国外,也是万人追捧的座上宾。

  到了他这种层次,道歉已经是罕见的词汇了,更何况,还是向一个小辈低头道歉。

  见郑国手呆立不动。

  刘院长气的牙痒痒:“你个野驴子,是不信我还是不信老孟?”

  孟大人一声叹息:“去吧,不算丢面子的。”

  身为陈家家主的亲儿子,能让陈家家主枉顾孝道,如何担不起国画大师的低头道歉?

  郑国手眼神突然黯然。

  刘院长的话他可以不听,但现在连孟大人都这么说了。:

  他就算再“驴”也知道事情不对了!

  深吸了口气,郑国手快步往外走去。

  “爸妈,我去挽留陈东!”

  顾清影激动地率先跑出了竹林小院。

  误会解开了,这对她而,就是一秒地狱一秒天堂。

  身为人女,谁不希望自己的父母,喜欢自己的意中人呢?

  郑国手的步伐也不禁加快了一些。

  堂屋中,静可聆针。

  顾国华两口子还有些没回过神。

  今晚的一切,变化太快。

  从喜悦,到愤怒,到此时的惊骇。

  夫妻俩是想请故交好友一叙,同时为女儿把关的,谁知道会闹出这么大的误会?

  想到刚才对陈东的态度,夫妻俩都有些脸颊发烫。

  顾国华目光飘忽的看着孟大人和刘院长。

  “多年好友了,你们还要瞒我这事?”

  显然,是指的陈东!

  “不可说。”

  孟大人摇摇头,目光深邃地说:“老顾,你是不是觉得如今的你,家财万贯,在国外风生水起了?”

  顾国华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自己的权财在国外,确实如老孟所说,否则他为顾清影安排的相亲对象,也不会是那些石油大亨、硅谷巨擘的后代了。

  只有大家站在一个台面上,才有玩下去的可能!

  否则,谁给他好脸?

  孟大人笑了笑,带着一丝不屑:“你再有钱,也没有他有钱!”

  啪!

  顾国华当场呆住了,面红耳赤。

  孟大人的话,却是一语中的的说到了他一开始面对陈东时心中优越的地方,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脸上。

  没等顾国华回过神,刘院长便点点头:“老孟说的对。”

  啪!

  顾国华瞳孔紧缩,仿佛再次挨了一记耳光。

  “两位叔伯,还请明示。”顾清影的母亲说道。

  孟大人摇摇头,看着顾国华:“珍惜吧,小影高攀了,能不能入龙婿的家门,就看你们顾家祖坟冒不冒青烟了!”

  说罢,他便和刘院长一起离开,留下顾国华夫妻俩神情复杂,若有所思。

  陈东示意他们不要说,他俩能说到这种地步,已经是看在几十年故交好友的情分上了。

  半晌。

  顾清影的母亲这才缓缓开口:“国华,你信吗?”

  顾国华苦涩一笑,重重地吐了口气:“老孟和老刘不会在这事上开这个玩笑的。”

  “那陈东……刚才我们对陈东那孩子的态度,可一点都不好。”李婉清柳眉微蹙。

  原本好好的一场见面,却因为一幅画一个误会,而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对陈东,她心有愧疚。

  顿了顿,李婉清说:“要不,我们在这边多停留几日,找个时间重新设宴与陈东见面,顺便给他道歉,化解这个误会?”

  “道歉?”顾国华眉头一拧,“我们给他道歉,合适吗?”

  李婉清嗔怒道:“那你就眼睁睁看着小影夹在中间为难吗?你这当爸的,关键时刻怎么一点都不顾女儿啊?”

  “好吧。”顾国华叹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下来,悠悠的说道:“只是在这里耽搁了几天,怕是和陈家那边的接洽,又得搁置了。”

  说到这,他满脸无奈。

  “我知道你一心想借陈家的势,让你的成就更上一层楼,我也同意,并且很支持你。”

  李婉清声音温柔,眼中满是柔情:“可国华,我们就只有小影这么一个女儿,你的成就已经是很多人渴望不可及的了,钱够用就好,小影的幸福,才是现在我们最大的目标!”

  “可是……”顾国华还想辩解。

  “我可不希望因为我们一念之差,害的小影错失良缘,抛开陈东的家世不谈,人家现在的成就也挺好的了,要是小影和陈东因为我们分开了,你这当爸的丧不丧良心啊?”

  李婉清声音提高了一些:“或许是你觉得,小影会正眼看那些石油大亨、硅谷巨擘的后代一眼?”

  顾国华神情一滞,苦涩一笑。

  随即,他干脆地说:“那这样,后天咱们还在这,重新设宴,给陈东道歉,也算是咱们真正意义上的见家长?”

  “这才是好父亲!”李婉清温柔一笑。

  ……

  当顾清影和老郑跑到会所停车场的时候,早已经没了陈东的踪影。

  只是远远地看到一辆劳斯莱斯驶向会所外。

  顾清影眉头微皱。

  老郑则急忙叫来安保人员询问。

  得知陈东就坐在劳斯莱斯车上离开后,他登时神情复杂起来。

  脑海中,不停地浮现刚才

  孟大人和刘院长的行神态,让他有些心跳加速。

  顾清影听到了老郑和安保人员的交谈。

  她急忙拿出手机给陈东拨打了电话过去。

  刚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通。

  “喂,陈东!你个大傻子,怎么走这么快?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刚一接通,顾清影就可怜巴巴的说道。

  “我没生气呀。”电话里,陈东笑着说。

  没生气?

  怎么可能!

  顾清影解释道:“误会已经解开了,郑叔叔重新看了那幅画,确定那幅画是真的,他正要找你道歉呢,不要走好不好,我代我爸妈向你道歉。”

  刚才的局面,任谁都是大委屈。

  她为陈东鸣不平,可她无法改变。

  如今误会解开,她可不希望陈东对她父母有误解。

  “好了,傻丫头,刚才那局面,我不走留下来只会让你两难,我真的没事,早点休息。”陈东说完后,就挂掉电话。

  劳斯莱斯车上。

  龙老看着挂断电话的陈东,笑了笑:“少爷真不生气?”

  “小影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来到了我身边,她都在用一生做赌注了。”

  陈东摇摇头,温柔一笑:“这么点小事我怎么会生她和她父母的气?”

  说罢,他神情陡然一厉:“就算不爽,那也是因为你,两千多万的真画,我就准备和孟大人吃个饭而已,你让我随手就送两千多万出去?丧不丧良心?”

  面对陈东突然的暴起,龙老一脸无辜:“两千万很多吗?”

  “不多吗?”陈东反问。

  龙老耸了耸肩:“您父亲送礼出手都不会低于九位数的,上次和西境的一位沙漠石油大亨吃饭,您父亲还送了人家一块油田。”

  陈东:“……”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