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9章 哪是青年才俊啊,他是龙婿!

第129章 哪是青年才俊啊,他是龙婿!

  一语出。

  堂屋中仿佛时间停滞了般。

  孟大人和刘院长神情惶恐,额头不禁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老郑倒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满脸厌弃地盯着陈东。

  顾清影眼前一阵阵发黑,娇躯忍不住颤抖着。

  父母怒了,第一次见家长也彻底毁了!

  那之后,她和陈东该怎么办?

  红唇嗫喏,顾清影缓缓开口:“陈东……”

  话刚出口。

  陈东忽然笑了起来,笑容和煦如风。

  心中却升腾起浓浓郁气,压抑的厉害。

  唐伯虎的《钱塘行旅图》是龙老给的,他笃定龙老绝不会拿一幅假画糊弄。

  哪怕这幅画预先是送给孟大人的,也绝对不可能有假。

  让他心有郁气的是郑国手的态度,仅凭一眼,便直断字画为假,所谓专家,也太过武断!

  更是因为老郑的武断,让他今天这场满是惊喜的见家长,彻底炸了锅!

  听到顾清影的声音,陈东笑着对她说:“清影,我没事的,那我就先离开了。”

  局面已定,他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顾清影夹在中间为难。

  顾清影在他最困顿潦倒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回到他的身边,对这份来之不易且真挚的感情,他格外珍惜。

  看着顾清影为难,只会让陈东心疼。

  说罢,陈东依旧满面和煦的微笑着对在场几人点头致意。

  “陈东……”

  顾清影想要挽留。

  可顾国华却一把拉住了她:“小影,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爸……你要我明白什么啊?”顾清影美眸泛泪,紧泯红唇。

  “大侄女,此子兴许算是本市青年才俊,但第一次见面便以假画送人,礼物求高不求真,实乃虚情假意,此等心性要不得!”

  老郑义正辞的对顾清影说道:“你爸今天叫我们几个叔伯来帮你炼这块真金,倒真是叫对了,叔叔这一把火,就烧出他本来面目了。”

  顾国华和美妇对视一眼,同时叹息一声。

  以顾家的家世,他们不在乎陈东有多少钱,反正在顾国华看来,再有钱也不可能比他有钱。

  他们看重的是陈东的心性,是陈东对顾清影的真情实意。

  所以哪怕知道陈东离过婚,但顾国华也愿意见一面,且得知陈东预售三个楼盘时,也毫不掩饰的赞赏。

  甚至,他和妻子已经暗中决定,若陈东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倒是并不会太过阻止。

  毕竟……女儿喜欢。

  可就这么一试,却成了这样的结果!

  “老郑,今日多亏你了。”

  顾国华抱拳对郑国手感激道,转而叹息一声,神情肃穆的对顾清影说:“小影,当爸妈的不求你往后富贵齐天,哪怕陈东一无所有,可咱们家的钱够你们和后代衣食无忧。”

  “但爸妈希望你幸福快乐,姻缘随良人,但你觉得今日这事,那陈东是良人吗?”

  顾清影娇躯颤抖,泛红的美目噙满泪光,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

  “郑野驴,你个有眼无珠的混蛋!你有眼不识金镶玉啊!”刘院长突然控制不住,捶胸顿足,怒骂起了老郑。

  突兀一幕。

  让顾国华一家和老郑全都懵了。

  老郑正要反驳,刘院长突然狠狠地一咬牙,一掌推搡在了老郑胸口,推的老郑一个踉跄。

  “你个驴脾气,刚才我们就拦不住你啊!”

  “刘小子,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打架啊?”老郑登时怒意汹涌。

  几人都是故交好友,又是各自领域的泰山北斗,脾气自然是有的。

  平日里大家谈笑风生,可真要是动手,谁也不会让着谁!

  刘院长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骂道:“你就是个好心当做驴肝肺的野驴子,打架你当我怕你啊?我打输了自个就把自个医了,你打输了,你还得求我医你!”

  “你……”老郑面红耳赤,怒意翻腾。

  场面,一下子火药味浓烈。

  顾国华一脸惊骇,莫名其妙。

  自己的故交好友怎么突然窝里斗了?

  恰在这时。

  孟大人一步迈出,同样是满脸无奈地看着老郑:“老郑啊老郑,这次真的是你糊涂了!老刘骂你骂的简直一点都没错!”

  “老孟,你怎么……”

  老郑神情一僵,满脸错愕。

  但紧跟着他就瞪圆了眼睛,有些醒悟了。

  几人里面,老孟的心性算是最沉稳了,否则也不会位高权重了。

  “老刘老孟,你们到底是几个意思?”顾国华急了,开口问道。

  美妇和顾清影也一脸不解的看着孟大人和刘院长。

  刘院长性子要急一些,狠狠地一跺脚,指着《钱塘行旅图》,对老郑呵斥道。

  “你再给我仔细看看这画,陈东送的这画要是假的,老子今天把这画吃了!”

  轰隆!

  老郑如遭雷击,当场呆住了。

  孟大人和刘院长同时为陈东鸣不平。

  难道……真是自己走眼了?

  当即,老郑重新拿起《钱塘行旅图》,郑重的将其铺展到桌面上,甚至还从兜里拿出了放大镜,细细观摩起来。

  比之刚才,郑重仔细了何止一丁半点。

  堂屋里,静可聆针。

  顾国华一家子茫然无比。

  孟大人和刘院长则是羞恼愤恨。

  铛啷啷……

  突然,老郑手中的放大镜掉落到

  一语出。

  堂屋中仿佛时间停滞了般。

  孟大人和刘院长神情惶恐,额头不禁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老郑倒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满脸厌弃地盯着陈东。

  顾清影眼前一阵阵发黑,娇躯忍不住颤抖着。

  父母怒了,第一次见家长也彻底毁了!

  那之后,她和陈东该怎么办?

  红唇嗫喏,顾清影缓缓开口:“陈东……”

  话刚出口。

  陈东忽然笑了起来,笑容和煦如风。

  心中却升腾起浓浓郁气,压抑的厉害。

  唐伯虎的《钱塘行旅图》是龙老给的,他笃定龙老绝不会拿一幅假画糊弄。

  哪怕这幅画预先是送给孟大人的,也绝对不可能有假。

  让他心有郁气的是郑国手的态度,仅凭一眼,便直断字画为假,所谓专家,也太过武断!

  更是因为老郑的武断,让他今天这场满是惊喜的见家长,彻底炸了锅!

  听到顾清影的声音,陈东笑着对她说:“清影,我没事的,那我就先离开了。”

  局面已定,他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顾清影夹在中间为难。

  顾清影在他最困顿潦倒的时候,义无反顾的回到他的身边,对这份来之不易且真挚的感情,他格外珍惜。

  看着顾清影为难,只会让陈东心疼。

  说罢,陈东依旧满面和煦的微笑着对在场几人点头致意。

  “陈东……”

  顾清影想要挽留。

  可顾国华却一把拉住了她:“小影,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爸……你要我明白什么啊?”顾清影美眸泛泪,紧泯红唇。

  “大侄女,此子兴许算是本市青年才俊,但第一次见面便以假画送人,礼物求高不求真,实乃虚情假意,此等心性要不得!”

  老郑义正辞的对顾清影说道:“你爸今天叫我们几个叔伯来帮你炼这块真金,倒真是叫对了,叔叔这一把火,就烧出他本来面目了。”

  顾国华和美妇对视一眼,同时叹息一声。

  以顾家的家世,他们不在乎陈东有多少钱,反正在顾国华看来,再有钱也不可能比他有钱。

  他们看重的是陈东的心性,是陈东对顾清影的真情实意。

  所以哪怕知道陈东离过婚,但顾国华也愿意见一面,且得知陈东预售三个楼盘时,也毫不掩饰的赞赏。

  甚至,他和妻子已经暗中决定,若陈东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倒是并不会太过阻止。

  毕竟……女儿喜欢。

  可就这么一试,却成了这样的结果!

  “老郑,今日多亏你了。”

  顾国华抱拳对郑国手感激道,转而叹息一声,神情肃穆的对顾清影说:“小影,当爸妈的不求你往后富贵齐天,哪怕陈东一无所有,可咱们家的钱够你们和后代衣食无忧。”

  “但爸妈希望你幸福快乐,姻缘随良人,但你觉得今日这事,那陈东是良人吗?”

  顾清影娇躯颤抖,泛红的美目噙满泪光,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

  “郑野驴,你个有眼无珠的混蛋!你有眼不识金镶玉啊!”刘院长突然控制不住,捶胸顿足,怒骂起了老郑。

  突兀一幕。

  让顾国华一家和老郑全都懵了。

  老郑正要反驳,刘院长突然狠狠地一咬牙,一掌推搡在了老郑胸口,推的老郑一个踉跄。

  “你个驴脾气,刚才我们就拦不住你啊!”

  “刘小子,你什么意思?是不是想打架啊?”老郑登时怒意汹涌。

  几人都是故交好友,又是各自领域的泰山北斗,脾气自然是有的。

  平日里大家谈笑风生,可真要是动手,谁也不会让着谁!

  刘院长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骂道:“你就是个好心当做驴肝肺的野驴子,打架你当我怕你啊?我打输了自个就把自个医了,你打输了,你还得求我医你!”

  “你……”老郑面红耳赤,怒意翻腾。

  场面,一下子火药味浓烈。

  顾国华一脸惊骇,莫名其妙。

  自己的故交好友怎么突然窝里斗了?

  恰在这时。

  孟大人一步迈出,同样是满脸无奈地看着老郑:“老郑啊老郑,这次真的是你糊涂了!老刘骂你骂的简直一点都没错!”

  “老孟,你怎么……”

  老郑神情一僵,满脸错愕。

  但紧跟着他就瞪圆了眼睛,有些醒悟了。

  几人里面,老孟的心性算是最沉稳了,否则也不会位高权重了。

  “老刘老孟,你们到底是几个意思?”顾国华急了,开口问道。

  美妇和顾清影也一脸不解的看着孟大人和刘院长。

  刘院长性子要急一些,狠狠地一跺脚,指着《钱塘行旅图》,对老郑呵斥道。

  “你再给我仔细看看这画,陈东送的这画要是假的,老子今天把这画吃了!”

  轰隆!

  老郑如遭雷击,当场呆住了。

  孟大人和刘院长同时为陈东鸣不平。

  难道……真是自己走眼了?

  当即,老郑重新拿起《钱塘行旅图》,郑重的将其铺展到桌面上,甚至还从兜里拿出了放大镜,细细观摩起来。

  比之刚才,郑重仔细了何止一丁半点。

  堂屋里,静可聆针。

  顾国华一家子茫然无比。

  孟大人和刘院长则是羞恼愤恨。

  铛啷啷……

  突然,老郑手中的放大镜掉落到

  了地上。

  他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缓缓抬头:“真……真的……这画真的是唐寅真迹!”

  声音颤抖,充满了难以置信。

  三年前被神秘买家天价拍走的《钱塘行旅图》,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小年轻手里的?

  轰隆!

  这话落到顾国华一家人耳朵里,瞬间如同大雷炸响。

  顾国华和美妇的脸色登时大变。

  顾清影通红噙泪的眼睛陡然绽放神采,她一把挽住了父母的手臂:“爸妈,是真的!我就说过,陈东绝不会骗你们的!”

  顾国华和美妇心绪复杂,面色有些尴尬。

  如果这画是真的,那刚才他们对陈东岂不是诬陷了?

  “唉……”

  孟大人走到了呆滞的顾国华面前,意味深长的说:“老顾,有些话我们不能直说,但小影挑中的这位未来女婿,哪是青年才俊啊,他是龙婿!”

  想到亲眼目睹陈家家主为了陈东,胆敢请陈家老太太赴死的画面,孟大人就一阵扼腕叹息。

  顾国华确实有钱,可和陈家比起来,简直云泥之别!

  偏偏却因为老郑一时鲁莽,居然将盘卧在本市的这位真龙撵走,而他和刘院长又受了陈东的意,不敢当面讲出,此时也只能以这等暗示的方式提醒。

  顾国华神情复杂,眼神飘忽,正要开口。

  一旁的刘院长却狠狠地一跺脚,咬牙切齿的对呆滞中的老郑呵斥道。

  “老郑,几十年朋友一场,我们都是在为你好,若你听劝,立刻去追回陈东道歉,否则你大祸临头!”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