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8章 虚情假意?请你离开这里!

第128章 虚情假意?请你离开这里!

  轰隆!

  一语惊人。

  瞬间让堂屋中的气氛凝固。

  顾国华神情有些发冷。

  顾清影的母亲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孟大人和刘院长也是满脸错愕。

  “郑叔叔,陈东不会拿假画来送礼的。”顾清影急忙为陈东辩解。

  这是陈东第一次见她父母。

  以她的家世,父母绝不会计较陈东送的礼物的贵重程度,但如果礼物是假的,那意味就又不一样了!

  这不就成了虚情假意大不敬了吗?

  “对,老郑,你再仔细看看,别乱说。”刘院长也附和着顾清影。

  他是知道陈东身份的,这样的存在,怎么送礼还送假的?

  绝对是郑国手眼拙了!

  孟大人也说道:“老郑,你刚就扫了一眼,肯定是你看错了,你也是属驴的,脑子一热就尥蹶子吗?”

  “谁说的?”

  郑国手瞪了孟大人一眼。

  他可是国画大师,蜚声国际,一副画作至少都能拍出七位数。

  浸淫画道几十年,涉猎的古董字画也不计其数。

  寻常古董字画,他扫一眼或许会认错。

  但唐伯虎的这副《钱塘行旅图》字画,他辨别真假,仅仅一眼就足够了!

  “你……”

  孟大人眼角狂跳,下意识地斜睨了陈东一眼,对郑国手说:“你说说你个野驴子,今天可是小影带着男朋友见家长呢,你撒什么欢?”

  陈家家主的亲儿子,会送一幅假画?

  开什么国际玩笑!

  要是因为这事让陈东恼怒,陈家一令下,哪怕老郑是国画大师,也得歇菜!

  “老孟,你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郑国手严词厉色:“你当我郑国手是白给的吗?我是看不起这小子第一次见面就给老顾两口子送假画!俗话说礼轻情意重,送不起好东西,那送点便宜的真东西也行啊!”

  孟大人和刘院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心脏狂跳。

  两人对视一眼,满满的无奈。

  老郑这分明就是在刀尖上跳舞,作死呢!

  可他俩却清楚老郑的驴脾气,一旦涉及到画作上了,那是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突然。

  “郑叔叔,请指教。”陈东神情平静,微笑着说。

  这幅画是龙老帮他准备的,拿到画筒后,他也不曾拆开看过。

  但他相信,龙老给的东西,绝对不会有假!

  孟大人和刘院长同时心一沉。

  “呵!处变不惊的本事倒是挺强的。”

  郑国手冷笑了一声,满脸倨傲道:“那好,我就让你死的明白点,你拿幅假画到我面前玩,简直关公门前耍大刀!”

  说罢,他直接对着顾国华两口子一抱拳。

  “老顾,你们多担待。”

  顾国华挤出了一丝笑容,点点头。

  随即,他看向陈东的目光透着几分冷意。

  本身陈东的身份,就让他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哪怕陈东如今将鼎泰做的有声有色,可那点底蕴,还入不了顾国华的眼。

  唯独陈东的心性,让顾国华有些欣赏。

  但一幅假画,却是让他对陈东的好感全无。

  顾清影心惊胆战,紧挽着陈东的手,手心却早已经满是汗水。

  她想解释的,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根本就由不得她了!

  老郑再次拿起了《钱塘行旅图》,根本不再多看一眼,而是满脸倨傲,胸有陈竹的说:“《钱塘行旅图》是唐寅所作,以唐寅在书画界的声名,此画三年前的市价两千四百六十四万!”

  轰!

  一语出,屋中几人全都惊呆了。

  大家虽然都不差钱,但对收藏却涉猎颇浅。

  字画方面,更不如老郑这国画大师精通。

  一副画两千多万,如果是真的,那这礼物也太贵重了!

  饶是陈东也惊了一下,龙老也太阔绰了,一出手给他拿去送人的礼物,居然两千多万!

  随即,他笑了起来:“郑叔叔,我现在虽然不如在座叔伯们功成名就,但两千万的东西,我还是送的出的。”

  “年纪不小,口气倒是挺大!”

  老郑眉头倒竖,斯文的相貌此时倒是有几分狰狞愤怒。

  顾清影眸光闪烁,想到陈东的身家,两千多万确实不算什么。

  她正要开口帮陈东辩解呢。

  老郑突然冷笑着叱问陈东:“你难道没听清,我刚才说的是此画三年前的价格?”

  “听清了。”陈东平静点头。

  “具体价位两千四百六十四万,你当我是如何知道的?”

  老郑眼中精芒闪烁,冷冷一笑,厉声道:“那是因为当年这幅画拍卖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两千四百六十四万落锤,早已经被一名神秘买家,收入囊中了!”

  “而且,此画三年前落锤后,再未现世,你一个小年轻,难不成你要告诉我,当年是你拍下了这画?”

  轰隆!

  顾清影娇躯一颤,满目错愕。

  三年前……正是陈东和王楠楠结婚的那一年。

  那时候的陈东,怎么可能有两千多万去买一幅画?

  难道……真的是假画?

  刹那间,顾清影感觉眼前发黑,心仿佛被掏走似的,说不出的空落落。

  顾国华神情彻底冷了下来。

  他毫不怀疑老郑的话。

  老郑是国画大师,是这方面的专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能有假吗?

  轰隆!

  一语惊人。

  瞬间让堂屋中的气氛凝固。

  顾国华神情有些发冷。

  顾清影的母亲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孟大人和刘院长也是满脸错愕。

  “郑叔叔,陈东不会拿假画来送礼的。”顾清影急忙为陈东辩解。

  这是陈东第一次见她父母。

  以她的家世,父母绝不会计较陈东送的礼物的贵重程度,但如果礼物是假的,那意味就又不一样了!

  这不就成了虚情假意大不敬了吗?

  “对,老郑,你再仔细看看,别乱说。”刘院长也附和着顾清影。

  他是知道陈东身份的,这样的存在,怎么送礼还送假的?

  绝对是郑国手眼拙了!

  孟大人也说道:“老郑,你刚就扫了一眼,肯定是你看错了,你也是属驴的,脑子一热就尥蹶子吗?”

  “谁说的?”

  郑国手瞪了孟大人一眼。

  他可是国画大师,蜚声国际,一副画作至少都能拍出七位数。

  浸淫画道几十年,涉猎的古董字画也不计其数。

  寻常古董字画,他扫一眼或许会认错。

  但唐伯虎的这副《钱塘行旅图》字画,他辨别真假,仅仅一眼就足够了!

  “你……”

  孟大人眼角狂跳,下意识地斜睨了陈东一眼,对郑国手说:“你说说你个野驴子,今天可是小影带着男朋友见家长呢,你撒什么欢?”

  陈家家主的亲儿子,会送一幅假画?

  开什么国际玩笑!

  要是因为这事让陈东恼怒,陈家一令下,哪怕老郑是国画大师,也得歇菜!

  “老孟,你怎么还怪起我来了?”

  郑国手严词厉色:“你当我郑国手是白给的吗?我是看不起这小子第一次见面就给老顾两口子送假画!俗话说礼轻情意重,送不起好东西,那送点便宜的真东西也行啊!”

  孟大人和刘院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心脏狂跳。

  两人对视一眼,满满的无奈。

  老郑这分明就是在刀尖上跳舞,作死呢!

  可他俩却清楚老郑的驴脾气,一旦涉及到画作上了,那是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

  突然。

  “郑叔叔,请指教。”陈东神情平静,微笑着说。

  这幅画是龙老帮他准备的,拿到画筒后,他也不曾拆开看过。

  但他相信,龙老给的东西,绝对不会有假!

  孟大人和刘院长同时心一沉。

  “呵!处变不惊的本事倒是挺强的。”

  郑国手冷笑了一声,满脸倨傲道:“那好,我就让你死的明白点,你拿幅假画到我面前玩,简直关公门前耍大刀!”

  说罢,他直接对着顾国华两口子一抱拳。

  “老顾,你们多担待。”

  顾国华挤出了一丝笑容,点点头。

  随即,他看向陈东的目光透着几分冷意。

  本身陈东的身份,就让他的印象分大打折扣。

  哪怕陈东如今将鼎泰做的有声有色,可那点底蕴,还入不了顾国华的眼。

  唯独陈东的心性,让顾国华有些欣赏。

  但一幅假画,却是让他对陈东的好感全无。

  顾清影心惊胆战,紧挽着陈东的手,手心却早已经满是汗水。

  她想解释的,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根本就由不得她了!

  老郑再次拿起了《钱塘行旅图》,根本不再多看一眼,而是满脸倨傲,胸有陈竹的说:“《钱塘行旅图》是唐寅所作,以唐寅在书画界的声名,此画三年前的市价两千四百六十四万!”

  轰!

  一语出,屋中几人全都惊呆了。

  大家虽然都不差钱,但对收藏却涉猎颇浅。

  字画方面,更不如老郑这国画大师精通。

  一副画两千多万,如果是真的,那这礼物也太贵重了!

  饶是陈东也惊了一下,龙老也太阔绰了,一出手给他拿去送人的礼物,居然两千多万!

  随即,他笑了起来:“郑叔叔,我现在虽然不如在座叔伯们功成名就,但两千万的东西,我还是送的出的。”

  “年纪不小,口气倒是挺大!”

  老郑眉头倒竖,斯文的相貌此时倒是有几分狰狞愤怒。

  顾清影眸光闪烁,想到陈东的身家,两千多万确实不算什么。

  她正要开口帮陈东辩解呢。

  老郑突然冷笑着叱问陈东:“你难道没听清,我刚才说的是此画三年前的价格?”

  “听清了。”陈东平静点头。

  “具体价位两千四百六十四万,你当我是如何知道的?”

  老郑眼中精芒闪烁,冷冷一笑,厉声道:“那是因为当年这幅画拍卖的时候,我就在现场,两千四百六十四万落锤,早已经被一名神秘买家,收入囊中了!”

  “而且,此画三年前落锤后,再未现世,你一个小年轻,难不成你要告诉我,当年是你拍下了这画?”

  轰隆!

  顾清影娇躯一颤,满目错愕。

  三年前……正是陈东和王楠楠结婚的那一年。

  那时候的陈东,怎么可能有两千多万去买一幅画?

  难道……真的是假画?

  刹那间,顾清影感觉眼前发黑,心仿佛被掏走似的,说不出的空落落。

  顾国华神情彻底冷了下来。

  他毫不怀疑老郑的话。

  老郑是国画大师,是这方面的专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能有假吗?

  “陈东,叔叔真没想到你现在居然这样的虚与委蛇!”

  顾国华沉声说道:“当年叔叔见你的时候,你可还是个诚实聪明的孩子啊!”

  “顾叔叔……”陈东神情有些慌乱。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顾国华怒而挥手:“小影喜欢你,我才答应和她母亲见你一面,以我顾国华的家世,绝不会在意你送的礼物的轻贱贵重,但求一个真字,你拿这样的东西来,是想干嘛?是想告诉我,你对我家小影也是虚情假意?”

  “老顾,少说两句,万一陈东不小心眼拙了呢?”刘院长急忙劝阻。

  孟大人更是轻推了一把老郑,一个劲的递眼色:“老郑,你才看一眼,哪能看那么准,再看看,仔细看看,万一你眼拙了,冤枉了陈东呢?”

  他知道陈东身份,更是亲眼目睹过陈家家主为了陈东誓要将陈家老太太供进祖宗祠堂的场面。

  若是旁人送这画,孟大人绝对会选择相信老郑。

  可送画的是陈东,这画能有假吗?

  普天之下,有陈家人搞不到的画作?

  “老孟,你再质疑我,别怪我跟你翻脸!”老郑气势汹汹,怒视孟大人:“假的!我说这画是假的那就是假的!绝对真不了!”

  孟大人神情一窒,恨不得捶胸顿足。

  就在这时。

  顾国华愤怒道。

  “陈东,请你离开这里!”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