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124章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第124章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当陈东被昆仑和龙老扶着走出竹林小院的时候。

  两鬓斑白的中年人,正站在小溪桥头等待着。

  “尽快送陈少去医院吧。”

  两鬓斑白的中年人平静开口。

  “多谢大人。”

  陈东笑着对中年人点点头:“今晚叨扰了。”

  这位可是连周雁秋都得马首是瞻的存在,他不想平白得罪,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望着陈东三人离开的方向,两鬓斑白的中年人目光渐渐深邃。

  半晌,他微微一笑:“不曾想,我这一隅之地,居然隐藏着陈家这位幼龙,以陈家家主今日的态度,幼龙不久就要龙腾四海了吧?”

  离开四印会所。

  昆仑将劳斯莱斯愣是开出了跑车的感觉。:

  刚才在竹林小院耽搁的时间挺长的,陈东的伤口一直流血,此时脸色已经惨白了,如果不尽快赶到医院治疗,恐怕凶多吉少。

  陈老太太一开始想诵念一百遍《地藏菩萨本愿经》让陈东失血过多而死,不可谓不狠毒!

  好在赶到医院后,及时抢救,陈东并没有什么大碍。

  病房内,陈东虚弱地看着紧张的龙老和昆仑,微微一笑:“我已经没事了,你俩怎么还哭丧着脸呢?”

  龙老和昆仑对视一眼,却没多。

  陈东知道身份悬殊,如果他出事了,哪怕龙老和昆仑在父亲那再得信任,也会被殃及。

  所以他直接岔开了这个话题:“你们说,这件事算完了吗?”

  今晚父亲的出现,直接以霸道之姿撵走了陈老太太。

  霸道的连家规都不顾,甚至直威胁要“送走”陈老太太。

  但对陈家人,陈东是真的看不透。

  一个超然物外的隐世家族,一个能让族人无视规则,视常人性命如蝼蚁的存在。

  陈老太太真的会被父亲三两语威胁的偃旗息鼓?

  “老奴觉得还没有。”

  龙老目光深沉,神情凝重:“陈家派系复杂,上有陈老太太超然物外,下有一群精英有继承者资格翘首以盼着家主之位,中间也有各个派系相互制衡。”

  果然!

  陈东无奈一笑。

  恍惚间,他忽然有些心中动容。

  陈家复杂到这种地步,当初父亲还是让龙老来了。

  不仅救了母亲,还让他拥有了继承者资格。

  其中意味,不可谓不深。

  ……

  天门山别墅。

  周雁秋捻着雪茄,仿佛雕塑般站在窗前,眺望着外边的夜景。

  袅袅烟气,从燃烧殆尽的雪茄上升起。

  地上还散落着雪茄烟灰。

  这个姿势,他已经保持了将近一个小时。

  咚咚!

  敲门声响起。

  将周雁秋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

  “老爷,陈老太乘专机连夜离开了。”门外,老管家的声音响起。

  “走了?!”

  周雁秋脸色大变,急问道:“陈东怎么样了?”

  “陈东进四印会所前故意将伤口弄破,现在已经离开四印会所,去医院治疗了。”老管家说。

  轰隆!

  周雁秋如遭雷击。

  他摘下金丝眼镜,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就没,就没发生别的什么?或者说……陈东身上有没有别的伤势?”

  以他的阅历,自然知道陈东进四印会所前弄破伤口是什么意思。

  但如果进去再出来时,没有别的伤势,那意味饶是他将震惊。

  老管家说:“没有。”

  “不可能!”

  周雁秋震惊的眼睛圆瞪,身子一软,瘫坐在了椅子上:“这怎么可能?绝不可能的……”

  一遍遍的呢喃着,仿佛癔症一般。

  陈家老太太那么大的阵仗降临本市,又有陈天生提前跟他打招呼让他接待。

  陈老太太分明就是奔着陈东来兴师问罪,为陈天生出头的。

  可现在,陈东“平安无事”的回了医院。

  陈老太太却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简直开玩笑!

  “老爷,消息反复确认过,不会有误的。”老管家的话,仿佛一盆凉水,让周雁秋彻底冷静了下来。

  灯光下,他坐在椅子上,眼神深邃的仿佛黑洞一般。

  许久之后,他才苦涩一笑,重新戴起了金丝眼镜:“这次,真的是我下错注了?”

  他对着屋外喊道:“通知下去,明日起,撤销对鼎泰的供货抵制!”

  ……

  后边的几天,风平浪静。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不过本市所有材料商撤销抵制鼎泰,倒是让陈东哭笑不得。

  陈东也清楚,这是倒戈后的周雁秋,选择骑墙的结果。

  他也不在意,周雁秋愿意骑墙就骑墙吧,反正不让周雁秋落脚到他这边就行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以前他对周雁秋还心怀感恩,周雁秋也确确实实帮他。

  陈天生的出现,如果不是因为母亲,他铤而走险逼走了陈天生。

  后续如果陈天生在本市和他纠缠起来,周雁秋绝对不会对他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随着抵制撤销,当初周雁秋帮着找来的外地供货商也再次登门鼎泰。

  不过陈东直接让小马拒绝了,并且在公司官网上发布了一条信息。

  宣告所有材料商,城西棚户区改造项目往后的材料供应和英立达成独家合作!

  这样一来,也彻底打消了

  当陈东被昆仑和龙老扶着走出竹林小院的时候。

  两鬓斑白的中年人,正站在小溪桥头等待着。

  “尽快送陈少去医院吧。”

  两鬓斑白的中年人平静开口。

  “多谢大人。”

  陈东笑着对中年人点点头:“今晚叨扰了。”

  这位可是连周雁秋都得马首是瞻的存在,他不想平白得罪,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望着陈东三人离开的方向,两鬓斑白的中年人目光渐渐深邃。

  半晌,他微微一笑:“不曾想,我这一隅之地,居然隐藏着陈家这位幼龙,以陈家家主今日的态度,幼龙不久就要龙腾四海了吧?”

  离开四印会所。

  昆仑将劳斯莱斯愣是开出了跑车的感觉。:

  刚才在竹林小院耽搁的时间挺长的,陈东的伤口一直流血,此时脸色已经惨白了,如果不尽快赶到医院治疗,恐怕凶多吉少。

  陈老太太一开始想诵念一百遍《地藏菩萨本愿经》让陈东失血过多而死,不可谓不狠毒!

  好在赶到医院后,及时抢救,陈东并没有什么大碍。

  病房内,陈东虚弱地看着紧张的龙老和昆仑,微微一笑:“我已经没事了,你俩怎么还哭丧着脸呢?”

  龙老和昆仑对视一眼,却没多。

  陈东知道身份悬殊,如果他出事了,哪怕龙老和昆仑在父亲那再得信任,也会被殃及。

  所以他直接岔开了这个话题:“你们说,这件事算完了吗?”

  今晚父亲的出现,直接以霸道之姿撵走了陈老太太。

  霸道的连家规都不顾,甚至直威胁要“送走”陈老太太。

  但对陈家人,陈东是真的看不透。

  一个超然物外的隐世家族,一个能让族人无视规则,视常人性命如蝼蚁的存在。

  陈老太太真的会被父亲三两语威胁的偃旗息鼓?

  “老奴觉得还没有。”

  龙老目光深沉,神情凝重:“陈家派系复杂,上有陈老太太超然物外,下有一群精英有继承者资格翘首以盼着家主之位,中间也有各个派系相互制衡。”

  果然!

  陈东无奈一笑。

  恍惚间,他忽然有些心中动容。

  陈家复杂到这种地步,当初父亲还是让龙老来了。

  不仅救了母亲,还让他拥有了继承者资格。

  其中意味,不可谓不深。

  ……

  天门山别墅。

  周雁秋捻着雪茄,仿佛雕塑般站在窗前,眺望着外边的夜景。

  袅袅烟气,从燃烧殆尽的雪茄上升起。

  地上还散落着雪茄烟灰。

  这个姿势,他已经保持了将近一个小时。

  咚咚!

  敲门声响起。

  将周雁秋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

  “老爷,陈老太乘专机连夜离开了。”门外,老管家的声音响起。

  “走了?!”

  周雁秋脸色大变,急问道:“陈东怎么样了?”

  “陈东进四印会所前故意将伤口弄破,现在已经离开四印会所,去医院治疗了。”老管家说。

  轰隆!

  周雁秋如遭雷击。

  他摘下金丝眼镜,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就没,就没发生别的什么?或者说……陈东身上有没有别的伤势?”

  以他的阅历,自然知道陈东进四印会所前弄破伤口是什么意思。

  但如果进去再出来时,没有别的伤势,那意味饶是他将震惊。

  老管家说:“没有。”

  “不可能!”

  周雁秋震惊的眼睛圆瞪,身子一软,瘫坐在了椅子上:“这怎么可能?绝不可能的……”

  一遍遍的呢喃着,仿佛癔症一般。

  陈家老太太那么大的阵仗降临本市,又有陈天生提前跟他打招呼让他接待。

  陈老太太分明就是奔着陈东来兴师问罪,为陈天生出头的。

  可现在,陈东“平安无事”的回了医院。

  陈老太太却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简直开玩笑!

  “老爷,消息反复确认过,不会有误的。”老管家的话,仿佛一盆凉水,让周雁秋彻底冷静了下来。

  灯光下,他坐在椅子上,眼神深邃的仿佛黑洞一般。

  许久之后,他才苦涩一笑,重新戴起了金丝眼镜:“这次,真的是我下错注了?”

  他对着屋外喊道:“通知下去,明日起,撤销对鼎泰的供货抵制!”

  ……

  后边的几天,风平浪静。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不过本市所有材料商撤销抵制鼎泰,倒是让陈东哭笑不得。

  陈东也清楚,这是倒戈后的周雁秋,选择骑墙的结果。

  他也不在意,周雁秋愿意骑墙就骑墙吧,反正不让周雁秋落脚到他这边就行了。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以前他对周雁秋还心怀感恩,周雁秋也确确实实帮他。

  陈天生的出现,如果不是因为母亲,他铤而走险逼走了陈天生。

  后续如果陈天生在本市和他纠缠起来,周雁秋绝对不会对他有丝毫的心慈手软。

  随着抵制撤销,当初周雁秋帮着找来的外地供货商也再次登门鼎泰。

  不过陈东直接让小马拒绝了,并且在公司官网上发布了一条信息。

  宣告所有材料商,城西棚户区改造项目往后的材料供应和英立达成独家合作!

  这样一来,也彻底打消了

  那些墙头草一样的材料商的觊觎。

  转眼,就到了月底最后一天。

  病房内。

  小马带着一大堆公司文件,正对陈东做着汇报。

  “东哥,你真决定明天我们同时开启预售三个楼盘?”

  汇报完毕后,小马担心地问道。

  一个公司并不是不可以同时预售多个楼盘。

  但类似鼎泰这样的,在同一片地区,同时预售三个楼盘,确实很少见。

  而且冒的风险也很大,同时预售势必会分散热度和购房者的注意力。

  “确定了。”

  陈东点点头:“同时预售是为了尽快资金回笼,虽然会降低热度,不会出现上次龙庭花园一天售空的火爆,但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以鼎泰现在在本市的风平和城西的火热,也不会降低多少的。”

  “好的。”

  小马不再多问,看了看陈东身上的伤势:“那明天的预售剪彩仪式……”

  陈东低头看了看,笑着说:“这点伤不碍事的,明天准时出席,你先回去忙吧。”

  等小马离开后。

  陈东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少爷,想什么呢?”龙老问。

  陈东挑了挑眉:“明天就是月初了,小影应该也要带着她父母回来了吧。”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