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79章 鸿门宴

第79章 鸿门宴

  利津医院。

  昆仑被送进了抢救室。

  医生也给陈东和范璐处理了伤势。

  两人坐在抢救室门外。

  范璐忧心忡忡,满脸都写满了担心。

  而陈东,则闭目坐着,左手轻轻地把玩着右手指节上缠绕的纱布。

  等了半个小时,昆仑总算被推了出来。

  这让范璐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

  而陈东也停止了把玩纱布,睁开了眼睛。

  将昆仑安置在病房后,陈东交代了一番,便转身离开。

  从头到尾,都没过问详细的工地事情。:

  “我没事,你去跟少爷说一下吧。”昆仑笑着安慰着惊疑不定的范璐。

  他知道,范璐是在担心因为今天的事,而被陈东辞职。

  范璐现在的处境,真的不能丢工作。

  “可,陈先生会听吗?他应该要辞了我……”范璐眼睛泛红,忐忑地双手攥着衣角。

  “少爷不是那样的人,他只是不会刻意的打听人的私事。”昆仑微微一笑:“去吧。”

  范璐犹豫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追了出去。

  昆仑望着天花板,目光深邃地欣慰一笑:“刚才的少爷,还真像当年老爷的样子呢……”

  范璐很忐忑,以至于追出病房时,脚步都有些踉跄,呼吸急促,俏脸泛着红。

  当她跑到利津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陈东上车,她情急之下,就大叫了一声。

  陈东从保时捷911里走了出来,关上车门,指了指医院小花园里的休息椅。

  医院里的小花园,是供住院病人散步的地方。

  这时候正好是午后,小花园里人很少,显得很僻静。

  落座到椅子上后,陈东微笑着看着紧张的范璐:“有事?”

  范璐低着头,攥着衣角,犹豫不定。

  “没事?那我先走了,公司里还有事。”

  陈东起身走了两步,仿佛是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对范璐笑道:“对了,照顾了昆仑你可别把我妈忘了,昆仑那憨憨皮糙肉厚,饿个一两顿没事,我妈可不能饿的。”

  范璐惊喜的抬头,泛红的眼睛里瞬间噙起了泪光。

  陈东的话,分明是告诉她,不会因为今天的事,辞退她!

  “谢谢,谢谢陈先生……我一定照顾好阿姨的。”

  范璐又激动又开心,可眼睛里的泪水,却止不住的往外流。

  陈东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他没打算问。

  这是范璐的个人隐私,他和范璐是雇佣关系,用不着分毫必究。

  如果愿意说,范璐刚才就不会扭捏低着头犹豫不定了。

  更何况,他虽然和范璐交际不深,但他相信昆仑。

  昆仑都舍命保范璐了,那事情也没问出来的必要。

  在车上的时候,陈东给顾清影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

  他可不想让顾清影太担心。

  只是,刚回到公司,陈东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你好陈先生,我们尊龙房地产的老板周尊龙,想邀约你今晚共进午餐,对于今天海天别院工地的事,他深感歉意。”

  冰冷的声音,让陈东一点也感觉不到所谓的“歉意”。

  他笑了笑:“好啊,时间地点。”

  “泰山大酒店,二楼山海阁!”

  啪!

  挂掉电话,陈东冷冷一笑。

  鸿门宴摆的一点都不掩饰吗?

  揉了揉鼻子,他便忙工作了。

  既然周尊龙邀约了,他是一定要去的,一身西装打架的时候完全报废了,得找周尊龙报销。

  至于别的,他没有担心。

  鼎泰虽然现在如日中天,但确实和尊龙房地产有些差距。

  不过,鼎泰超过尊龙,只是时间问题。

  他如果真的怕的话,在海天别院工地上时,也就不会直接动手了。

  至于晚上的鸿门宴,周尊龙用什么手段,他也早就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他的人,别人敢动,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得废掉!

  没一会儿呢,周雁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陈东笑了笑,接通了电话。

  “陈东,需要帮忙吗?”

  没有多余的寒暄,刚一接通,周雁秋就开门见山。

  “您也知道了?”陈东洒然一笑,在本市,周雁秋就是手眼通天的存在,更何况刚才的事场面一点也不小了。

  “你小子还能笑出来呢?”

  周雁秋埋怨了一句:“周尊龙连我都得忌惮三分,你小子倒好,直接去人家地盘,放倒了十几个人,还把他堂弟腿打断了,我说你小子以前在我手底下的时候,咋没这么能打呢?”

  “他们打我的人了,我还不能打回去,这算什么道理?”陈东笑着说。

  电话里,周雁秋叹息了一声,沉默了几秒。

  然后,才缓缓说道:“你做好准备,周尊龙手黑心黑的,这些年我和他商场上交锋,他没少用手段,手底下一批亡命徒,泰山酒店今晚山海阁的宴席,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陈东神情一窒,不由得有些动容。

  抛开周雁秋这么做,背后的目的不谈。

  今晚可是鸿门宴,周雁秋愿意陪他走一遭,就算有目的,一般人也没这胆量的。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去,没事的。”

  陈东笑着回应道。

  “那行,记住了,有事的话,立刻打我的电话,我虽然忌惮周尊龙三分,但真动手

  利津医院。

  昆仑被送进了抢救室。

  医生也给陈东和范璐处理了伤势。

  两人坐在抢救室门外。

  范璐忧心忡忡,满脸都写满了担心。

  而陈东,则闭目坐着,左手轻轻地把玩着右手指节上缠绕的纱布。

  等了半个小时,昆仑总算被推了出来。

  这让范璐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

  而陈东也停止了把玩纱布,睁开了眼睛。

  将昆仑安置在病房后,陈东交代了一番,便转身离开。

  从头到尾,都没过问详细的工地事情。:

  “我没事,你去跟少爷说一下吧。”昆仑笑着安慰着惊疑不定的范璐。

  他知道,范璐是在担心因为今天的事,而被陈东辞职。

  范璐现在的处境,真的不能丢工作。

  “可,陈先生会听吗?他应该要辞了我……”范璐眼睛泛红,忐忑地双手攥着衣角。

  “少爷不是那样的人,他只是不会刻意的打听人的私事。”昆仑微微一笑:“去吧。”

  范璐犹豫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追了出去。

  昆仑望着天花板,目光深邃地欣慰一笑:“刚才的少爷,还真像当年老爷的样子呢……”

  范璐很忐忑,以至于追出病房时,脚步都有些踉跄,呼吸急促,俏脸泛着红。

  当她跑到利津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陈东上车,她情急之下,就大叫了一声。

  陈东从保时捷911里走了出来,关上车门,指了指医院小花园里的休息椅。

  医院里的小花园,是供住院病人散步的地方。

  这时候正好是午后,小花园里人很少,显得很僻静。

  落座到椅子上后,陈东微笑着看着紧张的范璐:“有事?”

  范璐低着头,攥着衣角,犹豫不定。

  “没事?那我先走了,公司里还有事。”

  陈东起身走了两步,仿佛是突然想起什么,转身对范璐笑道:“对了,照顾了昆仑你可别把我妈忘了,昆仑那憨憨皮糙肉厚,饿个一两顿没事,我妈可不能饿的。”

  范璐惊喜的抬头,泛红的眼睛里瞬间噙起了泪光。

  陈东的话,分明是告诉她,不会因为今天的事,辞退她!

  “谢谢,谢谢陈先生……我一定照顾好阿姨的。”

  范璐又激动又开心,可眼睛里的泪水,却止不住的往外流。

  陈东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他没打算问。

  这是范璐的个人隐私,他和范璐是雇佣关系,用不着分毫必究。

  如果愿意说,范璐刚才就不会扭捏低着头犹豫不定了。

  更何况,他虽然和范璐交际不深,但他相信昆仑。

  昆仑都舍命保范璐了,那事情也没问出来的必要。

  在车上的时候,陈东给顾清影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

  他可不想让顾清影太担心。

  只是,刚回到公司,陈东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你好陈先生,我们尊龙房地产的老板周尊龙,想邀约你今晚共进午餐,对于今天海天别院工地的事,他深感歉意。”

  冰冷的声音,让陈东一点也感觉不到所谓的“歉意”。

  他笑了笑:“好啊,时间地点。”

  “泰山大酒店,二楼山海阁!”

  啪!

  挂掉电话,陈东冷冷一笑。

  鸿门宴摆的一点都不掩饰吗?

  揉了揉鼻子,他便忙工作了。

  既然周尊龙邀约了,他是一定要去的,一身西装打架的时候完全报废了,得找周尊龙报销。

  至于别的,他没有担心。

  鼎泰虽然现在如日中天,但确实和尊龙房地产有些差距。

  不过,鼎泰超过尊龙,只是时间问题。

  他如果真的怕的话,在海天别院工地上时,也就不会直接动手了。

  至于晚上的鸿门宴,周尊龙用什么手段,他也早就做好了迎接的准备。

  他的人,别人敢动,就算是天王老子,他也得废掉!

  没一会儿呢,周雁秋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陈东笑了笑,接通了电话。

  “陈东,需要帮忙吗?”

  没有多余的寒暄,刚一接通,周雁秋就开门见山。

  “您也知道了?”陈东洒然一笑,在本市,周雁秋就是手眼通天的存在,更何况刚才的事场面一点也不小了。

  “你小子还能笑出来呢?”

  周雁秋埋怨了一句:“周尊龙连我都得忌惮三分,你小子倒好,直接去人家地盘,放倒了十几个人,还把他堂弟腿打断了,我说你小子以前在我手底下的时候,咋没这么能打呢?”

  “他们打我的人了,我还不能打回去,这算什么道理?”陈东笑着说。

  电话里,周雁秋叹息了一声,沉默了几秒。

  然后,才缓缓说道:“你做好准备,周尊龙手黑心黑的,这些年我和他商场上交锋,他没少用手段,手底下一批亡命徒,泰山酒店今晚山海阁的宴席,要不我和你一起去?”

  陈东神情一窒,不由得有些动容。

  抛开周雁秋这么做,背后的目的不谈。

  今晚可是鸿门宴,周雁秋愿意陪他走一遭,就算有目的,一般人也没这胆量的。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去,没事的。”

  陈东笑着回应道。

  “那行,记住了,有事的话,立刻打我的电话,我虽然忌惮周尊龙三分,但真动手

  了,周尊龙也不敢造次。”周雁秋的声音里透着几分豪气。

  “谢谢周总。”

  挂掉电话后,陈东不再思索今晚的鸿门宴,专注的工作着。

  而在另一边,奢华宽敞的办公室。

  周雁秋挂掉电话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自嘲一笑:“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和周尊龙斗了这么多年,现在倒好,曾经手底下的年轻人,愣是把周尊龙给一巴掌拍在沙滩上了。”

  揉了揉太阳穴,周雁秋眸光深邃。

  “龙老啊龙老,你走了,陈东的胆子倒是更大了,我这附庸者倒是越来越看不清局势了,帮还是不帮?”

  把玩着手机,指尖轻轻地敲击着桌面。

  诺大的办公室,除了指尖敲击桌面的声音,再无别的声音。

  最后周雁秋笑了笑,犹豫不定的眼神终于变得坚定起来。

  一直忙到下午六点。

  陈东收尾了下工作,便离开了公司。

  先开车到英立建材将车还给了顾清影。

  鸿门宴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顾清影。

  和顾清影简单讲了讲今天工地的事情,安抚了几句,他便离开。

  坐上出租车,独自前往泰山大酒店。

  夜幕……也渐渐降临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