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43章 救兵

第43章 救兵

  等陈东离开公司后。

  小马率先拍了拍手:“各位都听到了?东哥一定能解决的,上次东哥说城西改造项目不会亏,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吧?大家要相信东哥,咱们可得加把劲,都工作起来!”

  闻,心慌不定的员工们纷纷露出了笑容。

  经历了陈东收购鼎泰,城西房价逆市上扬的事情后。

  所有员工,无形中对陈东的信服都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天门山半山别墅区。

  一辆出租车疾驰而来,停在了一栋别墅大门前。

  陈东下了车,看了眼面前的别墅,又看向不远处的另一栋别墅。

  他记得,那边那栋,就是他买下来的。

  自信的笑了笑:“蒋天养,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你想只手遮天,怕是有些人,你遮不住!”

  从昨晚昆仑说的事情,和今中午出现的突变。:

  陈东很容易就猜到十有八九是蒋天养在搞鬼。

  陈家的底蕴,他并不清楚。

  但从紫荆花银行卡管中窥豹,绝对不是本市的那些土财主能比的。

  蒋天养留在了本市,只要舍得花钱,想让材料商抵制鼎泰,很容易。

  不过,他不认为这栋别墅的主人,是蒋天养能收买的。

  整理了下西装,陈东迈步走进别墅。

  因为早就电话预约,所以别墅管家并未询问,见到陈东后,直接将其恭敬地领进别墅客厅。

  悠扬的古典乐回响着。

  让古色古香的别墅风格,更加古韵盎然,足以显示出主人的文化底蕴。

  “老爷,陈东先生到了。”

  管家恭敬地对客厅沙发上的那个男人说道。

  那男人急忙起身,快步走来。

  金丝眼镜下的眼睛,闪烁着精芒。

  正是周雁秋。

  “周总。”陈东喊道。

  周雁秋没有丝毫架子,满脸笑容,拉着陈东:“陈东快过来坐,到了我这,就当时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我以前就看中你小子,如今你有了成就,怎么还在我这客气了?”

  一番话,显然是没有将上次李大宝的事放在心上。

  陈东面带微笑,跟着周雁秋走进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被抵制的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周雁秋。

  周雁秋可是本市豪雄,手段人脉能力,都是顶级的。

  而且,周雁秋本来就还有一家自己一手经营的地产公司。

  就连陈东都不知道周雁秋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只是依照往日经验管中窥豹,对其有所猜测而已。

  蒋天养以为收买了本市全部材料商,就能强龙压过他这条地头蛇。

  但蒋天养绝对收买不了周雁秋这位本市强龙!

  龙老虽然走了,可龙老上次对周雁秋的余威还在。

  借力打力的手法,陈东也会玩!

  更何况,上次让李大宝赔罪的饭局,他从头到尾可都没和周雁秋撕破脸呢。

  “饮茶,饮茶,这是我托朋友买的顶级老普洱,一饼茶要五十万呢,味道不错。”周雁秋笑着为陈东倒茶。

  “谢谢周总。”

  陈东笑着道谢,转而说道:“周总,电话里我已经向你说过了,请周总这次一定要帮忙,否则鼎泰真的就大劫临头了。”

  没有多余的寒暄,开门见山。

  但陈东的语气,却是不卑不亢。

  因为他清楚,借力打力,如果真的将自己身段放低太多,反而会将力打在自己身上。

  周雁秋……终究是商人。

  果然。

  周雁秋品了一口茶,问道:“龙老呢?”

  陈东笑了笑:“龙老只是我的贵人,我若是一遇到事,就请他老人家出手,那他提携栽培我,就没意义了。”

  “哈哈哈……说的对。”

  周雁秋笑了笑,眼中光芒闪烁:“就像我当年提携你一样,如果不给你施展拳脚的机会,也就没有三年让你当上副总的结果了。”

  放下茶杯,周雁秋挥了挥手:“其实你来的路上,我已经帮你联系了三家外地材料商,以他们的实力,供货城西改造项目,并不难,只是付款和报价的话,应该会比本市的要严苛一些。”

  “我懂,救人之急,钱不是问题。”

  陈东点点头,对着周雁秋抱拳感谢道:“这次还多谢周总急人之所急了,这份情,陈东记住了。”

  “哪里的话,你小子是我一手提起来的,还能看着你栽跟头不成?商场如战场,哪有不被人使绊子挖坑的时候?互帮互助嘛。”

  周雁秋无所谓的说,示意陈东继续品茶。

  陈东却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起身道:“既然周总答应帮忙,那我就先回鼎泰了,还有很多事要忙着,不能松懈。”

  “好,散架材料商的报价合约我等下电子邮件发给你,你自己选一家,然后去和他们签定。”

  离开了别墅。

  阳光照在身上,让陈东感觉暖洋洋的。

  可他的身后,却早已经被汗湿了。

  回头看了一眼别墅,陈东目光深邃地笑了笑。

  刚才如果稍微露怯,或者与周雁秋聊得多一点,都有可能暴露龙老离开的事情。

  上次李大宝仅仅是搞了那么点手段,就能让龙老亲自出手,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龙老却不见周雁秋。

  真仔细揣摩下,其中意味就深了。

  周雁秋是商人,商人重利,如果知道龙老离开了本市,帮不帮,可就得看

  等陈东离开公司后。

  小马率先拍了拍手:“各位都听到了?东哥一定能解决的,上次东哥说城西改造项目不会亏,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吧?大家要相信东哥,咱们可得加把劲,都工作起来!”

  闻,心慌不定的员工们纷纷露出了笑容。

  经历了陈东收购鼎泰,城西房价逆市上扬的事情后。

  所有员工,无形中对陈东的信服都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天门山半山别墅区。

  一辆出租车疾驰而来,停在了一栋别墅大门前。

  陈东下了车,看了眼面前的别墅,又看向不远处的另一栋别墅。

  他记得,那边那栋,就是他买下来的。

  自信的笑了笑:“蒋天养,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你想只手遮天,怕是有些人,你遮不住!”

  从昨晚昆仑说的事情,和今中午出现的突变。:

  陈东很容易就猜到十有八九是蒋天养在搞鬼。

  陈家的底蕴,他并不清楚。

  但从紫荆花银行卡管中窥豹,绝对不是本市的那些土财主能比的。

  蒋天养留在了本市,只要舍得花钱,想让材料商抵制鼎泰,很容易。

  不过,他不认为这栋别墅的主人,是蒋天养能收买的。

  整理了下西装,陈东迈步走进别墅。

  因为早就电话预约,所以别墅管家并未询问,见到陈东后,直接将其恭敬地领进别墅客厅。

  悠扬的古典乐回响着。

  让古色古香的别墅风格,更加古韵盎然,足以显示出主人的文化底蕴。

  “老爷,陈东先生到了。”

  管家恭敬地对客厅沙发上的那个男人说道。

  那男人急忙起身,快步走来。

  金丝眼镜下的眼睛,闪烁着精芒。

  正是周雁秋。

  “周总。”陈东喊道。

  周雁秋没有丝毫架子,满脸笑容,拉着陈东:“陈东快过来坐,到了我这,就当时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我以前就看中你小子,如今你有了成就,怎么还在我这客气了?”

  一番话,显然是没有将上次李大宝的事放在心上。

  陈东面带微笑,跟着周雁秋走进客厅,坐到了沙发上。

  被抵制的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周雁秋。

  周雁秋可是本市豪雄,手段人脉能力,都是顶级的。

  而且,周雁秋本来就还有一家自己一手经营的地产公司。

  就连陈东都不知道周雁秋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只是依照往日经验管中窥豹,对其有所猜测而已。

  蒋天养以为收买了本市全部材料商,就能强龙压过他这条地头蛇。

  但蒋天养绝对收买不了周雁秋这位本市强龙!

  龙老虽然走了,可龙老上次对周雁秋的余威还在。

  借力打力的手法,陈东也会玩!

  更何况,上次让李大宝赔罪的饭局,他从头到尾可都没和周雁秋撕破脸呢。

  “饮茶,饮茶,这是我托朋友买的顶级老普洱,一饼茶要五十万呢,味道不错。”周雁秋笑着为陈东倒茶。

  “谢谢周总。”

  陈东笑着道谢,转而说道:“周总,电话里我已经向你说过了,请周总这次一定要帮忙,否则鼎泰真的就大劫临头了。”

  没有多余的寒暄,开门见山。

  但陈东的语气,却是不卑不亢。

  因为他清楚,借力打力,如果真的将自己身段放低太多,反而会将力打在自己身上。

  周雁秋……终究是商人。

  果然。

  周雁秋品了一口茶,问道:“龙老呢?”

  陈东笑了笑:“龙老只是我的贵人,我若是一遇到事,就请他老人家出手,那他提携栽培我,就没意义了。”

  “哈哈哈……说的对。”

  周雁秋笑了笑,眼中光芒闪烁:“就像我当年提携你一样,如果不给你施展拳脚的机会,也就没有三年让你当上副总的结果了。”

  放下茶杯,周雁秋挥了挥手:“其实你来的路上,我已经帮你联系了三家外地材料商,以他们的实力,供货城西改造项目,并不难,只是付款和报价的话,应该会比本市的要严苛一些。”

  “我懂,救人之急,钱不是问题。”

  陈东点点头,对着周雁秋抱拳感谢道:“这次还多谢周总急人之所急了,这份情,陈东记住了。”

  “哪里的话,你小子是我一手提起来的,还能看着你栽跟头不成?商场如战场,哪有不被人使绊子挖坑的时候?互帮互助嘛。”

  周雁秋无所谓的说,示意陈东继续品茶。

  陈东却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起身道:“既然周总答应帮忙,那我就先回鼎泰了,还有很多事要忙着,不能松懈。”

  “好,散架材料商的报价合约我等下电子邮件发给你,你自己选一家,然后去和他们签定。”

  离开了别墅。

  阳光照在身上,让陈东感觉暖洋洋的。

  可他的身后,却早已经被汗湿了。

  回头看了一眼别墅,陈东目光深邃地笑了笑。

  刚才如果稍微露怯,或者与周雁秋聊得多一点,都有可能暴露龙老离开的事情。

  上次李大宝仅仅是搞了那么点手段,就能让龙老亲自出手,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龙老却不见周雁秋。

  真仔细揣摩下,其中意味就深了。

  周雁秋是商人,商人重利,如果知道龙老离开了本市,帮不帮,可就得看

  他怎么揣摩利益了。

  龙老在与不在,也决定了周雁秋对他的态度。

  就在陈东离开别墅的时候。

  周雁秋却是放下了茶杯,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意味深长的呢喃道:“陈东啊,我赌了一辈子,但愿这次买大小,我没有买错,龙老离开了本市,我赌你这一把,他回来后,一定能记住我的人情吧?”

  而在鼎泰公司楼下。

  保时捷911疾驰而来,一脚急刹,直接停进了车位里。

  顾清影急匆匆地下了车,靓丽的身影,登时引得道道惊艳目光看过来。

  不过她却视若无睹,快步跑进了大楼。

  按下电梯后,顾清影气喘吁吁,俏脸有些绯红。

  是刚才跑急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张鹤鸣又背着她参与了抵制鼎泰,这件事,她必须尽快当面对陈东说清楚,最主要的是向陈东的顶头上司解释清楚,并且和陈东一起想出解决办法。

  所以,她才亲自赶到鼎泰。

  叮!

  电梯到了。

  顾清影跑出电梯,询问前台:“您好,我是英立公司总裁顾清影,我想见见你们家的李总。”

  她一心想帮陈东,对鼎泰的了解也很少,只是依稀从一份资料上看到过,鼎泰的总裁叫李大宝。

  “李总?”前台愕然了一下。

  顾清影急了:“就是李大宝,他不在?那我想见见你们陈副总。”

  “陈副总?”

  前台表情怪异:“陈副总现在就是我们鼎泰的总裁了。”

  轰隆!

  顾清影娇躯一颤,呆住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