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1648章 杀人,我在行啊!

第1648章 杀人,我在行啊!

  当陈东走出堂屋的时候。

  外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火光冲天,已经有几处房屋被点燃。

  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在火光映照下,村民们和野蛮子激烈厮杀着,人影绰绰,刀光剑影,鲜血横飞。

  这场面,不可谓不惨烈!

  但这也是大雪原上最真实的生存法则!

  嗖!

  破风声响。

  一支箭矢掠空而来,擦着陈东左耳畔,铛啷啷钉在了门柱上,箭羽剧烈颤抖着。

  而陈东,神情却毫无变化,冷漠得仿佛覆盖着一层冷冽寒霜。

  “阿狗!”

  身后响起了老妪和狗娃子的惊呼声。

  紧跟着。

  老妪冲了出来,拽住了陈东胳膊,不由分说的就往屋里拽:“快进屋,外边危险!”

  然而。

  “奶奶小心!”

  回过神正要冲出来的狗娃子突然脸色大变。

  嗖!

  破风声骤响。

  老妪惊慌中,回头瞳孔放大。

  视线中,一支闪烁着寒光的箭矢,正朝着她激射而来。

  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啪!

  电光火石间,一只大手突然从斜刺里伸出,稳稳地抓在了箭矢箭头的位置。

  噗嗤一声!

  锋利的箭头,瞬间割破了陈东的手心皮肤,鲜血飞溅。

  有几滴鲜血更是直接迸溅到了老妪的面庞之上。

  “啊……阿狗……”

  老妪瞳孔放大到极点,嘴唇嗫喏。

  箭矢就在距离她不过咫尺的位置,被陈东一手硬生生的截停。

  偏偏,死里逃生的老妪却并无庆幸的感觉,反倒是看着那只被箭头割破,鲜血染红的大手,心疼的厉害。

  “娃子……疼啊……”

  老妪眼睛唰的就红了。

  当啷啷!

  陈东随手将箭矢扔在了地上,转身面对着激烈厮杀的人群,平静的说:“不疼!”

  老妪紧泯着嘴唇,眼泪簌簌落下。

  刚冲到门口的狗娃子却是呆立当场。

  陈东徒手接箭,让他这个普通人承受了不小的冲击。

  恍惚间,狗娃子想到了之前救活陈东时的画面。

  恰在这时。

  “狗娃子,你个崽种,还不带着奶奶躲起来!”

  人群中,奋力厮杀的阿狼一回头见到门口的一幕,顿时睚眦欲裂。

  狗娃子身躯一颤,反应过来。

  可他并未逃跑,而是目光灼灼的瞪着陈东。

  “阿狗!我们救了你的命,你还不知道报恩吗?”

  辞凿凿,声嘶力竭。

  “报恩?”

  陈东眸光闪烁,懵懂迷茫的回头看着狗娃子。

  “放屁!”

  老妪吓得脸色大变,回头怒斥狗娃子:“狗娃子,你给我闭嘴!这些野蛮子杀人不眨眼,阿狗他不是对手的!”

  在这雪原上生存了将近一辈子,她比谁都了解野蛮子们的残忍和凶悍。

  那就是一群在边界线外,穷疯了、饿凶了,不顾一切的凶兽!

  他们敢冒着被大雪龙骑军剿灭的危险,冒钱潜过边界线,就已经做好了将尸体留在这边界线内的域内了!

  在忽略生死后,这群人,那就是一群杀戮机器!

  “怎么报恩?”

  陈东徐徐问道。

  狗娃子眼睛一亮,并未理会老妪的呵斥,抬手指着外边厮杀的野蛮子,杀意凛然道:“杀人你会吧?杀了他们!”

  “狗娃子,闭嘴!”

  老妪含泪的双眼都红了。

  可狗娃子愤愤地一咬牙:“他们是来杀咱们的,不杀了他们,我们就得死!”

  单凭村里人抵挡这些野蛮子,狗娃子已经预见了最终的结局!

  千百年与域外的争斗求生存的定律中,类似这种野蛮子越界袭杀的事件,最终村子能存活下来的几率不足两成!

  他亲眼目睹了陈东从死到生的恐怖过程,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必须得赌一把!

  这个人,活过来就是非人的转变。

  或许……他能给村子带来一线生机!

  “哦。”

  陈东平静的应了一声,转头望向激烈厮杀的人群,一动不动。

  哦?!

  平静应声,却是让狗娃子和老妪瞬间呆住了。

  这算什么回应?

  饶是老妪不想陈东出手,也不禁被陈东的反应搞得有些猝不及防。

  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让人作呕。

  惨叫、喊杀声中,不断有人倒下。

  人影绰绰,刀光剑影。

  但在火光映照下,倒下的村民,比野蛮子们更多!

  说是野蛮子,

  .

  -->>

  那也是域内百姓对域外百族的统称,这些野蛮子,说到底那可是域外百族中真正的戎伍之士!

  训练有素,有备而来,突然袭杀。

  种种优势,在交战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决定了战局天平到底偏向哪边!

  就在老妪思忖着再次开口,准备劝阻陈东的时候。

  谁都没发现。

  火光映照下。

  陈东平静的五官仿佛覆盖上了刺骨寒霜,双眸渐渐眯成了一条缝,寒光闪烁着。

  他的鼻子,轻轻地耸动着。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扑涌进鼻腔,刺激着每一个细胞。

  渐渐地,眯成一条缝的双眸中,寒光却是迅猛的被一抹抹血色代替。

  “呵……杀人,我在行啊!”

  陈东半边嘴角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右手往后一招:“给我,武器!”

  “阿狗……”

  老妪羸弱的身躯猛地一震。

  狗娃子却欣喜若狂,不等老妪开口,就箭步追上了陈东,将手中的一柄柴刀放在了陈东右手上。

  只是在柴刀交替到陈东手中的时候,狗娃子却是不禁哆嗦了一下。

  在和陈东右手一触及分的这过程中,他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刺骨入髓的寒意,轰然顺着他的指尖,侵蚀他的全身。

  下一秒。

  陈东手握着柴刀,一步迈向了人群。

  一股凛然磅礴的杀意,蓦地从他身上绽放。

  置身旁观的狗娃子和老妪,在这一瞬间,突然惊悚的发现,陈东身上隐约仿佛掀起了一层淡薄的血雾,冲上了夜空。

  但祖孙两人,也只能看到陈东一个背影。

  而混乱厮杀的人群,更是无暇顾及缓步迈入战场中的陈东。

  谁都没看到,陈东双眸血光跳动着,却是伸出舌头,恍若鬼魅一般,舔了舔扯起的嘴唇。

  “鲜血的味道……真好!”

  伴随着一声喃喃。

  嗡!

  一簇淡薄的血雾,瞬间包裹住了陈东右手中的柴刀。

  劲风乍起。

  “啊!”

  伴随着周遭几声惊恐尖叫。

  一颗野蛮子的人头,直接飞上了天空。

  而无头的尸首,依旧屹立在原地,鲜血如泉,喷了几米高……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