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胜者为王 > 第1645章 心有所爱,甘愿低头

第1645章 心有所爱,甘愿低头

  辞凿凿,坚定无比。

  “少夫人……”

  龙老神色一窒,心中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你,你不是去大洋彼岸了吗?”

  问出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当时陈东为了逼走顾清影,用的手段不可谓不狠厉,甚至可以说是不择手段。

  换做任何人遭受那样的待遇,还想回心转意,都绝不可能。

  偏偏,现在顾清影却在陈东出事后,第一时间,出现在了天门山别墅!

  “我早都知道了。”

  顾清影穿着孕妇装,挺着大肚子,伫立在门口,看龙老的眸光柔和了几分。

  知道?

  龙老愣了一下,突然脑子里“轰”的一声响,猛地惊醒过来。

  以他的阅历,自然清楚顾清影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

  如果不是当初早就知道陈东故意逼走她,那遭遇了那一切后,此刻顾清影就不会立刻返回了!

  他双目圆睁,不敢置信地看着顾清影:“少夫人,你,你知道什么?”

  他没有直接承认,也没有直接询问,而是问出了一个稍有不对劲,还能回旋的问题。

  毕竟此刻还只是他心中的猜测,顾清影到底是不是意有所指,还有待商榷。

  一旁的孟婆和范璐,则是满脸茫然地看着两人。

  除了龙老全程知晓陈东和顾清影离婚的内情,其他人直到此刻,还蒙在鼓里,懵懵懂懂。、

  顾清影嘴唇嗫喏,美目中泛着丝丝涟漪:“他逼我离婚,让我离开,其实是想保护我和孩子,让我抽离他身处的漩涡。”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抽泣了起来:“那个大傻子,他从来没隐瞒住我,他那天晚上喝的伶仃大醉的时候,睡梦中呓语就说出来了,我知道的,我全都知道的……”

  哭泣声回荡在房间里。

  顾清影娇躯颤抖着,泪如雨下。

  离婚这些日子里,她承受着痛苦,可她更清楚,当初陈东做出这样的决定时,内心经历过多少纠结。

  孟婆和范璐瞠目结舌,当场呆立。

  龙老则是呆滞片刻后,猛地反应过来,上前劝阻道:“少夫人,你怀着身孕,不要哭,小心动了胎气。”

  “对对对,小影你要平静一下,孩子为重。”

  范璐也急忙劝慰道。

  十月怀胎,经历过当初孩子夭折的事情,他们谁都清楚,陈东将这一次看得比任何都重要,否则也不会宁肯忍受撕心裂肺的剧痛,强行逼走顾清影了。

  顾清影抽泣颤抖着,贝齿紧咬着红唇,强忍着哭腔,泪眼却无比坚定。

  “现在他不在,需要人站出来,告诉那些人,这家业还没散,这家还有人说了算!”

  轰隆!

  一语出。

  龙老瞬间心潮翻腾,惊诧的盯着顾清影。

  这正是摆在眼前,最棘手迫切的问题!

  叶玲珑突然失踪后,顾清影回来,身为陈东的原配,就算和陈东离婚了,但也是众人之中最合适的人选。

  毕竟,顾清影肚子里怀着的始终是陈家血脉!

  可是……少夫人怎么一语中的,看得如此通透?

  就在龙老疑惑惊诧的时候。

  顾清影仿佛猜到了龙老心思,苦涩的笑了笑,眉宇间却是透出一股桀骜自信。

  “龙老,我是顾家千金,百亿家业比不上陈家,但商业我还是从小浸淫的,并不是我不懂,也不是我看不透。”

  顿了顿,她缓缓说道:“是因为他在的时候,可以让我放下一切,甘愿做一个小女人。”

  心有所爱,甘愿低头。

  “现在他不在了,那我也得抬起头,帮他把家看好,把孩子顾好!”

  顾清影泪目中精芒闪烁,整个人的气势与往日截然不同。

  感受到顾清影的变化,龙老哑然失笑。

  是啊!

  当初老奴刚到少爷身边的时候,鼎泰天价合同后续材料供应窘迫,可不就是少夫人回来接手了父亲的材料公司,不惜代价的帮助少爷的吗?

  回想着曾经的种种,龙老心中一阵感慨。

  当初顾清影帮陈东供应材料的事,确实很任性,甚至说是故意做赔本买卖。

  可这不能说顾清影没有眼光和能力。

  一个从小浸淫在商业中的千金大小姐,就算无心从商,泡在这样的家庭里,也能泡出点味道了。

  更遑论,顾清影本就不是平庸之辈!

  深吸了口气,龙老沉声道:“少夫人,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也该理解当初少爷的良苦用心,他做了那么多,就是想护你和孩子平安。”

  龙老眉头紧皱着,有些痛心:“可你现在回来,不就让少爷当初的所做,尽皆付诸东流了吗?老奴……不同意你这么做!”

  辞坚决,不容反驳。

  于龙老而,他很少用这种语气和陈东、顾清影说

  .

  -->>

  话。

  可这一次,他必须这样做!

  顾清影确实是眼前最好的“代人”,可身为奴仆,龙老还没到病急乱投医的地步。

  陈东和顾清影一步步走来,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妻儿,是陈东的逆鳞。

  就算舍弃眼前一切,陈东也绝不会让妻儿再度深陷囫囵。

  然而。

  “身为家奴,你有什么资格拒绝我?”

  顾清影眉目清冷,斜睨了龙老一眼。

  旋即,不顾龙老呆滞错愕,便挺着大肚子走进了书房,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声音决绝,不容反驳。

  “立刻将我推出去,这是我的命令!”

  “可是……”

  龙老脸色涨红,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砰!

  顾清影一掌拍在桌上,厉声道:“我是在命令你,不是在和你商量!以前是他守护我们母子,现在该我们母子来守护他的一切,等到他回来!”

  ……

  寒风裂雪。

  冰寒之意,就仿佛一根根细针,直往毛孔里扎。

  这是一处北域的小村庄。

  不过寥寥十几户,此刻却是家家炊烟袅袅。

  猎狗狂吠。

  一派祥和。

  村头还有几个小孩在追赶打闹着一个狼狈身影。

  “阿狗,阿狗,阿狗,你叫啊,你怎么不叫啊?”

  “嘻嘻嘻……阿狗,你一点都不好玩,我家猎狗还会黄狗撒尿呢。”

  “阿狗,你说话啊,叫我声大哥,我回家给你拿面馍吃。”

  孩童们脸蛋冻得通红,一边追打着那道狼狈身影,一边笑着叫嚷着。

  直到他们的家人呼唤,这才一哄而散。

  陈东瘫坐在茅草房墙角,头顶簌簌白雪,眼神却是迷茫空洞。

  半晌。

  他嘴唇嗫喏道:“我叫……阿狗吗?”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