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537章 吓得魂飞魄散

第537章 吓得魂飞魄散

  一夜无话。

  隔天,天刚蒙蒙亮,童熙就被陈叔打来的电话吵醒。

  “陈叔。”

  童熙强压着怒火,“你最好就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否则,嘿嘿,以后你也别想睡个好觉。”

  扰人清梦,没道德。

  陈叔也知道这个点就吵醒童小姐不地道,可是家主昨晚就吩咐了他,让他今天天微亮就要来童家把童熙接过去,他早上起来要吃到由童熙亲手做的早餐。

  吃不到,他就饿着肚子回公司。

  陈叔一向心疼家主,哪舍得让家主饿着肚子回公司。

  再者,他是最盼着家主和童小姐发展成恋人的。

  这一次,慕二小姐对家主的伤害很深,家主似乎是真的死心了,这对陈叔来说,简直就是欣喜若狂呀。

  家主甚至把他以往画的画,都送给了战爷。

  这是要与慕二小姐有关的,都一刀两断。

  断了好呀!

  “童小姐,对于我来说,真是十万火急的事,我们家主说要吃你做的早餐,满足不了他,他就一天都不吃饭。”

  童熙一脸黑线,怒道:“他不吃就不吃,饿死了,你再通知我,我过去帮他收尸。”

  说着,她就挂了电话。

  明枫那个混蛋!

  她真是瞎了眼,才会对他有感觉的。

  童熙把手机关机后,继续蒙头大睡。

  陈叔再打过来时,发现她关机,陈叔无可奈何,只得按响了门铃。

  然后——

  童熙被敲门声烦得再也无法入睡。

  她怒气冲冲地起身,走过去用力地拉开了房门,看到是母亲,她差点飙出口的骂声缩了回来。

  “妈。”

  她讪讪地叫了一声。

  “早呀。”

  童太太还穿着睡衣,明显也是刚被吵醒的。

  她脸色也不好看,瞪着女儿,“姓陈的使命按着门铃,吵死人了,是来找你的,你惹的麻烦,你去处理。”

  顿了顿,童太太又说道:“你和明枫……”

  “妈,我和他什么也没有,他就是故意整治我的。”

  童太太静静地看了女儿足足两分钟,叹口气,说道:“罢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缘法,你回房换身衣服,下楼去跟那个姓陈的去上班。记得工资往高里要。”

  童熙:“……妈让我去当厨娘。”

  “不然呢,去当明家的家主夫人?”

  童熙一噎。

  为了换得自己家人的安宁,童熙不情不愿地换过了衣服,简单洗刷后就跟着陈叔走了。

  一路上,她都摆着一张臭脸。

  陈叔知道她心里恼火,一路上也不敢多说什么。

  回到明家大宅的时候,也不过是清晨六点半。

  童熙看着那个时间,就很想端上一盆水上楼去淋明枫一身,凭什么他打扰了她的清梦,他还能睡得那么香甜?

  “童小姐,熬汤的食材都准备好的了,你只要把食材放进汤煲里就行。”

  陈叔讨好地说了句,就赶紧溜了。

  童熙忍了又忍,才克制住端盆水上楼淋明枫的冲动,默默地进了厨房。

  果然,食材都准备好了,连需要放多少水都给她放好了,她要做的就是把食材倒进汤煲里。

  童熙有点哭笑不得。

  就她这样的厨艺,明枫能喝得下她熬的汤才怪呢。

  她把食材倒进煲里后,就不用做什么了,厨师像请大神那样把她请出来。

  明家大宅里的人都是人精。

  别看家主总是整治童小姐,其实家主对童小姐挺好的。

  童小姐,是除了慕二小姐之外,第二个能接近家主的年轻女子。

  无事可做的童熙,对于明枫害得她早早就被叫起,忿忿不平,决定整一整他。

  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整她,也该轮到她还击的了。

  童熙上楼去。

  她在客房里留有一套化妆品,她轻手轻脚地进了客房,找到了自己的那套化妆品。

  十几分钟后。

  明枫的房间里有了动静。

  他习惯性清晨起来晨跑。

  这天也不例外。

  他换上了运动服,穿上运动鞋,便往外走,房门一拉开,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倒在血泊中,旁边还有一把菜刀……

  “童熙!”

  明枫心神俱裂地叫了一声,那声音里的颤抖,童熙都能听出来。

  下一刻,他慌乱地蹲下身去,一把抱起了血泊中的童熙,匆匆地往楼下跑去,边跑边大声喊叫:“快,备车,备车!去医院!”

  童熙:“……”

  本想吓他一下,他还当真的了?

  他不是很聪明,很冷静的人吗?

  没有看清楚她是口红泡的水,然后淋在她衣服上的吗?

  那把菜刀上的血,也是口红泡的水。

  明枫的慌慌张张,把陈叔等人也吓到了,陈叔匆匆进屋,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忙问:“家主,怎么回事?”

  “叫救护车,不,给我备车,马上去医院,童熙被菜刀伤到了,失血过多,休克了。”

  明枫回答陈叔的时候,已经抱着童熙疯跑到屋门口,那速度快到让童熙觉得自己像是坐在闪电上。

  “你才失血过多,休克呢。”

  眼见明枫真要把她送进医院里,童熙不好再装下去。

  她睁开眼,挣扎着从明枫的怀里滑落在地上。

  明枫:“……”

  “我演技了得吧?你仔细看看我这衣服上的这些所谓的血迹,像血吗?”

  明枫仔细地看了看,还真不太像。

  他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被吓到了吧?”

  童熙整了他一回,还沾沾自喜的。

  陈叔瞄到家主阴下来的脸色,悄悄地后退,与后面进来的那些保镖们,悄悄地溜了。

  童小姐,大清早开这样的玩笑,过份了哈,你就自求多福吧。

  “童熙!”

  明枫咬牙切齿地挤出话来,“很好玩吗?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把我吓死了,我看到你倒在血泊中,我吓得三魂七魄都跑了个半!”

  “不好玩,弄脏了我一套衣服,你得赔我一套衣服,要不是你大清早让陈叔把我带过来,我也不会这样吓你。”

  明枫一脸黑。

  他伸手就攫住了童熙的手腕,拖着她往回走。

  “你干嘛?放手,你别这么大力,我手腕都痛了。”

  “明枫,你就是个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

  “你走慢点,我跟不上,这是上楼梯,你是把我当死狗来拖吗?呀——”

  ,content_num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