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535章 厚脸皮的明枫

第535章 厚脸皮的明枫

  像她以前围着战博打转,得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落得一身情伤,还连累了自己的家族,导致战氏与赵氏的暗斗转为明斗。

  如果这个世上有后悔药,赵雅舒一定会吃上几天后悔药的。

  可惜,没有。

  若晴回到里面去,见母亲和几位太太聊得欢,她便没有过去打扰她们,直接去了战爷的身边。

  战博的脸色是不好看。

  不过见到她进来后,直接走向他,他马上就阴转晴,含笑看着她近前。

  “没事吧?”

  战博关心地问着。

  眼底掠过一抹狠意。

  要是若晴被赵雅舒欺负了,他马上就带人出去找赵雅舒算帐。

  若晴笑,“我能有什么事?赵雅舒一直都是我手下败将。”

  战博宠溺地轻捏一下她的脸。

  “知道我老婆厉害。”

  想起她以前总是赏人过肩摔,战博的笑意更深。

  知夫莫如妻。

  他这样笑,若晴就猜到他是想起了以前的她。

  每次她动作粗暴的时候,总会被他看个正着,特别是飙车,两次被他抓个正着,导致她现在连方向盘都不能摸一摸。

  “我现在很温柔了。”

  “对对对,很温柔。”

  战博说这句话是带着笑意的。

  若晴娇嗔着他。

  夫妻俩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喂别人吃狗粮。

  与此同时的童家。

  明枫的车子停在别墅门口,他没有带保镖,就是他一个人。

  他在童家别墅门口停了很长时间,没有打电话给童熙,也没有按响童家的门铃,就这样安静地坐在车上,默默地看着夜色中的别墅。

  夜色越来越深。

  童父应酬归来。

  车近家门停下,司机按响车喇叭,提醒着那辆堵住门口的车,赶紧移个位置。

  什么人嘛,停车居然停在别人家门口,这不是存心堵别人的门吗?

  听到喇叭响,明枫拉回了神游太虚的神魂。

  他按下车窗,探出头去往后看。

  童家司机也按下了车窗,探出头来,说着明枫:“你是怎么停车的?居然把车停在别人家的门口,赶紧的,把车开走。”

  童父还没有看清楚堵住自家门口的人是明枫,他今晚喝得有点醉,靠在车椅上,昏昏欲睡,反正司机会处理这件事的。

  “是童总?”

  明枫低沉地问了句。

  司机说道:“看来你知道你堵住了谁家的门口呀。”

  车后座的童父听到明枫的声音后,一个激灵,坐正了身子,连醉意都消散几分。

  他推开车门下车。

  借着家门口的路灯一看,还真是明枫。

  他吓了一大跳。

  忙上前,小心地问着:“明总,你,深夜在此,不知道有何赐教?”

  司机:“……”原来是明家的家主呀。

  怎么就一个人一辆车的?

  以往明家主现身,排场很大,至少都有四辆保镖车跟随的。

  明枫也下车。

  “赐教不敢,就是,顺路,路过,觉得你们家的夜景相当不错,忍不住就停车在此欣赏欣赏。”

  明枫头一次扯着大谎话。

  童父:……

  顺路?

  明家与童家怎么可能顺路呀,方向都是相反的。

  童家的夜景再好,也比不得明家。

  明大总裁分明就是在胡扯。

  他越是胡扯,童父越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这位爷来意是什么?

  是为了熙熙?

  “童总刚回来?”

  “嗯。”

  这是明摆着的事。

  “我挡着童总回家的路了,真不好意思,我现在就把车开走。”

  明枫左右看看,又说道:“貌似这里也不好移车,要不,我先把车开进你们家院子里停着,等童总的车进去了,我再退出来?”

  童父:“……”

  他默默地按响了自家的门铃。

  看到有佣人出来开门了,他堆起笑脸对明枫说道:“明总既然路过,能不能赏脸进去喝杯茶?”

  明枫摆出一副考虑考虑的样子。

  “要是明总不方便,那就……”

  “夜深了,喝茶,不好,会影响睡眠。”

  “对对对,深夜别喝茶,影响睡眠。”童父松口气。

  他压根儿就不想请这尊大佛进门。

  对方与自己的女儿不清不楚的。

  虽然明枫保证不会对熙熙做出什么事来,童父心底还是希望女儿远离这个男人。

  他,是和战爷一样的人。

  难缠。

  明枫下一句话让童父目瞪口呆。

  他说:“我倒是饿了,想吃点宵夜,

  .

  -->>

  童总可以请我进去吃宵夜。”

  童父:“……呵呵,可以的,明总请。”

  明枫见佣人打开了别墅的大门,便对童父说道:“既然童总如此热情,我明某盛情难却,就厚着脸皮进去打扰打扰,蹭一顿宵夜吃。”

  童父陪着笑脸,心里骂娘。

  明枫回到车上,在童父的注视下,开着车进了童家别墅,把车停在院子里。

  好一会儿,童父的车才开进来。

  童太太还没有睡,知道丈夫回来了,她从屋里迎出来。

  看到丈夫下车,她边走过去边说道:“又喝了不少的酒吧,说了,让你别喝那么多酒,伤身。”

  “阿姨,晚上好。”

  明枫忽然打招呼。

  童太太霍地停下来,循声望去,见到明枫,她呆住。

  明,明家主怎么在这里?

  明枫就像没有看到童太太那呆愣的样子似的,用着歉意的口吻说道:“我路过这里,停车赏景,恰逢童叔归来,童叔请我进来吃宵夜,我盛情难却,就厚着脸皮打扰了。”

  从童总到童叔。

  称呼都变了。

  童家夫妻俩:“……”

  这货的脸皮真厚!

  童父碰了碰发愣的老妻,脸上又堆起笑,上前,请着明枫进屋。

  看着丈夫请着明枫进屋,童太太回过神来,忙问着司机:“这是怎么回事?”

  司机答道:“我送先生回来,就看到明总的车停在门口,堵住了路,我不知道是明总,下车理论,才知道是明总。”

  “然后,先生就下车了,先生出于礼貌,邀请明总进来喝杯茶,明总说夜深了,喝茶影响睡眠,但可以吃宵夜,便这样了。”

  童太太:“……”

  明枫独自过来,还在他们家门口等着。

  童太太想到女儿被她逼着跟段正浩去看电影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顿生不妙。

  明枫这哪是路过呀,分明就是冲着她女儿来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