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516章 真相总是残酷的

第516章 真相总是残酷的

  因为,他要是早知道宝宝是他的女儿,宝宝就不会死!

  若晴一个人跑出了战博的住处,她没有目的地跑着。

  但凡看到她的人,都向她打招呼,但她却像一阵风似的从他们面前刮过,有眼尖的人还发现她脸上带泪。

  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吵架了!

  众人只想到这个可能性。

  现在在战家大宅里,连老夫人都不再招惹大少奶奶,就怕大少爷再次绝食。

  大家恨不得把大少奶奶当成祖宗来敬着,谁敢惹大少奶奶落泪?

  唯有大少爷。

  若晴不管这些,她乱跑一通,最后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也不管,累了,看到前面建了水榭,她步入水榭,这里安安静静的,除了她就没有第二个人。

  正好让她静一静。

  她在石桌前坐下,呆呆地看着远方。

  与此同时,战家大宅的各房各主都知道了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吵架,大少奶奶哭着跑了,大少爷竟然没有追出来。

  张静是第一时间赶到儿子的住处。

  刚进院子,就看到秦叔,张静忙问:“阿博呢?”

  秦叔并不知道事情的起因经过,明明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在后院荡秋千,还恩恩爱爱的,忽然间大少奶奶哭着跑了,他收到消息赶到后院时,大少奶奶早已不见踪影。

  大少爷站在那里,神情悲痛。

  可把秦叔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这两个祖宗又闹哪一出呀?

  “大少爷还在后院里,让我们不要去打扰他,他要静一静。”

  秦叔满脸的担忧。

  张静关心地问道:“阿博和若晴是怎么回事?小俩口平时好得如胶似膝的,怎么会吵起来的?你一点都不知情?”

  秦叔愧疚地道:“大少爷陪着大少奶奶在后院荡秋千,不让我们跟着,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真的一无所知。”

  “若晴呢?你没有派人去找她?”

  “派人去找了。”

  小祖宗跑了,哪能不找呀,不找回来,大少爷的天都塌了。

  失去大少奶的大少爷太可怕,也太让人心疼,秦叔经历过一次后,就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大少爷是那种付出便是全部的人,大少奶奶就是他的命,是他的眼珠子。

  “唉,这两个人真是不让人省心。我去后院看看阿博。”

  张静说着转身就往后院走去。

  秦叔没有拦她,大少爷的亲妈,大少爷再气,也不会对亲妈怎么样的。

  张静刚往后院而去,战亭带着弟妹都来了。

  知道母亲已经去找大哥,战亭便对弟妹说道:“我们先去找大嫂吧,大哥未必会说,想知道原因还得问大嫂。”

  “阿宁,找到大嫂后,你和大嫂聊聊,你们姑嫂俩聊得来。”

  战亭叮嘱了妹妹一句。

  战宁嗯了一声。

  这个时候,秦叔接到保安室打来的电话,告诉他,童小姐来了。

  “童小姐来了?快请她进来,她来得太及时了。”

  秦叔一听到童熙来了,就像遇到救星一样。

  童小姐可是大少奶奶的好闺蜜。

  后院。

  张静找到了儿子。

  战博坐在秋千上,上面还残留着若晴的味道。

  他轻轻地摸着秋千架,神色悲呛,把走过来的张静吓坏,忙上前抓住儿子摸着秋千架的那只手,紧张地问道:“阿博,你别吓妈呀,出了什么事?你和若晴怎么回事呀?”

  刚把若晴从望城接回来没两天,又闹哪一出。

  “妈!”

  战博低沉地叫了一声妈,眼圈泛红,脸上的悲痛更深。

  “阿博,你慢慢说,发生了什么事?”

  “妈!我……你的孙女儿没有了!”

  张静啊了一声。

  她吃惊地问:“若晴怀孕又流产?”

  战博摇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向母亲解释。

  他只知道,他不知道女儿的存在,不知道若晴母女俩受了多少委屈。

  他只知道,,他是亲眼看着女儿死去,亲眼看着若晴死去,就死在他的面前……

  奶奶嘀咕的话,忽然在战博脑海里回荡着。

  上辈子的债,这辈子还。

  是他欠若晴的,欠宝宝的!

  “不是怀孕?那是,若晴身体有问题不能生?还是你身体原因,不能生?”

  张静着急地问道,“阿博,你把话说清楚呀,妈的智商有限,猜不透的。”

  “妈,我现在心乱如麻,你什么都别问了,以后,不要再欺负为难若晴。妈,你让我静一静,也跟他们说,不要再来烦我,除非若晴愿意来找我。”

  若晴肯定是怨他了。

  虽说那不是他的错。

  可是宝宝的死,让她一时间无法面对他。

  张静虽心急如焚,

  .

  -->>

  但见儿子悲痛欲绝的样子,她也不好再问下去,承诺着:“若晴是你的妻子,就是妈的儿媳妇,妈保证不会再欺负为难若晴,不让你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

  叹着气,张静走了。

  把安静留给儿子。

  她走了没多远,就遇到了被丈夫挽扶着而来的婆婆。

  双方都停下脚步片刻,张静上前去。

  “怎么回事?”

  老夫人轻轻地问道,她的视线越过了儿媳妇,望向了那个坐在秋千架上的孙子。

  张静未语泪先流。

  当妈的,看着儿子那么痛苦,她心里比儿子更难受。

  “这是怎么了,张静,你哭什么哭?”

  老夫人急了,语气都重了点。

  张静抹了一把眼泪,哽咽着:“妈,阿博说得不清不楚的,我也不知道真正是怎么回事,阿博只说我的孙女儿没有了,他神情悲痛,看到我时,叫了我一声妈,眼圈都红了。”

  战博是铁血男儿。

  男儿流血不流泪。

  不是切骨之痛,战博都不会流泪的。

  “若晴怀孕后又流产?”

  老夫人想的和张静想的一样。

  她脸色也变了变。

  虽说她儿孙满堂,但人都是贪心的,她还想看到曾孙满堂。

  打心里,她是盼着若晴能早点怀孕,给她添个曾孙抱一抱。

  现在告诉她,曾孙女没有了。

  老夫人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晕了。

  “阿博说不是,我问他是不是若晴的身体有问题还是他的,他也不说,只请求我以后不要再欺负为难若晴。”

  老夫人定了定神。

  她再次看向秋千架上的孙子,良久,说道:“就让阿博静一静吧,他不是那么容易就倒下的人,等他冷静下来,愿意说的话,他会告诉我们的,不告诉我们,便是不愿意说,我们也别再追问原因。”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