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511章 爱与不爱,对比鲜明

第511章 爱与不爱,对比鲜明

  明枫跌坐在地上的时候,童熙差点就冲动地上前去扶他了。

  脚刚抬起,记起自己和若晴是好友,若晴被明枫害得遭到战家长辈的驱赶,与战爷短暂地分离,童熙抬起的脚又悄悄地放下了。

  若晴对明枫越冷漠无情,明枫才会对若晴死心。

  只要明枫对若晴死心了,她就不用再到明家来。

  “家主。”

  是陈叔上前去扶起明枫。

  陈叔扶起明枫后,对若晴说道:“慕二小姐……”

  “陈叔是吧,请叫我战大少奶奶。”

  若晴强调自己婚后的身份,就是在提醒明枫,她是已婚之人,不要再花心思在她身上,他对她的痴守,她消受不起。

  陈叔还是叫着她慕二小姐,明枫喜欢听大家叫若晴做慕二小姐,这样,他就能自欺欺人地觉得若晴还是个未婚姑娘,他就还有机会。

  “慕二小姐,我们家主并没有做错什么,如果真要说他错了,就是执着于慕二小姐。那天,战爷已经找我们家主算了帐,两个人都脸青鼻子肿的,但我们家主伤得更重一点。”

  “我不敢指望你心疼我们家主,也请你不要再雪上加霜。”

  “陈叔,闭嘴!”

  明枫低冷地喝斥着,“这是我和若晴的事,你别插手!”

  “家主!”

  陈叔心疼地低叫着。

  慕若晴不在,家主对童小姐还有点意思的样子,慕若晴一来,家主的眼里就只有慕若晴。

  这对童小姐太不公平了。

  陈叔在心里为童熙打抱不平。

  “退下!”

  明枫又喝斥一句。

  陈叔无奈地退到了童熙的身边。

  他看童熙,见童熙神色自若,在心里叹了口气。

  指望不了慕二小姐心疼家主,短时间内也指望不了童小姐,毕竟家主对童小姐是各种整治。

  明枫看着若晴,低沉地道:“若晴,你怕打我会把你的手打痛,那我自己打,你的手就不会痛,也能出口气。”

  说着,他抬手就往自己的脸上招呼。

  “啪!”

  一巴掌响起。

  陈叔心疼。

  若晴也就是蹙了蹙眉,并没有说话,她眼角余光留意着童熙的神色。

  见童熙神色自若的样子,她便没有出声阻止明枫自抽嘴巴。

  明枫当着所有人的面,自抽嘴巴,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力道还很大,不过几巴掌就让他俊美的脸上又红又肿,全是鲜明的手指印。

  明家的人心疼不已。

  战家的保镖面无表情。

  童熙见明枫还是一巴掌一巴掌地抽着脸,心底深处竟然掠过了点点痛意,她甚至觉得鼻子有点酸,赶紧别开了视线,不再看明枫自虐。

  一直留意着好友神色的若晴,心情复杂了几分。

  在明枫又要一巴掌呼到脸上时,若晴冷冷地道:“明总,我再说一次,我是战博的妻子,这辈子都是,你的深情,我消受不起,请你不要再纠缠于我,放下一段不属于你的感情,你才能得到新生,我尽于此。”

  “初一,我们走。”

  若晴转身就走,战家的保镖们马上跟在她身后。

  她没有叫上童熙一起离开。

  童熙也没有反应过来,等到若晴带着保镖们离开了,童熙才回过神来,她该跟着若晴一起离开的。

  现在若晴走了,她是走是留?

  看着俊脸红肿,眼神里满是失落的明枫,童熙犹豫了好久,终究是选择了留下。

  明枫痴痴地看着若晴离去的方向,心,真的碎了。

  她一次次的绝情,一次次地告诉他,她是战博的妻子,这辈子都是战博的妻子。

  他的深情,他的痴守,她不稀罕!

  “家主。”

  陈叔心疼地上前,“家主,死心吧,慕二小姐不是没有心的人,她的心是给了战爷,人就一颗心,她把心给了战爷,就再也分不给了家主,家主何必再痴守下去?”

  明枫不说话。

  他打自己耳光的时候,为了让若晴能心疼一下,他下手很大力。

  此刻,他的脸肿得像发酵的馒头。

  可,就是这样,若晴也没有心疼他一分。

  她,真的不属于他!

  明枫闭了闭眼,一滴心碎的男儿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她先遇到战博,所以她这辈子是战博的妻子。

  他错过她,就是错过了。

  “明枫,进去用冰块敷一下脸吧。”

  童熙走过来,轻声劝道。

  明枫不说话,他转身,默默地往屋里走去。

  陈叔和童熙对视一眼,陈叔担忧地说道:“童小姐,家主这样子,我很担心,你进去劝劝家主,帮家主用冰袋敷一下脸,可以吗?”

  童熙没有拒绝陈叔的请求。

  她快步进屋,却

  .

  -->>

  没有看到明枫,明枫上楼去了。

  童熙去拿来了冰袋,就上楼找明枫,来到明枫的房前,房门紧闭,她抬手就拍着门,叫喊着:“明枫,你开开门,用冰袋敷敷脸,消消肿。”

  明枫没有回应童熙,任凭童熙拍门,他也不开门,也不吭声。

  陈叔走来,担忧地问着童熙:“童小姐,家主不肯开门吗?”

  童熙摇头。

  以往,她只是听陈叔说明枫的可怜样。

  今天,她亲眼见证了明枫对若晴的执着,童熙是震撼的,隐隐也有着心酸。

  她和若晴相交一年多,很清楚若晴和明枫并没有过多的交集,明枫对若晴的执着,都是因为他反复做的那场梦。

  因为一场梦,明枫就执着于若晴,为了若晴也付出了不少。

  但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若晴是战爷的妻子,他们领了结婚证的,是合法夫妻,也有夫妻之实,明枫还是这样痴守着,受伤的只会是明枫。

  劝说的话,陈叔说过不少,童熙为了好友着想,也劝过明枫无数次。

  明枫听不进去呀。

  “家主,家主。”

  陈叔拍着门。

  房里还是没有回应。

  陈叔都想把门拆了。

  “陈叔,就让他冷静一下吧。”

  童熙叹气地说道,“虽说很难受,痛过了,或许他就想开了,放下了。”

  这种痛苦,早晚都得来。

  刚才明枫的神色,让童熙都心生痛意,他是真的绝望了。

  陈叔也叹着气,“希望这一次,家主能死心吧,因为慕二小姐,家主已经受了数次的伤。”

  战爷受伤还有慕二小姐关心,他们家主受伤,慕二小姐压根儿就不会心疼。

  爱与不爱,就是这么鲜明。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