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509章 受伤的总是家主

第509章 受伤的总是家主

  “大哥好好休息。”

  大舅哥都下了逐客令,战博自然也不久留。

  他和两位大舅哥都没多少话题。

  看重他们,都是因为若晴。

  战博自己推动着轮椅滑出去。

  古臣刚看着妹夫离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若晴等人在外面等着。

  见到战博出来,若晴迎过来,“战爷。”

  “若晴,大哥要休息了,我们先回去吧,改天有空了我再陪你过来。”

  战博温和地说道。

  若晴往里看,见大哥还真的闭上了眼睛,她便没有再进病房打扰大哥休息。

  她推着战博走了几步便停下来,对父母说道:“爸,妈,二哥,我们先回去,有什么事就给我们打电话。”

  古爸爸嗯了一声,“也没什么紧要的事,你安心上班,不用挂心你大哥,医生说他很快就可以出院。”

  古妈妈欲又止的,不过被丈夫多看了两眼,她便什么都不说。

  二哥送战博夫妻俩下楼。

  等到女儿女婿走后,古爸爸说妻子:“你刚才是不是想和若晴说唐千浩的事?”

  唐千浩把古臣刚打成了重伤,现在还关着,等着一审宣判。

  唐家人不死心,三不五时就来医院求古家人出谅解书,借此来减轻唐千浩的刑罚。

  古家人连见都不想见他们。

  “唐千浩毕竟是若惜肚里孩子的亲爸,唉,真是造孽呀。”

  当妈妈的,总是忧心这个又忧心那个的。

  大儿子的伤快好了,她便又开始担忧着亲生女儿。

  “那又如何?你看臣刚现在好了,就想原谅他们吗?臣刚当初差点死了,反正我是不会原谅唐千浩的,不管是唐家人还是慕若惜找来,老婆,你都得拒绝他们,不要说原谅的话。”

  古妈妈忙道:“孩子爸,你别生气,我又没有说要原谅他,我就是心疼若惜,那孩子也是个固执的,都这样了还要留下孩子,她这是要当单亲妈妈的节奏。”

  “心疼她做什么,这也是她自己选择的,她不在我们身边长大,压根儿不把我们当成父母来看待,咱们何必多管闲事?”

  提到慕若惜,古爸爸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好啦,好啦,我不提她了,你别气了。”

  古妈妈也知道亲生女儿做事很过份,她对亲女牵肠挂肚,亲女连一声妈都没有叫过。

  “上次她带着唐太太过来,我看她的意思也是不想保唐千浩的,她都不为孩子考虑,我们管那么多做什么。现在她已经……”

  古爸爸没有再说下去。

  慕若惜与赵家四少爷的风流韵事,他都听说了。

  他就想不明白,亲生女儿竟然是这样一个人,要说他们古家的基因不好吧,他两个儿子都不是乱来的人,要说慕家教育得不好吧,那也说不过去。

  慕家对若惜的教育也是尽心尽力的。

  唉,不去想她了,越想越气。

  至于外孙……呵,慕若惜就算生了孩子,大概也不会让孩子叫他们做外公外婆的,她只认慕家。

  他还不如盼着若晴早点怀孕生子,让他尝尝当外公的滋味。

  若晴不知道父母在她走后,又一次因为慕若惜的事而闹了点小矛盾。

  她问着战博:“我大哥跟你说了什么?”

  “问我是不是让你受委屈。”

  “你没有告诉他吧?”

  战博握紧她的手,低沉地道:“没有,大哥还说,他永远是你的大哥。”

  “他本来就是我大哥。”

  若晴觉得大哥这句话有点古怪。

  战博笑笑,在她的脸上亲了亲,没有告诉她,古臣刚对她曾经生出了男女之情。

  她对两位兄长都是很单纯的手足情。

  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吧,这一点,战博和古臣刚的意思都是一致的。

  “老公,我想去明家。”

  战博黑眸闪烁,“替我讨公道?”

  若晴反手搂上他的脖子,媚眼如丝,吐气如兰,这副娇俏的样子,勾得战博咽了咽口水,顾忌着他们是在车上,车上还有司机和初一,他不能推倒她,与她激烈燃烧。

  “你护我,我亦护你,付出,是相互的。”

  战博眉眼染上了笑意,终是抵挡不住她的甜美,吻上了她的红唇。

  一吻之后,他声音暗哑:“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不用真的去找明枫干架,你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去了,我还得担心他把你扣留下来。”

  明枫是巴不得若晴独自去找他的。

  以若晴的身手,根本就干不过明枫,明枫只要狠狠心,轻易就能制服若晴,把她扣留在明家。

  像明枫那样的疯子,战博不敢赌明枫还能保持着君子风度。

  “我又不是一个人去,你陪着我一起去,你在外面等我,我带着初一他们进去。他把我男人

  .

  -->>

  的脸打得红肿,我不替你教训他一回,我就咽不下这口气。”

  “他太讨厌了,咱们夫妻俩过得好好的,他偏要横插一脚,咱俩受的委屈,都是拜他所赐,我这个人不爱记仇,因为有仇我都喜欢当场报。”

  两个男人打架的时候,她不在江城,就先记着帐。

  现在她回来了,也就是和明枫清算的时候。

  战博笑,“好。”

  若晴为他讨公道,对于明枫来说就是捅刀子。

  这下子,明枫该死心了吧?

  “去明家!”

  战博沉声吩咐着司机。

  司机恭敬地应了声。

  很快便变换了路线。

  夫妻俩带着保镖,浩浩荡荡地去了明家大宅。

  陈叔接到消息时,都惊呆了。

  他不敢相信地抓住进来通报的保镖,问道:“你说谁来了?”

  “慕二小姐来了,慕二小姐说她要见家主。”

  “就她一个人?”

  “不是,战爷陪着她,不过战爷没有下车,就是慕二小姐带着战爷身边的几名保镖下的车。”

  陈叔皱眉,说道:“她肯定是来找家主算帐的。这对夫妻俩咋这么小心眼呀,战爷都来找家主算过帐了,慕二小姐一回来,也要来算一回帐。”

  他的家主又要受伤了。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家主呀。

  保镖问:“陈叔,要让她进来吗?”

  “你看看能不能只让慕二小姐进来,不要让战家的保镖跟着。”

  陈叔吩咐着。

  慕二小姐虽说也会点拳脚功夫,却不是家主的对手。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