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87章 婉儿表白

第487章 婉儿表白

  宁婉儿挂了电话后,对前台说道:“你们战总在办公室,我自己上楼去找他。”

  也不管前台是什么反应,她抱起那大束的玫瑰花,转身就走。

  前台张张嘴,来不及说出话来,她已走远。

  宁婉儿和战亭通话时的熟稔,让前台没有追上去阻拦她。

  说不定这位豪爽的姑娘,就是他们战总的真爱呢。

  宁婉儿抱着大束花坐着电梯直上顶楼。

  一出电梯,就看到了战亭笑眯眯地站在电梯口等着她。

  战亭看到红彤彤的一团时,还愣了一下,很快,他黑着脸问她:“谁送你这么大束花?”

  谁敢和他战亭抢女人?

  让他黑脸的是,她竟然还收下了!

  “我买的。”

  宁婉儿把大束花往他怀里一塞。

  战亭本能地接抱住。

  “你买的?你买这么大束花干嘛?多少朵?”

  “九十九朵,买来送给你的。”

  刚刚还黑着脸的战亭马上就眉开眼笑了,他抱着花束笑咧了嘴,“送给我的?九十九朵玫瑰花,辣椒,你知道这是代表什么吗?”

  “代表什么?代表姐有钱,九十九朵玫瑰花都是小意思,你喜欢的话,姐可以买九千九百九百九十九朵送给你。”

  战亭一脸黑线。

  他怎么就爱上了这个丫头呀!

  一点都不懂温柔。

  “你比我小,别在我面前称姐。”

  战亭抱着花束带着她回办公室。

  他的秘书听到两个人的对话时,先是错愕,后是憋笑。

  前台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关系多铁,秘书却是清楚的。

  他们家战总的心上人就是宁小姐。

  只是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很特别。

  不知情的人,看到他们的相处会以为两个人是仇人。

  见了面,就喜欢针锋相对,逞口舌之能。

  进了办公室,战亭把门一关,刚转身,宁婉儿就欺身过来,把他抵压在门身上。

  战亭:“……”

  这么劲爆的动作不是该由他来做吗?

  “战亭。”

  “嗯。”

  战亭这一声嗯都应得很轻,怕把她吓着,她就不占他便宜了。

  他盼着她占他便宜呢。

  “我听到你妈跟你奶奶提及你和战铭的婚事,说你们俩老大不小了,要给你们挑选妻子了。”

  战亭黑眸闪烁。

  原来,她是着急了呀。

  他压抑着心里的欢喜,面上老实地道:“我是老大不小了,该考虑娶妻一事。”

  “你有妻子人选吗?”

  “没有的话,能考虑我吗?有的话,可以换一个试试。”

  战亭都想大笑了。

  这丫头还真的急了,居然主动向他告白。

  “我有妻子人选了。”

  战亭老实地道。

  他高举起那束花,“你别压坏了这束花,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的玫瑰花束,珍贵得很。”

  “你妻子人选是谁?”

  战亭笑眯眯地看着她。

  眼里的情愫就像蜘蛛撒网,把眼前这个抵压住他的女人网罗住。

  凑近前,他在宁婉儿的唇上戳了戳,低哑地道:“傻瓜,还用问吗?除了你,还能有谁?”

  “你爱我吗?”

  宁婉儿亦低声问道。

  战亭单手轻捏着她的下巴,挑起,眼神灼灼地看着她,深情地道:“爱,爱惨了!婉儿,我爱你!”

  “哈哈哈!”

  宁婉儿松开了他。

  一边笑着一边转身,走向沙发。

  “战亭,我赢了,总算让你亲口说出你爱我的话,你个混蛋,明明爱我爱得那么惨,也不肯向我表白,还得我想出这样的方法才把你的话挖出来。”

  战亭失笑。

  抱着花束跟着她走,她在沙发上坐下了,他走过去,挨着她坐下。

  花束被他随手放在了茶几上。

  他身子往后靠,靠在沙发椅背上,同时也把她带着往后靠。

  他揽住她,让她靠在他的怀里。

  “我们俩,就算不说,也明白彼此的心意。”

  他就不信宁婉儿不懂他的情。

  宁婉儿故意说道:“我笨得很,你不说个清楚明白,我是不知道你爱我的。”

  战亭轻刮一下她的俏鼻子。

  “你要是笨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聪明人了。”

  宁婉儿不喜欢被他揽着,她转到他的面前,压着他。

  她就喜欢这种强势的姿态。

  “战亭。”

  “嗯。”

  “别说话,让我好好地看看你。”

  战亭圈住她的腰肢,宠溺地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帅?与你是天设地造的一对。”

  .

  -->>

  “嗯,是很帅,你们兄弟十五人,个个都是帅哥,要是你们家办一场宴会,兄弟十五人都回来,排成一排,那真是赏心悦目呀。”

  宁婉儿说完,就被战亭按低了头,他霸道地攫住她的香唇。

  给了她结结实实的一吻后,战亭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潋滟红唇,声音暗哑又带着酸意:“说到他们,你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婉儿,你是我的!你只能喜欢我,不能喜欢他们!”

  战亭霸道地道。

  “我是觉得你们兄弟十五人站在一起,如同选美一样,让人赏心悦目,我又没说我会喜欢他们。”

  她在战亭的唇上咬了一口,用着同样的霸道口吻说道:“你被我烙下了印记,就是我宁婉儿的男人啦!”

  “放心,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说完,她忽地又笑,“若晴好像就是用着这样的方式,让战爷娶了她的。”

  她和若晴交好,若晴和战爷是怎么一回事,她早就通过若晴的嘴获知。

  宁婉儿很欣赏若晴的大胆。

  要不是若晴大胆,战爷现在还是那个不近人情的战爷。

  战亭笑,“所以,你想学我大嫂那招嫁给我?”

  “你都没有向我求婚,我怎么可能嫁给你。”

  战亭:“……我以为你向我求婚。”

  “总不能什么事都让我来做吧。花,我送给你了,也向你表白了,这都是我主动的,求婚,就留给你来表演吧,要是演得不好,我就不嫁了。”

  知道他爱惨了她,宁婉儿心安理得地“威胁”战亭。

  “不过,我不想太快嫁人,咱们俩打打闹闹这么多年,处得像对仇人一样,总要点甜蜜回忆的。”

  “战亭,你追求我,让我享受一下被人追求的滋味,然后咱俩约会,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以后老了,回忆起来,也是甜甜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