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69章 爱的真谛

第469章 爱的真谛

  母女俩结束了通话后,童熙坐在贵宾室里继续等着明枫。

  无聊的时候,她就用手机看看小说,刷刷视频。

  好不容易熬到明枫的秘书走进贵宾室,恭敬地道:“童小姐,总裁请你过去。”

  童熙把手机往裤兜里一塞,起身就要走,走了两步,她停下来,小心地问着秘书:“我送进去的早餐,你们总裁吃了没有?”

  秘书回以微笑,答道:“总裁吃了,吃得还挺香的。”

  童熙目瞪口呆,“真吃了?他没吐?没把我骂一顿?”

  秘书:“……”

  童小姐真好玩。

  给总裁送这样的早餐,大概是抱着整治之心吧。

  敢整治他们总裁,童小姐真是胆大包天。

  由于明枫的高调示爱,明氏集团的人都知道他们家总裁肖想人妻,也有很多人觉得总裁这样做,是故意打击死对头。

  但不管怎么说,总裁对慕二小姐是特别的。

  童小姐据说是慕二小姐的好闺蜜,总裁被整治了还是吃下了童小姐送来的早餐,大概就是爱屋及乌的表现吧。

  在秘书的带领下,童熙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前。

  “童小姐,总裁交代过,让你自己进去。”

  童熙哦了一声,向秘书道谢后,等秘书走开了,她抬脚就踹门。

  秘书扭头看,恰好看到她那粗暴的一脚。

  秘书:“……”

  童熙不知道秘书回头看了,她依旧用脚踹着明枫办公室的大门,哪怕明枫说了句:“进来。”

  她都没有推门,继续用脚踹着门。

  一分钟后。

  明枫拉开了办公室的门,见童熙还想一脚踹来,他一脸黑。

  “明总。”

  童熙适时地扬起了甜美的笑容。

  放下了踹门的脚。

  明枫看向门身上,满是她的脚印,他的脸黑得更厉害了。

  “去,拿条毛巾过来,把这里擦干净再进来。”

  明枫命令道。

  他没有再关门,扭身往回走。

  “不把门擦干净,你就赔一道门给我。”

  在赔门和擦门之间,童熙选择了擦门。

  她去找秘书,问秘书要了一条毛巾,又进了洗手间,把毛巾弄湿了,才回到案发现场,把满是她脚印的门擦得干干净净的。

  一边擦门一边小声地骂骂咧咧。

  秘书看到她这样子,偷笑。

  也看出了他们总裁对童熙的包容。

  换成别人,敢踹总裁的门试试?

  数分钟后。

  童熙坐在了明枫的对面,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张办公桌。

  明枫那双桃花眼静静地看着童熙。

  “明总,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以为你爱上了我。”

  明枫脸色一沉。

  “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油条好吃吗?豆浆好喝不?”

  明枫绷着脸不说话。

  就是不告诉她。

  “听说,你今天准备相亲。”

  明枫总算开口了。

  这话自然是陈叔告诉他的。

  陈叔想让自己家主有点紧张感。

  童小姐也不是没有人要的,家主要是还执着于慕二小姐,童小姐嫁了别人,家主就等着后悔终身吧。

  总不能又去肖想人妻,再抢人妻吧?

  “怎么,我还不能相亲?”

  明枫默了默后,问她:“那个男人是谁?”

  “与你何干,反正不会是你。”

  明枫又是一脸黑线,“我心里只有若晴。”

  说这句话时,他语气加重,仿佛这样说了,就能让他忽略掉心里那点点的不爽之感。

  童熙要相亲,他不爽个什么劲儿呀。

  与他何干?

  “若晴不爱你,明枫,你真的爱若晴,就该放手,让她和战爷好好地过日子。爱的真谛是什么,你知道吗?”

  “像你这种只会强娶豪夺的人,想必是不知道什么是爱的真谛。”

  童熙语带讽刺。

  明枫阴沉地瞪着她,冷哼:“你又知道爱的真谛?”

  她除了喜欢过初一,也没什么爱情经验,说得仿佛她就是个爱情专家似的。

  “我当然知道,爱的真谛不是占有,而是成全,像你对若晴那样,你成全若晴和战爷,不再纠缠于她,看着她幸幸福福的,你自己也会觉得幸福。”

  “不是有句话叫做‘她若安好便是我的晴天’吗?”

  明枫:“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只知道,我喜欢的女人,就必须嫁给我,当我的太太,给我生儿育女,让我成全她和其他男人一起,除非我死了,让他们踩着我的尸体走向幸福。”

  “所以说,你对若晴的不是真爱,你就是霸道,占有欲作怪。”

  明枫反唇相讥:“你去跟战

  .

  -->>

  博说这样的话,让战博把若晴让给我,看看战博愿不愿意?”

  “战爷干嘛要把若晴让给你?若晴又不爱你,她爱的是战爷,人家是夫妻,还是两情相悦的夫妻,你一个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有什么资格让战爷把若晴让给你?”

  明枫霍地站起来,探过半截身子,单手揪住了童熙的衣领,把她拉扯起来,另一只高高举起。

  童熙吓得闭上了眼睛。

  一巴掌并没有甩到她的脸上。

  童熙感觉不到痛意,她才偷偷地睁开眼,对上明枫那张阴沉得吓死人的俊脸,她再次缩了缩。

  这个混蛋!

  每次都是把她气得骂他时,他就暴怒,绝对是故意的,故意找借口欺负她!

  明枫刚刚是很想一巴掌打在童熙的脸上,她说他是第三者,是小三!

  明明是他和若晴生了宝宝的,战博才是他和若晴之间的第三者,她却偏帮着战博,说他是第三者。

  气死他了。

  可是巴掌高高举起,看到她吓得闭上眼睛的样子,他那巴掌怎么都落不下去。

  真他妈的见鬼了!

  他怎么会对童熙生出心软?

  他所有的破例都是给若晴的,他的心软,他的柔情,都是给若晴的。

  松开了揪着童熙衣领的大手,高高举起的巴掌也放下了,明枫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冷冷地道:“我不打女人!”

  童熙瘫坐在椅子上。

  刚风里具是吓死她了。

  “童熙,你听着,我和若晴是有个宝宝的,我和她才是一对,战博是插足我和若晴之间的第三者,我不是第三者!”

  明枫反复强调着自己不是第三者。

  “明枫,你那是梦!做梦!”

  明枫黑着脸不说话。

  童熙忽然间就体会到陈叔的无奈和好友的烦恼了,摊上这样一个主子(疯子),真是三生不幸!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