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61章 各取所需

第461章 各取所需

  “启越哥。”

  慕若惜跟着起身,急急地拉住了赵启越的手,劝道:“你刚才喝了两杯酒,就算不醉,也不能开车,还是留在这里过夜吧。”

  “这也是你的家,你还回什么家呀。”

  赵启越低首,看着她拉着他的手。

  转身,他深深地凝视着她。

  在灯光下,她的美,他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哪怕女神跌下了神坛,他也放不下。

  “若惜,留下的话,我怕……”

  他声音低哑,没有把那句话说完整。

  相信慕若惜懂的。

  慕若惜还是紧拉着他的手,不说话。

  赵启越忍不住圈搂住她。

  若惜也没有推开他。

  她的温顺,无形中就鼓励了赵启越,他一手搂着她的纤腰,她虽怀孕了,月份尚浅,身材还没有变化,另一只手,他挑起了她的下巴,眼神深深地凝视着她的容颜。

  他的头颅越来越低,最终,捕捉住她的两片嫣唇。

  慕若惜下意识地揪紧他的衣衫,仰起下巴,承受着他的亲吻。

  终于亲到女神的嫣唇,不知道是不是酒精作怪的原因,赵启越特别的兴奋,觉得体内的血都沸腾了。

  他无法打住,也不想打住,只想往深里探索。

  两道身子一起倒在了大床上。

  一番颠鸾倒凤后,慕若惜沉沉入睡。

  赵启越洗了个热水澡后,便坐在床沿边上看着慕若惜的睡颜,大手有一下没有一下地摸着慕若惜的脸。

  如果,她没有和唐千浩有一腿,他会特别珍惜她,也会娶她为妻的。

  现在嘛……

  赵启越缩回了摸她脸的手。

  现在,他们俩是各取所需。

  起身,赵启越熄了灯,离开了房间。

  下楼后,他唤来管家,吩咐管家留意一下慕若惜的动静。

  他怕慕若惜会流产。

  孩子,他当然不会想着保住,又不是他的种,但他不想让慕若惜因为流产而出意外。

  “明天早上准备我的早餐,我会早一点过来。”

  赵启越吩咐了管家一句,便走了。

  管家送着他出去,看着他驾着车离开了别墅,并远去了,管家才关上别墅的大门。

  楼上某间房里早就熄了灯。

  管家便没有上楼去打扰慕若惜休息。

  ……

  清晨。

  阳光穿透云层,露出了灿烂的笑脸。

  代表今天的好天气。

  战家大宅还安静得很。

  不过睡眠不好的人,已经早早就起来了。

  老夫人就是那个睡眠不好的人。

  她很担心战博的情况,又嘴硬,拉不下脸去问。

  她在大厅里静坐了片刻后,便起身往外走。

  “老夫人,你要去哪里,我陪你。”

  管家云姐赶紧冒泡。

  老夫人摆摆手,说道:“我想自己一个人散散步,不用跟着了,我也不走远,就在这附近走走。”

  她年纪大了,没有体力绕着战家大宅走上一圈,她平时活动的范围都是在中心主屋的附近。

  偶尔去一下其他儿子的小家,其他儿子都会过来接她的,不需要她走太远的路。

  “老夫人,要不我叫小姐起来陪你?”

  云姐以为老人家是不想让她陪着。

  “不用,还早着,让阿宁多睡会儿。”

  老夫人温和地道:“阿云,我是年纪大了,但还没有到独自散心会晕倒的地步,不用担心我,我就在附近走走,沐浴一下朝阳。”

  她这样说,云姐便不好再说什么。

  老夫人走出了低调奢华的大厅,并没有在院子里停留,而是径直穿过庭院,出去了。

  但出了中心主屋后,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去哪里。

  最后,她往战博的住处走去。

  到了战博经常在那里吃饭的凉亭附近,她不再往前走,而是步入了凉亭,在石桌子前坐下,背对着战博的住处,眺望着远方。

  她看到的都是自家的风景。

  战家几代人打下的江山庞大至极,而且他们家后继有人,不用愁接班人的事,老夫人还是很欣慰的。

  不久后,身后响起了沉稳的脚步声。

  老夫人回头看向来人,正是她最疼爱也被气得最狠的大孙子战博。

  战博的轮椅停放在凉亭的入口处,初一等人没有跟着进来。

  老夫人看着孙子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走进凉亭,走到她的面前,坐下。

  战博昨晚也没有睡好。

  好久没有做的那个梦,昨晚又做了,还梦到了宝宝,可能是他昨天画了宝宝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便梦到了宝宝。

  习惯了拥着娇妻梦周公,现在若晴不在他

  .

  -->>

  的身边,他也不习惯,加上做那个梦把他折腾得够呛的,以前还没有尝过销魂的滋味,那梦都是折磨,尝过了销魂的滋味,再做那个梦,折磨更甚。

  他眼底有着黑眼圈,眼内布满了血丝,下巴还冒出了胡渣,整个人看上去很憔悴。

  老夫人眼里有着赤祼裸的心疼。

  他一坐下,老夫人就一巴掌狠狠地拍打在他的手臂上,骂道:“你个臭小子,想心疼死奶奶吗?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你看看你为了一个女人,折腾成什么样?”

  战博没有说话,任由老夫人拍打他的手臂。

  等老夫人打完骂完了,他淡淡地吩咐初一:“初一,让大厨房边送餐,把老夫人的一并送过来。”

  初一忙打电话给大厨房那边,让那边赶紧把婆孙俩的早餐送过来。

  老夫人的脸色缓和了很多,她感叹着:“你有多久没有陪着奶奶吃过饭了。”

  “你小时候,特别的挑食,每天为了能让你多吃点,奶奶那是绞尽脑汁,给你做各种好吃的,哄着你吃。好在,你后来改掉了挑食的坏毛病。”

  “奶奶跟我说过,是人都会犯错,错了没事,只要改掉错误就好。”

  战博这句话一语双关。

  老夫人哪有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她没有接话,只是伸手轻摸着他的俊脸,他的眼睛,最后来到他的下巴,摸着扎手的胡渣。

  “多少天没刮胡子了?”

  “也就几天。”

  胡渣当然不是一夜之间就长出来的。

  是他有几天没有刮胡子了。

  “以前你爷爷胡渣扎手时,就喜欢抱着你,用胡渣扎着你的脸,你又哭又笑的,总会向奶奶求救。”

  战博笑了笑,“爷爷说他很想留长长的胡子,当个白胡子老人,是奶奶不喜欢他满脸胡子,所以他到死,都没有留过长胡子。”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