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44章 错得离谱

第444章 错得离谱

  大嫂的出现让大哥逐渐好转,奶奶便要赶大嫂走,这就是过河抽板,干的忘恩负义之事。

  只是,那是他们的奶奶。

  战家的少爷们心里有意见,面上却不好说出来。

  “爸,你不用劝奶奶,她不喜欢若晴,坚持要把若晴赶走,就算接回了若晴,她也还会针对若晴的。”

  战博低哑地道,“若晴也是有父母生养的,也是她父母的掌上明珠,奶奶那样对她,让她委屈,让她蒙受不白之冤,她爸妈亦会心疼不已,我……岂能再让她受委屈?”

  “奶奶一心要拆散我和若晴,就如奶奶所愿。”

  战博说完示意秦叔推他走。

  战非还想说什么,见儿子背影落寞,他想说的话卡住,再也说不出来。

  其他人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起冲突的两个人都是战家的最高决策者。

  就算战二爷他们都是战博的长辈,在这件事上也不好指责劝说战博。

  老夫人,他们就更不好说了。

  战非回到母亲的房里。

  老夫人悠悠醒转。

  睁开眼看到满屋子的人,都是她的儿子,儿媳,孙儿女,连好友宁老太太婆孙俩都在场。

  唯独,不见她最爱的大孙子战博。

  “妈,你醒了。”

  “妈,你感觉怎么样?”

  “奶奶,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众人围近来,七嘴八舌地问着,个个的脸上都有着关心。

  老夫人想坐起来。

  “妈,你躺着,田医生说让你好好休息。”

  战非按住母亲,不让她起来。

  老夫人推开他的手,硬是坐了起来,说道:“我还没有虚弱到连坐都坐不了。”

  “阿博呢?”

  众人面面相视。

  老夫人冷哼:“怎么,还要瞒着我?你们都在,唯独他不在,他是不是趁我晕了,去了慕家找慕若晴?”

  “妈,阿博没有去慕家,他一直守着,直到田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他才走的。”

  战非替儿子解释。

  老夫人想起自己被气晕前的那一幕,心口又发痛了。

  她往后靠在床头上,脸上再无冷意,有着的是心疼,她轻轻地说道:“阿博,现在是恨极了我这个奶奶吧,他被慕若晴迷得神魂颠倒,又是慕若晴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他会痴迷她,我都能理解的。”

  “我,我真的做错了吗?”

  战非等人不敢接话。

  哪怕他们觉得老夫人是真的做错了,但她是长辈,战非他们也不敢说她真的做错了。

  “阿凤。”

  宁老太太开口了。

  她和老夫人是平辈又是好友。

  倒是有接话的资格。

  “阿凤,你不仅做错了,还错得非常离谱。”

  宁老太太不客气地指责老友的错误。

  “你总是口口声声说若晴配不上阿博,总是说若晴和明枫勾勾搭搭,但你有证据证明两个人背着阿博做过见不得光的事吗?你有证据证明若晴就是明枫安插到阿博身边的棋子吗?”

  “配不配得上这个问题,阿博自己心里有数,他要是不计较,你计较什么呀?若晴又不是嫁给你,她是嫁给阿博,阿博的下半生,是由她来陪伴,不是你,你呀,劝你多少次了,就是听不进去。”

  “今天就因为几张相片,娱乐热搜,就棒打鸳鸯,破坏你们婆孙感情的不是若晴,是你自己。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明枫的阴谋,你这样做,等于是配合了明枫的阴谋,把你说成是明枫的棋子都不为过呀。”

  战非兄弟几个都看着宁老太太。

  心里赞同宁老太太的话,当然,他们兄弟五个是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以张静为首的几位战家太太,倒是站在老夫人那一边的。

  主要是,她们都受到战家规矩约束限制,慕若晴有战博撑腰,可以自由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让她们羡慕嫉妒恨。

  很自然就站在老夫人这一边。

  被老友当着儿孙们的面说了一顿,老夫人的脸子挂不住,但又不好冲老友发火。

  “大错已铸成,就算你后悔也于事无补,伤害已存在,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宁老太太说道。

  老夫人抿抿嘴。

  几十年的老友了,宁老太太哪有看不出来,老友此刻都不觉得自己铸成大错的。

  宁老太太在心里叹口气,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说了,老友听不进去,就等着将来放低姿态去求着若晴回来吧。

  除非,老友对战博不是真心疼爱。

  否则,这一次的较量,老友必输无疑。

  战博的心狠着呢。

  对他自己狠,就能让老太太心疼得要命,时间一长,老太太还能杠住不认输?

  战博从中心主屋出来后,便接到了

  .

  -->>

  若晴打来的电话。

  他本来不想接听电话的。

  此刻,他的心情恶劣得很,谁敢打电话骚扰他,他就拿谁出气。

  但若晴不停地打过来,他一肚子火气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若晴后,他表情一变,变得迫不及待。

  “若晴。”

  电话一接通,战博就哑着声音叫着,“若晴,你好狠的心,把我的心掏空了,就这样弃我而去!”

  不等若晴说话,他又接着说,是道歉:“若晴,对不起,我失信了,我说过,天塌下来我都会帮你撑着的,结果我没有撑住,让你受了委屈,对不起,是我没用。”

  “若晴……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一走,我的世界就一片黑暗,再也看不到光明了。”

  战博暗哑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点哽咽,听得若晴的心揪痛揪痛的。

  “战爷……”

  “你对我失望了,不想再叫我老公了,是吗?”

  战博的声音委委屈屈,可怜兮兮的。

  若晴马上改口,“老公,我没有对你失望,我跟我爸妈回家也是权宜之计,我不能让你成为气死亲奶奶的不孝孙子。”

  “老公,我没事的,你也要好好的,不准自我折磨,虽说我跟我爸妈回家了,但我们两家公司是有生意往来的,我还是能以合作伙伴的身份见你,要是看到你瘦了,憔悴了,我会心疼也会生气的。”

  她这样说,战博越发的痛恨自己没有护住她。

  她不气他,不怨他,还担心他,劝慰他。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