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15章 家主是在吃醋吗?

第415章 家主是在吃醋吗?

  她如此狼狈,后背又带着伤,让初一看到了,说不定他会心疼她,然后亲自送她去医院清理伤口,打狂犬疫苗。

  初一奉战爷之命,的确晚上都会过来等着童熙,装着偶遇的样子,送童熙回家。

  但他只是公事公办,对童熙的态度并没有改变。

  恭敬不足,客气有余。

  “家主让你进去,童小姐,快进去吧。”

  陈叔自动忽略了童熙对家主的称呼。

  疯子?

  原来在童小姐的眼里,家主就是个疯子。

  想到家主做过的事情,陈叔忽地觉得童小姐形容得挺贴切的。

  嘘——

  小声点,别让家主听见,否则他老命难保。

  童熙心惶惶地道:“陈叔,我不进去,行吗?”

  那个疯子,可不会同情她和可怜她的。

  她越狼狈,明枫就越开心。

  简直就是把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童小姐,别再惹怒家主,否则你今晚都不能回家。”

  童熙撇撇嘴,小声嘀咕着:“我要是留在这里过夜,被别人误会我和你们家主有一腿的时候,可别怪我哈。”

  陈叔失笑,催促她:“童小姐,快进去吧,家主现在心情挺好的,不会再对你动刀的了。”

  童熙磨磨蹭蹭的,很不情愿地跟着陈叔进了屋。

  “家主,童小姐来了。”

  “你出去。”

  明枫淡淡地道。

  陈叔又是恭敬地应了一声,撇下童熙,转身就走。

  童熙悄悄地拉扯他的衣衫,想让他留下帮一帮他,可惜的是,陈叔对她再好,都还是忠于明枫的人。

  很快,大厅里就只有明枫和童熙两人了。

  明枫抬头看着童熙,头发凌乱,衣衫不整,鞋子都掉了一只,此刻的童熙,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见她紧扯着那件保镖脱下来的上衣,明枫有点不喜,冷着俊脸命令她:“把那件衫扔了!”

  童熙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没好气地道:“我后背被狼狗撕咬了一番,衣衫破烂,需要用这件衫遮挡一下。”

  “你后背有什么好看的,还怕春光外泄?”

  童熙的脸涨得通红。

  她后背是没什么好看的,可她是女孩子呀,一个未婚的大姑娘,露出了肌肤,还不能用衣服遮挡一下?

  “扔了!”

  “不!”

  明枫阴森森地瞪着她。

  童熙心里发慌,但就是不让步,死死地拉紧那件衣服。

  一会钟后,明枫霍地起身,几大步就跨站到童熙的面前,伸手就抓住了那件保镖的上衣,用力地一扯。

  “明枫!”

  童熙做梦都没想到明枫会亲自动手。

  她力气不如明枫,最后,那件上衣被他扯了过去,他当着她的面,用力地把那件衣服撕成两半。

  童熙气结。

  她要是像若晴那样学过拳脚功夫,绝对把这个男人打得满地找牙。

  把那件衣服撕成两半后,明枫又粗暴地攫住了童熙的手腕,把她拖到了沙发前,按她爬在沙发上,方便他察看她后背上的伤。

  是有几道爪痕,渗出了点点血丝。

  看过她后背的伤后,明枫总算松了力道,童熙得以坐起来,慌忙背转过身,防备地看着他。

  “别一副我要占你便宜的样子。”

  明枫阴冷地道,还故意捏了童熙的下巴一下,冷笑地道:“我想要你,随时都可以。”

  “你混蛋!”

  “是不是没在你手背上刻朵花,你就不开心?”

  童熙秒怂,紧紧地抿着唇,不再轻易地吭一声。

  明枫站直身子,居高临下地瞪着这个女人。

  在童熙被他瞪成了黄蜂窝时,他总算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抬手解他上衣的钮扣。

  他想做什么?

  童熙是相信明枫不会占她便宜的。

  他对好友的痴恋,她都看在眼里。

  那,他脱衣服做什么?

  又叫她帮他上药?

  他身上的伤,除了膝盖还没有好,其他地方的瘀青经过用药早已散去。

  不需要再上药的了。

  很快,童熙就知道明枫想做什么了。

  他把脱下来的那件上衣,扔到她的头上,把她的头罩住,因为衣服是刚从他身上脱下来的,还残留着他的体温以及气味。

  童熙怔愣一下,赶紧扯下罩住头的上衣。

  “看在若晴的份上,赏你件衣服把后背遮挡起来,不要一副我没有见过女人,想占你便宜的样子,以为我很喜欢看你的后背?”

  童熙在心里吐槽:我什么都没有说,全是你在说。

  “陈叔。”

  明枫旋身回到沙发前坐下,沉声叫喊着陈叔。

  陈

  .

  -->>

  叔刚才就一直守在屋门口,屋里的动静,其实他都知道,但他不敢吭声。

  听到家主叫喊,他才匆匆而入。

  “送她去医院清理一下后背的伤口,注射狂犬疫苗,免得成了疯狗找我报仇。”

  陈叔极力地忍住笑意。

  家主什么时候怕别人的报复了?

  “是。”

  陈叔松口气。

  童熙也松口气。

  她果断地穿上了明枫的那件上衣,在明枫那阴郁的注视下,跟着陈叔溜出了大厅。

  总算可以离开。

  陈叔不时地扭头看童熙身上的那件上衣。

  他都看到了。

  保镖的衣服,被家主撕成了两半。

  然后,家主把他的上衣脱下来扔给了童小姐。

  这,他能解读为,家主是在吃醋吗?

  陈叔松口气的原因便在这里。

  只要,家主还会分心给其他女人,他就不用担心家主会一辈子吊死在慕二小姐那棵树上。

  “陈叔,我自己去医院,不用安排人送我了。”

  确定远离了那个疯子,童熙便婉拒陈叔安排车子送她去医院。

  “童小姐,你没有开车过来,现在夜色已深,这附近都不会有计程车的,你不让我安排车子送你,你怎么去医院?”

  知道家主多少都分了点注意力给童熙,陈叔怎么可能还像平时那样让童熙一个人走?

  “从你们家主把我请过来开始,哪一个晚上不是我自己回去的?”

  陈叔噎了噎,说道:“以前就算了,今晚是家主吩咐的,童小姐,你就别让我为难了。”

  “不用,真的不用。”

  童熙坚决拒绝。

  她还要让初一看到她的狼狈可怜样,好勾出初一的怜惜之心,看看能不能拉近她和初一的距离。

  努力一把,要是初一还是无动于衷,童熙就决定放弃,仅把初一当成一道曾经打动她心的迷人风景。

  反正努力过了,不管成败,不让自己后悔就行。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