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14章 默默地关心她的日常

第414章 默默地关心她的日常

  “童小姐,你先回屋里去,我请示过家主后,帮你安排一辆车,送你去医院清理一下伤口。”

  童熙没有被狼狗撕咬到,但那条狼狗咬着她的衣服时,多多少少都损伤了童熙的皮肤,陈叔是看到童熙后背上有几条爪痕的。

  “清理了伤口后,也要及时注射血清和狂犬疫苗。”

  明家养的狼狗是没有病毒,也打过预防针,但被抓伤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注射狂犬疫苗。

  “陈叔,谢谢你。”

  童熙向陈叔道谢。

  幸好明家还有陈叔这样稍微有点良知的管家,偶尔会帮帮她。

  要是都像明枫一样冷酷无情,她真的是死了都没有人帮她收尸。

  “陈叔,我在外面等,不进屋里去了。”

  童熙走了几步后,改变了主意,不想回屋里去。

  主屋装修华丽,可是里面还有个恶魔在。

  她被狼狗追赶得如此狼狈,也未必能让恶魔改变主意,还是不进屋了吧。

  情况不对,她还可以再逃一会儿。

  陈叔知道童熙在担心什么,没有勉强她,让人看着她,他自己进了屋。

  在窗口看了好一会儿热闹的明枫,心情略有好转,等陈叔进屋时,他正从楼上走下来。

  “家主。”

  陈叔快步上前,想要挽扶他。

  “我自己走。”

  膝盖是还痛着,其实不影响他走路的了,就是还带点拐而已。

  自恋的明枫,不想走路一拐一拐的,除非在若晴的面前,那样走,还能搏得若晴的心软及同情。

  若晴:你腿断了,我都不心软,不同情你!

  陈叔只好跟在明枫身边慢慢地走着,看着倔强的家主扶住楼梯一步一步地走。

  “若晴最近都在做什么,我有几天没有看到她了,很想她。”

  陈叔默了默后,答道:“慕二小姐每天都在忙,今天上午是陪她婆婆和小姑子逛街购物,买了很多很多的衣服,下午,待在战家做什么,我们无从得知,后来,她匆匆赶往医院。”

  “古家的大儿子出了事,医院那边通知了慕二小姐,所以慕二小姐匆匆赶往医院,后来战爷也跟着去,一直到晚上才回战家,进入战家的地盘后,我们的人不方便再跟着。”

  自从知道战爷安排了人保护若晴开始,明枫的人再想打探若晴的消息,都要特别特别的小心,免得又被战家的保镖套麻袋,暴揍一顿。

  “古臣刚出什么事了?”

  明枫淡淡地问了句,“可有伤及性命?”

  他记得若晴和古臣刚的兄妹感情特别好。

  他第一次见到若晴,发现若晴就是他梦中的女人时,怀疑他们的孩子被藏了起来,曾经试探过古臣刚母子俩,差点被古臣刚揍了,那是一个相当维护妹妹的哥哥。

  “古臣刚替他亲妹妹出头,找唐千浩出气,两个人撕打的时候,陆非欢从车上拿了个灭火器下车帮忙,古臣刚被偷袭后,唐千浩趁机抢过灭火器把他砸打成重伤,送到医院抢救的时候,生命垂危。”

  “现在脱离了生命危险吧?”

  明枫问道。

  那是他未来的大舅哥呢,得关心关心。

  古臣刚:啊呸!不要脸!谁是你的大舅哥!

  战爷阴森森地瞪着死对头:连我大舅哥都想抢?

  不等陈叔回答,明枫自顾自地说道:“若晴都回了战家,她哥必定脱离了生命危险。”

  “还没有,只是抢救过来了,转进了icu,等他醒来,才算脱离危险,现在是他的父亲和弟弟在医院守着,战爷留下了两名保镖。”

  明枫抿唇。

  两个人一边交谈着一边走着,不知不觉间便下到了一楼。

  明枫走到沙发前坐下。

  “明天一早,你派人去医院看看,要是古臣刚醒转,转到了普通病房,打电话告诉我,我要去探视一下。”

  “家主。”

  陈叔欲又止。

  “什么都不必说,我明枫长到这么大,想要的东西和人,还不曾失手过。”

  “家主是因为战爷的关系吗?”

  明枫狠狠地瞪着陈叔,“陈叔,现在是我孩子的妈被战博抢走了,不是我要抢战博的女人!”

  “家主!”

  陈叔觉得家主钻进死胡同里,已经出不来。

  这可咋整呀。

  “家主,童小姐刚才误闯后院,惊动了几条狼狗,被狼狗追赶,吓得花容失色,还被一条狼狗扑倒在地,撕咬了一番,童小姐需要去一趟医院,家主,是不是安排一辆车送童小姐去医院处理一下伤口?”

  劝不了家主放下对慕二小姐的执着,就错开话题吧。

  目前,家主允许接近他身边的女性,除了慕二小姐之外,就是童小姐了。

  赵小姐隔三差五过来,家主都不让赵小姐进来。

  陈叔希望家主对童小姐的

  .

  -->>

  注意力越来越深,那样,才有望把家主从单恋中救回来。

  明枫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他刚才拍下的视频。

  那狗叫声,童熙的呼救声,在大厅里回荡着。

  陈叔:“……”

  家主还真的是全程在看,却愣是不出声救一下童小姐。

  他那颗发狠的心,难道,真的只为慕二小姐而柔软吗?

  不动情则已,一动情,坚定不移,偏偏又是爱上不该爱的人。

  陈叔心疼,却无可奈何。

  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说了,家主根本就听不进去。

  “没有被狼狗撕了,挺可惜的。”

  明枫欣赏完视频后,心情似乎又有所好转,颇为遗撼地说了句。

  陈叔不语。

  “去,把她叫进来,我看看她后背被抓成什么样子了,要是只有几道痕,就不必去医院了,夜深了,别去打扰夜班的医生。”

  陈叔在心里同情了童熙一把后,恭敬地应声,转身出去找童熙。

  童熙一见陈叔出来,她扭头就想跑。

  “童小姐。”

  陈叔连忙叫住她,“家主不会再在你手背上刻花的了。”

  童熙停下要跑的脚步,转身,扯紧了身上那件男性上衣,小心地问道:“陈叔,那个疯子,哦,你们家主怎么说,我可以走了吗?”

  安不安排车送她去医院,童熙无所谓。

  她只想快点离开明家。

  快到初一来接她的老时间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