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12章 多情要比无情苦

第412章 多情要比无情苦

  明家。

  经过几天时间的休养,明枫被战博夫妻俩揍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就是膝盖还痛着,走路还会一拐一拐的。

  这几天,明枫都是让人把童熙“请”过来照顾他。

  他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整治童熙,想让童熙受不了就去找若晴诉苦。

  可惜的是,童熙让他失望了。

  不管他怎么整治她,她都一副天塌下来,我都不去找若晴的架势,气得明枫吃不香,睡不着,每次见到童熙那张脸,他就想掐两把。

  此刻,明明夜色深了,他还是不让童熙走,他也没有怎么样童熙,就是他在看文件,让童熙站在一旁,不允许她坐着。

  几天不回公司,堆积着太多需要他处理的文件。

  心情略有好转后,明枫才让欧阳把特别急的文件送到家里来,由他在家里处理。

  童熙站在一旁,盯着明枫看。

  这个恶魔是很可恶,着实长得很好看。

  他要是投胎成为个女人,绝对是天下第一美。

  “不许看我!”

  明枫不用抬头,也知道童熙盯着他看

  他阴冷地开口,“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都挖出来喂狗。”

  知道他最大的限度是不伤她性命,童熙对他的惧意消减了几分,听他这样说,童熙呵呵地笑,说道:“明总长得真好看,像朵花似的,我是惜花之人,忍不住就多看两眼。”

  以往,想看这个男人,还得偷偷摸摸的。

  这几天,她倒是看了个够。

  对于明枫的恐吓,童熙自动忽略了。

  只要明枫还在乎若晴,他就不会真的伤害她,怕若晴知道了更加讨厌他。

  一开始的时候,童熙以为明枫想要若晴,是因为战爷,在江城,谁都知道,战爷在乎的,明枫都想抢走。

  相处过后,童熙看出来了。

  明枫对若晴的在乎,是真心实意的,并非是针对战爷。

  压根儿没想过要利用若晴来对付战爷。

  看出明枫的真实感情后,童熙更加的好奇,好奇明枫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好友的?

  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呀。

  难道,一见钟情?

  童熙觉得一见钟情不会发生在明枫这样的男人身上。

  别人对明枫一见钟情倒是很常见。

  “啪”

  明枫合上了文件夹,把文件夹砸在书桌上,抬头,眼神阴狠地瞪着童熙。

  被他这样瞪着,童熙有点怂。

  “嘻嘻,明总,是我说错了,男人不能用朵花来形容,对不起哈,明总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一表人才,英俊潇洒,俊美无双……是我活了二十六年,见过最帅的男人。”

  在童熙说了一连串夸赞的话时,明枫的嘴角抽了抽。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仗着她是若晴的好友,以为他真不敢对她怎么样?

  “陈叔。”

  明枫忽地叫喊。

  很快,陈叔敲门而入。

  “家主。”

  陈叔走过来,恭敬地叫了一声,便等着明枫吩咐。

  “去,给我拿把锋利的小刀来,叫上几个人进来,把她给我按住了,我要在她手背上刻朵花。”

  喜欢花?

  惜花之人?

  那他就在她手背上刻朵花!

  闻,陈叔抬头,飞快地看向站在一旁,愣住了的童熙。

  童小姐又惹怒家主了吗?

  “动作快点!”

  明枫冷冷地喝斥一声。

  陈叔连忙应着:“好。”

  然后,转身就走。

  “明枫,你,你,你来真的?”

  童熙下意识地把自己的两只手藏到背后去,脚下跟着往后退。

  退了几步后,她转身就往书房外面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

  明枫是个狠人,他说要在她手背上刻一朵花,还真做得出来。

  就算逃不出去,也要垂死挣扎,不能坐以待毙。

  明枫连拦她都懒得拦。

  没有他的允许,童熙是走不出明家大宅的。

  等陈叔带着四名保镖,用托盘捧着几把锋利的小刀进来时,只看到自家家主在场,不见了童熙,陈叔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童小姐逃了。

  “家主,刀拿来了。”

  陈叔尽职尽责地说道。

  明枫示意他把刀拿过来。

  陈叔上前。

  明枫从托盘上拿起了一把锋利的小刀,刀锋在灯光下寒光闪闪。

  “去把她找出来。”

  “家主,手背上血管多,容易出事。”

  陈叔小心翼翼地提醒自家家主,“万一,童小姐因为失血过多而亡,慕二小姐肯定会恨死家主的。”

  “若晴现在都恨死我,我受了伤这么多

  .

  -->>

  天,她不来看我,连通电话都没有,我们好歹有个共同的女儿,她对我就是这么狠心,对战博却好得让我嫉妒恨!”

  明枫的话里满是不甘及痛楚。

  多情,自古要比无情苦。

  他不多情,可他偏偏在乎了一个不爱他的女人。

  所以,他注定要承受多情之苦。

  陈叔在心里腹诽:家主都是被慕二小姐打伤的,慕二小姐怎么会来探视家主?

  说不定慕二小姐还后悔没有把家主打得躺在床上动不了呢。

  “去,把童熙给我找出来,手背不行,她身上那么多地方,总有适合下刀的。”

  陈叔:“……童小姐还是个未婚的大姑娘,也没有男朋友,家主要是扒了童小姐的衣服,把童小姐看光光,家主就得……”

  明枫脸一黑。

  “你以为我在她身上刻朵花吗?她没手臂呀?没有腿呀,我在她小腿上刻总行了吧?”

  “家主,我觉得还是刻在身上漂亮一点。”

  明枫瞪着陈叔。

  好半晌,他怒道:“滚!”

  陈叔赶紧把托盘一放,带领着几名保镖,溜出了书房。

  几名保镖从头到尾都不敢说一句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出了书房,看着陈叔把书房门关上了,几名保镖才深呼吸。

  “陈叔,我们真要去把童小姐找出来让家主扒光她的衣服,在她身上刻朵花吗?”

  陈叔一瞪眼,“你想出人命呀?家主对童小姐是整治为乐,并非想伤害她,吓唬为主的。”

  “不过,还是要去找一找的,做做样子,等家主消了气,就可以送童小姐出去了。”

  陈叔对自家家主的脾性摸得一清二楚。

  “汪汪——”

  “救命啊——”

  一阵阵的狗吠声夹着童熙的惊叫声传来。

  陈叔脸色一变。

  “糟了,童小姐误闯狼狗的地盘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