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07章 救回来了

第407章 救回来了

  唐太太哭泣,不敢再说什么。

  哭了好一会儿,她忽地恨恨地道:“都是慕若惜那个贱人。”

  “不是她勾引千浩,闹出这么多事来,该死的贱人!过去真的看错她了!”

  唐太太骂得狠时,恨不得马上去找慕若惜算帐。

  以前,她对慕若惜有多么喜欢,现在就有多讨厌。

  唐太太就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

  自从知道慕若惜不是慕家的亲生女儿后,唐太太对慕若惜的态度就渐渐变了。

  原本,儿子喜欢,慕若惜又有能力,唐太太便想着,娶不到慕若晴,成全儿子和慕若惜也不错的。

  谁知道……

  “慕若惜就是个扫帚星,专门克我们家千浩的,若晴还和千浩在一起的时候,千浩做什么都是顺顺利利的。”

  说到这里,唐太太忽然觉得慕若晴是个福星。

  看,慕若晴嫁给战爷后,战爷都能站起来了,战氏更是蒸蒸日上。

  而她的儿子离开了若晴后,就诸事不顺。

  可惜,意识到这一点,已经太迟了。

  现在的慕若晴,已经站在他们仰望不到的高度。

  众人在急救室外面等了好几个小时,直到天黑。

  晚上八点多,急救室的门才开了。

  “医生。”

  若晴第一个冲过去。

  “医生,我大哥怎么样了?”

  医生疲惫地道:“抢救回来了,但还要在icu住几天,确定脱离了生命危险,才能转到普通病房。”

  闻,若晴忙双手合十,向医生道谢。

  也祈祷大哥能脱离生命危险。

  听说古臣刚没有死,唐家和陆家也松口气。

  只是受伤的话,唐千浩便是故意伤害罪,不用判死刑。

  古臣刚被转到了重症病房里。

  若晴等人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透过窗玻璃看着插满管子的古臣刚。

  古臣刚一动不动的。

  若晴的泪滑落。

  战博递给她几张纸巾。

  “若晴,别担心,大哥吉人自有天相,会脱离危险的。”

  战博柔声安慰着爱妻。

  若晴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去了泪水,哽咽地道:“那是我大哥,我哪能不担心的?他一天没有醒来,我都会担心。”

  战博握住她的手,没有再说安慰她的话。

  她说得对,自己的家人出了事,哪能不担心的?

  等若晴的情绪平复点了,唐总夫妻俩带着亲家走过来。

  “战大少奶奶,今天的事情,真的对不起,都是千浩和非欢的错,大少奶奶放心,千浩犯下的错,我们不会包庇他的。”

  “古先生的所有医药费,都由我们唐家出,这是我们代替千浩向古先生赔礼道歉。”

  若晴看都不想看他们,冷冷地道:“你们该向我大哥道歉,而不是我。你们最好就天天念经祈祷我大哥能脱离生命危险。”

  唐总歉意地道:“等古先生醒来,我们也会亲自向古先生道歉的。”

  “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们说这些,请你们现在离开。”

  虽说大哥被救回来了,若晴还是担心,压根儿就没有心情处理这件事。

  也不想看到唐家和陆家的人。

  知道若晴心情不好,唐陆两家的人都不好说什么。

  唐太太数次想说什么,被丈夫瞪了几次,她便死心,不敢在这个时候向若晴求情。

  古臣刚是被救回来了,但她儿子依旧是犯下了故意伤害罪。

  也是要被判刑的。

  唐太太觉得她的儿子是被毁了。

  心里对慕若惜的怨恨更深。

  在过来之前,他们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就是古臣刚替慕若惜出手,找唐千浩算帐。

  本来两个人只是普通的打架事件。

  谁知陆非欢那个没脑子的,竟然抄着灭火器上前帮忙。

  打红了眼的千浩,才会抢过灭火器,把古臣刚打成重伤的。

  陆非欢那个没脑子的,她就不知道叫人的吗?

  屋子里有几名佣人,几个佣人一起上的,还拉不住架?

  她非要去帮忙,才造成这个局面。

  唐千浩被刑拘,陆非欢也脱离不了关系。

  “战爷,大少奶奶,我们先回去,明天再来看望古先生。”

  唐总也识趣,知道留下来只会让若晴生气,若晴生气便是战爷生气。

  “滚!”

  战博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来。

  唐陆两家的人,赶紧逃命似的跑了。

  送古臣刚来医院的几名保安也离开了,就连那名警察知道古臣刚被救过来后,也先行离开。

  毕竟古臣刚现在还昏迷不醒,他也做不了笔录。

  会在这里等着,是等家属到来,也是想知道伤者的最新情况,回去

  .

  -->>

  后,好发一个公告,告知大众。

  唐千浩这两天在江城“风光无限”的,大众对他的事关注度还很高。

  所以,他打伤古臣刚的事,就要给大众一个交代。

  闲杂人都离开后,战博站起来,把爱妻拥入怀里,默默地搂着她,与她一起看着重症病房里的古臣刚。

  “战爷,你说,要不要告诉我妈?”

  若晴红着眼睛问。

  “可能瞒不住,妈早晚会知道的。”

  “等会儿,我陪你去见妈。”

  古妈妈还在妇产科那边的病房里照顾着她的亲生女儿呢。

  “嗯。”

  这个时候,若晴的手机响了。

  是古爸爸打来的。

  若晴忙接听。

  “若晴,我和你二哥到了医院,你大哥怎么样了?救过来了吗?在哪间病房?”

  在若晴眼里向来沉稳的父亲,话里充满了紧张害怕。

  这一路上,父子俩必定是担惊受怕的。

  “爸,我大哥救过来了,就是还需要在重症病房里观察几天才能转到普通病房。你和我二哥来重症病房这里就行,我在这里等你们。”

  “好。”

  听说大儿子抢救过来了,一路高悬着心的古爸爸,总算放下了那块大石。

  很快,古爸爸父子俩便出现在若晴夫妻俩的面前。

  “大哥在里面,医生说我们暂时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看看。”

  若晴说着说着,又抹了一把眼角的泪。

  古爸爸隔着玻璃窗看着躺在床上,插满了管子,一动不动的大儿子,他虽没有哭,却也红了眼睛。

  古臣朗和若晴都扶着父亲,生怕父亲承受不起打击。

  良久,古爸爸轻轻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