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404章 哥哥重伤

第404章 哥哥重伤

  “他,他死了吗?千浩,你,你杀了他!”

  陆非欢脸色煞白,两条腿都软了。

  古臣刚虽然是乡巴佬,可他是慕若晴和慕若惜的哥哥,听说慕若晴跟古家的两个哥哥手足情深,被慕若晴知道古臣刚死于他们之手……

  后果,陆非欢想都不敢想。

  唐千浩往后退,脸色也变得煞白。

  想起古臣刚的身份,他抖得比陆非欢还厉害。

  “非,非欢……”

  他结结巴巴地道:“你,你去探,探他的鼻息……还有没有气儿?”

  陆非欢拼命摇头,“我不敢。”

  她怕。

  她哆嗦着掏出手机,哆嗦地道:“千浩,打120,快送他去医院,要是没死,送医及时,能救回来的。”

  要是死了,送医的举动就是参与了抢救,再去自首的话,请最好的律师打官司,说不定能争取到量刑。

  “别打!”

  唐千浩忽然冲过来,拍开陆非欢的手机,陆非欢的手机掉落在地上。

  他低叫着:“不能让人知道是我们干的,慕若晴不会放过我们的,快,把他抬上车,送他出去,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扔了。”

  陆非欢错愕地看着他。

  弱弱地道:“这里到处都有监控吧,咱们能逃得了?”

  现在高科技发达,警方破案的手段也越来越高,他们逃不掉的。

  慕若晴背后有战爷,战爷一出手,他们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警方抓回来。

  唐千浩急慌慌的动作一顿。

  对呀,这里是高级别墅区,到处都有监控的。

  刚才和古臣刚的打斗,小区保安室那里的监控都能看到,说不定保安们正在往这里赶过来呢。

  “先生,怎么……啊!”

  艳阳听到动静从屋里出来。

  见到唐千浩夫妻俩,笑盈盈地打招呼,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古臣刚吓得尖叫。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唐千浩猜得没错。

  他和古臣刚的打斗,监控室那里能看到,值班保安马上就拿着对讲机,通知在附近巡视的同事们赶过来阻止。

  古臣刚被唐千浩打得不知道是生是死的画面,值班的保安通过监控也看到了。

  他马上就打了120.

  好几名青年保安骑着自行车赶到。

  唐千浩知道完了!

  他闯了大祸!

  唐氏,怕是不会给他继承的了。

  都是陆非欢这个贱人害的!

  要不是陆非欢去找慕若惜的麻烦,被慕若惜打了,他带陆非欢回这里敷冰块消肿,就不会被古臣刚打,他们不还手,就不会打死人。

  打死人!

  他打死了人!

  打死的还是慕若晴的哥哥,以慕若晴对他的绝情来看,她绝对不会饶了他的。

  若晴背后的战爷……

  唐千浩瘫软在地上,看着几名保安围到古臣刚的身边,一个人探了古臣刚的鼻息后,马上吩咐同事:“快打120,还有,报警!”

  “我,我们是正当防卫,是他先动手的!”

  陆非欢忽然叫喊着。

  唐千浩听到陆非欢的叫喊,两眼一亮,对呀,他们是正当防卫,是古臣刚先动手打他的。

  夫妻俩不是学法律的,对正当防卫的界限了解不多,自以为能逃过律法的惩治。

  顿时,夫妻俩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没那么慌乱了。

  保安们没有吭声。

  属不属于正当防卫,他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地上躺着的这个男人还活着,但受了重伤,需要紧急送医。

  好在值班室的保安早打了120急救电话,救护车很快就赶到,把古臣刚抬上了救护车,一路蜂鸣着离开。

  随之而来的便是警察。

  唐千浩夫妻俩以及那行凶的凶器都被警方带走。

  下午的时候,若晴的右眼皮就老是在跳。

  老人家说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她是右眼跳,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

  等她收到慕若惜发过来的相片,见到养母额上撞出了一个大包,她就没有心思再给战博兄妹俩编造铁丝凤凰。

  “怎么了?”

  战博关心地问她。

  “陆非欢去医院找慕若惜,我妈拦她,她推我妈撞到了桌角,我妈的额上都起了个大包。战爷,我放心不下,我想去医院看看,可以吗?”

  战博从她手里拿过手机,看到慕若惜发来的相片。

  “你爸妈安排了人在医院照顾慕若惜的吗?”

  “有。”

  “那行,我让初一去医院一趟,先带妈看医生,让医生开点药给妈消消肿,再把妈接回来休息,她车祸后才康复,身子还弱着的,哪能一直守在慕若惜身边。”

  “我跟着初一

  .

  -->>

  去。”

  若晴的眼皮还跳得厉害。

  她担心还有其他事情发生,也对战博说了:“我右眼皮跳得厉害,总觉得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似的。”

  战博温柔地看着她,伸手轻轻地摸着她的眼睛,歉意地道:“是我害得你没有休息好,没有休息好,眼皮也会跳动得厉害的。”

  “是这样吗?我听老人家说眼皮跳是要发生不好的事情的。”

  “那是没有证据的说法,别想那么多。”

  战博安慰着。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若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还是座机的电话号码。

  不过是江城本地的。

  “这是谁的号码?”

  若晴嘀咕着,但还是接听了来电。

  “你好,请问你是叫若晴的吗?”

  陌生的女音传来。

  “我是,你是?”

  “我这里是中心医院,刚刚120拉回了一位伤势极重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手机通讯录第一位的号码便是你的,你应该是他的家属吧,赶紧来医院,伤者伤势极重!”

  有可能会抢救不过来。

  这句话,那护士没有说出口。

  闻,若晴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她想到了古臣刚。

  早上给母亲送补汤的时候,她就没有看到古臣刚,母亲说他出去散心,透气。

  难道,他不是?

  他去做什么了?

  为什么会受伤,还伤得极重?

  顾不得那么多,若晴赶紧说道:“我马上过去,医生,救他,一定要救他,花多少钱,我都付得起,给他用最好的药!”

  “我们会尽力的。”

  通知若晴的那名护士挂了电话。

  若晴起身就往外面跑。

  “若晴,若晴。”

  战博叠声叫着她,都未能把她叫住。

  他追着出去,可他走路还不妥当,等他追出去时,若晴早就不见了踪影。

  “秦叔,备车!”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