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99章 白担心一场

第399章 白担心一场

  战博在这个时候出来。

  赵雅舒一看到战博出来,惊得她猛地站起来,不小心就打翻了那杯水,水倒了一地。

  她的脸很快就烧红。

  若晴瞪了自家男人一眼。

  战博无辜地眨眨眼。

  他出来看看还不许了?

  “赵小姐没有被烫到吧?”

  若晴问了句。

  赵雅舒忙摇头,“我没事,就是弄湿了你家的地板。”

  她偷瞄一眼慢慢地走过来的高大峻冷男人,赶紧说道:“若晴,你家的扫把在哪里,我马上帮你把地板拖干净。”

  “不用了。”

  若晴好笑地看着她的慌乱。

  赵雅舒嘴上说她放弃了战博,要全心全意地去追求明枫。

  事实上,她很少去找明枫,当然,也是因为明枫现在在家里养着伤,不方便见人。

  战博每次出现,都能牵动赵雅舒的情绪,让这个天之骄女手忙脚乱,总是出丑。

  说明,赵雅舒其实还是爱着战博的,只是她的骄傲让她不再追着战博跑。

  现在的战博已为人夫,他对若晴的宠爱,整个江城的人都看在眼里。

  赵雅舒就算后悔,就算嫉妒,也明白,这个男人,永远都不会属于她的。

  她不曾拥有过他。

  也就谈不上失去。

  这样想着,赵雅舒心里又好过一点。

  秦叔带领着几名黑衣男子过来,其中一名男子手里拿着拖把。

  他是负责来拖干净地板的清洁工。

  战博这里除了若晴一个女的,其他的都是男的,并没有因为若晴的到来而改变。

  若晴也没有试着去改变现状,战博太帅,就算他整天绷着脸,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还是很容易勾走女人的心。

  已经够多情敌的若晴,可不想给自己添更多的情敌。

  “大少奶奶,大少爷让我给你准备了一间大的衣帽间,我已经让人把衣架子都摆好了,现在可以把大少奶奶的这些衣服搬到楼上的新衣帽间。”

  秦叔走过来,恭敬地说着他带着人进来的原因。

  若晴眨眨眼,战博真是什么都帮她安排好了。

  “麻烦你了,秦叔。”

  秦叔微笑,“大少奶奶客气了,能为大少奶奶服务是我们的福气。”

  若晴笑而不语,心里却在卧槽:秦叔忽然拍她马屁,她心好慌呀。

  秦叔带着人把若晴上午的战利品全都搬走。

  很快,那套沙发便被清空。

  “大少爷。”

  秦叔等人从战博的面前走过,都恭敬地叫一声。

  若晴去扶战博,借机俏俏地又掐了他一把。

  战博偏头看她。

  她小声说他:“你突然出现,把赵雅舒吓到了,她对你还没有死心呢。”

  “我怕她欺负你。”

  若晴低低地笑,“她是任性骄蛮了点,其实本性并不坏,再者,她也欺负不了我。”

  每次交锋,她都是占上风的,把赵雅舒气到跳脚。

  战博蹙眉。

  她倒替赵雅舒说话了。

  “战爷,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等男清洁工把地板上的水渍拖干净后,赵雅舒也稳住了情绪,恢复了高傲的样子,不过对战博还是很客气的,不敢在战博面前摆架子。

  “知道是打扰还要来?”

  战博冷冷地驳了她一句。

  赵雅舒语塞。

  若晴又偷偷地掐他一把。

  赵雅舒过来找她肯定有事,这家伙在场,赵雅舒什么都不会说的。

  若晴挺想知道赵雅舒忽然又来找自己的原因。

  “这桶水?”

  战博捉住爱妻那只老爱偷偷地掐他的玉手,她掐得不够大力,他不痛,反而觉得她的掐是在撩他。

  他血气方刚,不经撩的。

  若晴一本正经地解释:“赵小姐觉得我给她一杯水太小气了,所以我就给赵小姐提了一桶水来,够大方了吧。”

  战博的嘴角猛抽。

  想笑,又要维持他的高冷形象,憋笑憋得实在是辛苦。

  他还担心赵雅舒欺负若晴。

  现在看来,他真的是白担心一场。

  赵雅舒没有被若晴气死就很不错了。

  “赵小姐,若晴对我都没有这么大方,你可别辜负了她对你的大方,要喝完这桶水。”

  战博淡淡地道。

  赵雅舒面上保持着微笑,心里早就把这对夫妻骂了万万遍。

  真是有什么样的丈夫就有什么样的妻子。

  这对夫妻俩就是一路人!

  气死人不偿命!

  “我不渴,谢谢大少奶奶的款待。”

  赵雅舒捏紧自己的包,才没有用包砸向这对夫妻俩。

  “你们聊,我出去

  .

  -->>

  走走。”

  不用担心老婆被人欺负,战博也识趣,很快就转身走了。

  初一进来,推着他出去。

  等战博的身影看不到了,赵雅舒才敛回视线,对若晴说道:“战爷是遇到了对的人,短短一两个月,他整个人都变了。”

  不仅能重新站起来,身上那股不近人情的冰冷气息也淡了很多。

  这些都是慕若晴的功劳。

  赵雅舒是还没有办法做到淡然面对战博,对若晴却生不出怨恨了。

  “赵小姐想夸我的话,尽管夸,我这个人虽然很谦虚,不过也不能过于谦虚,适当地也会接受别人的夸赞。”

  赵雅舒又是一噎,好一会儿吐出四个字来:“厚颜无耻!”

  若晴回给她一记你现在才知道的眼神,又把赵雅舒气得想暴走。

  她还真想走,走了几步又折回来,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来,对若晴说道:“赶紧把这桶水拎走。”

  若晴笑,“不喝完它?要不,留下来洗了澡再回去?”

  “滚!”

  赵雅舒忍不住爆了粗口。

  若晴并不生气,笑嘻嘻地拎着那桶热水走了。

  数分钟后。

  几盘水果盘摆在了茶几上。

  还有一壶碧螺春。

  “赵小姐突然来找我,有何赐教?”

  若晴正儿八经地问着,正儿八经地给赵雅舒倒了一杯茶水。

  还把那几盘水果往赵雅舒那边推了推,笑容灿烂得让赵雅舒都晃了晃神。

  “赐教不敢。”

  若晴不再嘻皮笑脸,气死人不偿命的,赵雅舒也不再挑衅她。

  “我过来,是想……郑重地向你道歉。”

  “你上次不是向我郑重又真诚地道歉了吗?难道上次不是真诚的道歉?是虚情假义?哎呀,我还当真了呢。”

  赵雅舒:……

  她就不该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