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95章 君子凌煜

第395章 君子凌煜

  若晴再发了一条语音信息过来,让母亲要收下那五万元。

  古妈妈愣是不接收。

  若晴很了解养母,就说了句:“妈,你不收下,我就去银行取现金给你。”

  古妈妈:“……若晴,妈真的不缺钱,好吧,妈收了,存起来,等你和战爷举行婚礼时,给你置办嫁妆。”

  慕家不会亏待若晴这个亲生女,一定会给若晴置办天价嫁妆。

  不过他们给若晴的是他们的心意。

  “妈要是花不完,存起来给我两个哥娶老婆用,他们年纪都不小了。”

  若晴挺忧心两个哥哥的人生大事。

  她倒是瞧中了杨秘书,但杨秘书痴恋着凌煜,虽说杨秘书打算放弃凌煜,也要等她真的放下,她才敢试着帮杨秘书和大哥牵牵线。

  成不成,就看他们俩是否有缘份了。

  古妈妈没有回复若晴。

  刚子对若晴的兄妹情在知道若晴不是他们家亲生的后,就慢慢地变了质,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清除杂质。

  短期内,古臣刚是不会娶妻的。

  至于古臣朗,他全心全意投入到他的果园,菜场,压根儿就不想婚事,催得急了,他会说哥哥都未婚,他急什么?

  古妈妈夫妻俩为了两个儿子的婚事也是操碎了心。

  ……

  睁开惺松的双眼,杨语彤看到陌生的环境,吓得她猛地自床上坐起来。

  盖在身上的薄被滑落,也让她看到了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不是她的。

  是男人的衣服,宽宽松松的。

  这是哪里?

  昨晚去找若晴喝酒,喝着喝着,她醉得不省人事。

  按理说,她在老板家里喝酒,就算喝醉了,有老板娘在,也不会让她出事的。

  那,这是怎么回事?

  谁帮她换的衣服?

  顾不得宿醉后的头痛,杨语彤赶紧翻身下床,床前有一双拖鞋,也是男性的。

  她那双高跟鞋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

  穿上那双男性拖鞋,她就往房外溜。

  拉开房门,她先探头出去,打量着陌生的环境,哦,不算陌生,大厅里的摆设,她还是有印象的。

  这是……凌煜的家!

  身为凌煜曾经的徒弟,她又追了凌煜好几年,自然是经常出入凌煜的小别墅。

  对于凌煜的家,杨语彤还是熟悉的。

  就是,他家里的房间,她没有进去过,才会醒来时被陌生的环境吓到。

  知道自己在凌煜的家里,杨语彤松了一口气。

  她除了头痛,那是宿醉的后果。

  身上再无其他不适。

  凌煜对她,还是非常的正人君子。

  杨语彤走出了房间,四处张望想寻找凌煜的身影。

  听到厨房里有响动,她走过去。

  凌煜正在厨房里切着菜,看样子是要准备午餐。

  杨语彤也不打扰他,就倚在厨房门口,双手环胸,静静地看着凌煜切菜。

  系着围裙的他,带给她全新的印象。

  没想到他也会下厨。

  头好痛!

  帅哥当前,杨语彤看着看着,还是忍不住抬手揉着太阳穴,头真的很痛。

  “醒了?”

  凌煜忽然扭头,看到她靠在门口,淡淡地问了句。

  “嗯。”

  “头痛?”

  “嗯,很痛。”

  凌煜吐出两个字来:“活该!”

  杨语彤:“……”

  她还想奢望他会说些心疼的话吗?

  “有没有给我煮了醒酒汤?”

  “你现在不是醒了吗?都醒了,还喝什么醒酒汤?昨晚把你接回来的时候,你又烂醉如泥,就算给你喝醒酒汤也没多大用处。”

  杨语彤默了默后,问他:“你去接我回来的?”

  凌煜扭过头去,继续切他的菜。

  “秦叔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说是战总让我过去接你的,谁叫我们俩住得这么久?看在咱们是同事的份上,我只好过去把你接回来。”

  杨语彤哦了一声。

  原来是战总要求的。

  她还以为……

  别想了,都这么多年,他不接受她的感情,现在她想放弃了,又何必再给自己希望?

  “我身上的衣服怎么?”

  凌煜扭头瞪了她一眼,又转过头去,没好气地道:“你吐了,吐得我一身都是,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只好帮你把衣服换了,这是我的家,我家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便把我的衣服给你换上。”

  末了,他还补充一句:“帮你换衣服的时候,我蒙着眼睛的,没把你看光光,你别想赖上我。”

  杨语彤笑了笑:“放心,我不会赖上你的,虽然我是真的很爱很爱你,却知道强扭的瓜儿不会甜。”

  她想吃强扭的瓜儿,早就吃了

  .

  -->>

  不会等到现在。

  凌煜又扭头看她,眼神深深的,不知道他心里的真正想法。

  “沙发上有一套新买回来的衣服,已经干洗过,是给你的,现在去洗个热水澡,虽说我帮你把脏衣服换了,你浑身上下都臭熏熏的。”

  杨语彤扭头看向沙发,还真放着一只袋子,想必里面装的便是他买给她的衣服吧。

  她走过去,拿起袋子,还是牌子货呢。

  他对她还真是大方,随便买一套衣服给她换上,就买了几万元一套的。

  杨语彤拿着那套衣服进了她刚才醒来所在的房间。

  凌煜继续在厨房里忙碌。

  等杨语彤重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把饭菜准备好。

  三菜一汤。

  一盘红烧肉,一条清蒸桂花鱼以及一盘空心菜,汤则是鱼头豆腐汤。

  看到杨语彤披散着长发,长发还是湿漉漉的,凌煜蹙眉,说她:“你就不会先吹干头发再出来?”

  “我在房里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吹风机。”

  凌煜:“……忘了,我家里没有吹风机。”

  他是男的,短头发,洗完头后用干毛巾擦一擦,很快就会干,根本用不到吹风机。

  他把那小锅的汤放在餐桌上,就走开了。

  很快,他又回来。

  把一条干净的毛巾扔到杨语彤的身上,嫌弃地命令道:“走开一点,用干毛巾把你的头发擦一擦,免得吃饭时,头发上的水还往下滴。”

  让她走远一点再擦头发,是防着她的头发掉到饭菜上。

  等杨语彤走开了,他盛了两碗汤,有鱼头的那碗汤留给杨语彤。

  好一会儿,杨语彤才在餐桌前坐下。

  “凌总烧的菜,瞧着不错呀。”

  凌煜睨她两眼,“吃饭。”

  杨语彤笑了笑,拿起汤匙先喝汤。

  这汤的味道不如她自己熬的鲜美,不过是凌煜亲手做的,不管好不好喝,她都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那盘红烧肉瞧着很好吃的样子,杨语彤便夹了一块来尝尝。

  还真的挺好吃的,比她烧的好吃。

  “只有汤和空心菜是我弄的,鱼和肉都是叫的外卖。”

  杨语彤:“……”

  怪不得,汤难喝,肉好吃!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