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84章 家主很可怜的

第384章 家主很可怜的

  明枫阴沉着脸。

  他最不喜欢听到别人说若晴和战爷很幸福的话。

  “你真的爱若晴?还是把若晴当成对付战爷的工具?”

  “我的事,你别管!”

  明枫冷冷地道,他扭头看着童熙,眼神里满是讽刺,“不要以为我请你来了几天,你就是特别的,就有资格对我说教,童熙,你才是我的工具,是我的棋子。”

  童熙不怒反笑,“我知道呀,我一直都知道我是明总的一枚棋子,明总对我是特别的,特别的狠,我也不是对明总说教,我纯粹就是心疼我的朋友,明总真不用往自己脸上贴金的。”

  “虽然明总帅得让我经常看着看着就想流口水,我却是有男神的,不会真对明总想入非非。”

  明枫一脸黑,“女人,你是说我在自作多情?”

  “你不就是在自作多情,若晴明明不喜欢你,对你甚至连好感都没有,你还死皮赖脸地要贴过去,这不是自作多情是什么?以为你长着一张小白脸,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了?”

  明枫猛地站起来,一个旋身,就站在了童熙的面前,童熙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大手已经掐在童熙的脖子上。

  童熙顿时觉得喘不过气来,她拼命挣扎。

  “家主,家主。”

  陈叔出来,想吩咐人去买泻药的,看到这一幕,吓得赶紧跑过来为,但又不敢强行扳开家主的手,只能提醒地道:“家主,童小姐是慕二小姐的好友,要是折在家主手里,慕二小姐一定会替童小姐报仇的,家主和慕二小姐就成了仇人。”

  陈叔对明枫是真了解。

  明枫松开了掐着童熙脖子的手,却也把童熙推倒在地上。

  他冷冷地道:“没有人能劝我放弃若晴,若晴是我的!”

  他只是出手慢了点,被战博捷足先登。

  战博!

  抢了他的妻,他跟战博不死不休!

  战博:啊呸,不要脸,颠倒黑白,谁抢谁的妻?老天爷评评理。

  老天爷:我眼瞎了,看不见。

  童熙直咳。

  差点以为自己要死在明枫的手里。

  亏她以前还觉得明枫帅得天下无敌,比战爷还帅,相处后,才发觉这个男人一直被战爷按压在老二这个位置上是有道理的。

  太他娘的疯狂,简直就是不讲道理的人。

  也是,他要是讲道理,就不会把她抓来照顾他,迁怒于她,想逼她去找若晴诉苦,想让若晴来替她讨公道,中他的奸计。

  她就是不找若晴诉苦,有种的,杀了她!

  明枫阴冷地瞪着童熙半晌,撇下轮椅,一拐一拐地进屋了。

  他并不想出来晒太阳,不过是找借口折磨童熙。

  等明枫进屋了,陈叔上前扶起了童熙,叹口气地对童熙说道:“童小姐,你不是慕二小姐,不要试着去挑衅家主的威严,他,狠起来的时候,真能掐死你。”

  童熙反复揉摸着被掐过的地方,不说话。

  “童小姐,你要撑住呀。”

  童熙看着陈叔,没好气地道:“陈叔,你跟你家主唱反调,他知道吗?”

  “童小姐是个聪明人,不愧是慕二小姐的好基友呀,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能和慕二小姐成为好友,就是一类人,聪明,大气,将来谁娶到童小姐,那是他的福气。”

  希望那福气是属于他们家主的。

  陈叔已经幻想着家主追妻火葬场的剧情,为了以后能帮到家主,所以,他极力地帮家主在童小姐面前解释。

  “如果慕二小姐还没有嫁人,家主喜欢她,痴迷她,我放鞭炮庆祝都来不及,但她嫁人了,还是战爷的太太,战爷对她宠上了天,家主一向斗不过战爷,注定是痛苦的。”

  “我真不希望家主受那种痛。”

  陈叔真的心疼家主的遭遇,他想不明白,家主以前和慕二小姐没有交集,怎么会梦到睡了慕二小姐?还说两个人有个女儿……

  这种离奇古怪的事要不是发生在家主身上,陈叔亲眼看着家主突然就痴迷慕若晴,他都不敢相信。

  “他不是因为若晴嫁了战爷才?”

  “不是。”

  “反正这件事很离奇,很古怪,也很让人绝望,其实,我们家主很可怜,当然了,童小姐是站在战爷那一边的,与我们家主是敌对的关系,看不到我们家主可怜之处。”

  站的阵线不一样,看人的角度便不一样。

  “陈叔,你是个好人,对你们家主也是真的关心,你好好地劝劝他吧,不要走这种迁怒的路线,我是不会妥协的,如果他真的是喜欢若晴的,就不该做这些。”

  陈叔叹气,“家主固执得很,童小姐也是领教过的,在明氏家族里,除了老老族长,还真没有人能劝得到家主,但老老族长年纪大了,不好拿这件事去打扰他老人家的养老生活。”

  “童小姐,你以后能不能对我们家主多一点关心?就是被逼着照顾我们家主时,加入

  .

  -->>

  一点点点的真心,家主真的很可怜,很缺爱。”

  童熙:“……”

  “童小姐,把我们家主的轮椅推进去吧,我让人去买泻药。”

  童熙:……

  陈叔,你一边求我对你们家主好一点,一边执行你家主的吩咐,给我喂泻药……

  “童小姐,今晚你走的时候,我会偷偷地把你的包还给你的,让你有手机联系家人来接你,也有钱坐计程车回去,不用步行回家。”

  明家的人都以为童熙这几晚都是步行回家的。

  庆幸童熙没有出事。

  却不知道是初一每天晚上“路过”,送童熙回家的。

  童熙就盼着每天深夜的到来,能坐着男神的车回家。

  一次,可以说是路过,是巧合,连着三四天,那就不是巧合了,是刻意。

  童熙美滋滋地想着,初一对她是否有点意思?

  所以这几天深夜都装着路过,送她回家?而且每天路过那家餐馆,都会停车,带她进去吃一份蛋炒饭。

  不过,童熙没有点破,初一说是路过,她就当成他是路过了。

  陈叔又掏出钱包,从钱包里抽出一叠人民币,塞到童熙的手里,小声地道:“童小姐,这是给你压惊的赔偿费,刚才家主把你吓到了,你拿这点钱买点好吃的好喝的,压压惊哈。”

  “我去买药了。”

  陈叔自认帮家主在童小姐面前刷了一波可怜的存在感,把钱塞给童熙后,就美滋滋地亲自去买泻药。

  童熙:“……”

  陈叔做得再多,一句去买药,就把他前面做的一切都抹杀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