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47章 第一胎要生女儿

第347章 第一胎要生女儿

  “妈,我喜欢若晴,娶她,从来不后悔,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很轻松,也很幸福,我也知道妈是真的很爱我,希望我能获得幸福。妈,若晴就是我的幸福!”

  张静看着向自己道歉的儿子,他的脸上的表情很温和,但说话时的语气是坚定的。

  他说若晴就是他的幸福。

  她这个当妈的,拆散他和若晴,就是破坏他的幸福。

  当妈的破坏儿子的幸福,就是不想让儿子得到幸福。

  张静怎么想就怎么心塞。

  她当然希望自己的儿女都能得到幸福。

  可是老面对着一个自己看不上眼的,不喜欢的儿媳妇,张静觉得日子都变得艰难起来。

  “阿博……”

  张静良久才开口,她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也就是叫了儿子一声,就没有再说下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说若晴的坏话,就会进一步激发母子俩的矛盾。

  说违心的好话,她又做不到。

  战非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温和地道:“阿博,你该做复健了,我让初一过来推你回去做复健。”

  “好。”

  战博温和地应着。

  他知道,有些话,由父亲和母亲谈更好一点。

  他,毕竟是当儿子的。

  初一很快就来推着战博离开了凉亭。

  望着远去的儿子,战非问着妻子:“老婆,你是喜欢看着儿子挺直着腰肢走路,还是坐着被人推着走?”

  “这还用问,当然是挺着腰肢走路。阿博出事后,知道他残了双腿需要坐轮椅时,就像割了我身上的肉一样痛,我背着他都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特别是儿子原本就冷冽的性情变得更加无情时,张静的心像被刀剜割了一样痛。

  “阿博现在很努力地做着复健,他希望在今年内举行婚礼,他不想坐轮椅与若晴举行婚礼。老婆,若晴对阿博的影响是很大的,你也看在眼里,都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的。”

  张静撇撇嘴,说道:“刚才你们父子俩聊了什么,让你来当说客。”

  “儿子并没有让我来当说客,我只是觉得孩子长大了,我们当父母的不要再把他们牢牢地抓在掌心,该完全放手,他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娶谁,就娶谁。”

  “阿博,也从来没有被我掌控过,以前,他还小,我们都管不了他,现在的他,我们更是管不到。”

  张静抿抿嘴后,说道:“我又没有管他,我只是表露我自己的喜好罢了。我不喜欢的人,他能硬逼着我喜欢吗?”

  她又说丈夫:“你也不必替慕若晴说好话,一个人讨厌另一个人,就算那个人很好,她依旧会讨厌她的。”

  顿了顿,她说:“我已经很忍让的了,请的私家侦探,才跟踪她一天就辞了,知道她和明枫有纠缠,我也没有找她算帐,这些都是我的忍让,总不能让我这个当婆婆的,凡事都忍让她吧?”

  “她当儿媳妇的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呀,天天都早出晚归的,也不见来跟我这个当婆婆的打交道,她不付出行动,还想我去讨好她?我又不会只有她一个儿媳妇。”

  战非笑了笑,“是是是,若晴也有点不对,但她确实忙,她连娘家都很少有时间回去,还得照顾咱们的儿子,咱们闲在家里的,就多包容包容年轻人吧。”

  “以前我忙起来的时候,咱们是夫妻都经常十天半月,无法在清醒时见上一面呢。”

  张静没好气地道:“我只要挑她一点刺儿,你们就能替她想到无数的苦衷。”

  “这是事实嘛。”

  “我知道是事实,她要是听话的,就该老老实实地在家里呆着,明明可以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好日子,非要自己去上班打理公司什么的,不是自讨苦吃吗?”

  “人各有志,再说了咱们亲家就只有若晴一个孩子,若晴不努力怎么守得住慕家的家产?”

  战非还真是处处替儿媳妇说好话的好公公。

  “难不成你想看着慕家的家产被慕若惜继承了去?”

  张静马上就说道:“若晴才是慕家亲生的孩子,她继承家产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慕若惜占了若晴那么多年的好资源,该知足了,还想分家产?要脸不?她做梦去吧!”

  不喜欢儿媳妇是一回事。

  儿媳妇不能被外人欺了去。

  战非笑眯眯的,“就是了,既然若晴要继承家产,总得努力吧,她不努力守不住慕家的亿万家产,就会便宜了慕若惜。所以,咱们得理解若晴的忙。”

  张静不吭声了。

  “咱们也该见一见亲家了,再拖下去,就坐实了外面那些人的猜测,会影响儿子小俩口的感情。阿博是个冷情的人,难得他有个喜欢的女人,我们不支持就算了,可不能成为破坏的那一方。”

  张静:“……”

  “老婆,你要是想见亲家了,我就打电话给慕景瑞,约他们夫妻俩见见面,不,我觉得为了表达

  .

  -->>

  诚意,我们俩带上点礼物,亲自去慕家一趟吧。”

  张静看着丈夫,没好气地道:“阿博向我道歉,是为了这件事吧?你总是站在儿子的那一边,用我的小心眼儿来烘托你的开明。”

  “老婆,瞧你说到哪里去了,我这不都是为了咱们的儿子好吗?你总觉得若晴配不上咱们的儿子,这是你觉得,不是儿子觉得,过日子,也是人家小俩口过,又不是跟咱俩过。”

  张静哑口无。

  “咱们要是再不跟亲家走动走动,小心若晴生了孩子跟她姓,因为你不认可她这个儿媳妇。”

  “她敢让我的孙子姓慕试试!”

  张静马上叫起来,随即欣喜地问着丈夫:“问清楚了?”

  战非笑,“正常得很,我们就等着抱孙吧。”

  “我不想抱孙子,我想抱孙女,你记得凤太太吧?我经常跟她打牌的,她的儿媳妇前不久给她添了个孙女,白白嫩嫩的,可爱极了,凤太太得了宝贝孙女,都不想和我们打牌了,天天把孙女挂在嘴边。”

  战家就是女儿值钱。

  “战非,你去跟你儿子说,他们俩要是第一胎就能生个孙女儿给我抱抱,我就接受若晴这个儿媳妇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