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42章 刻意讨好

第342章 刻意讨好

  战亭想起她早上杠着一捆荷花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宁婉儿,你好歹是宁家的千金,就不能注意点形象?不怕你未来的丈夫嫌弃你粗鲁?”

  “话说,婉儿,咱俩打小就认识,再不对盘,也认识了二十几年,你的未婚夫是谁?跟我说一声,我帮你掌掌眼呀。”

  让他知道是谁要跟宁婉儿相亲,他绝对跟对方说宁婉儿的坏话,让对方打退堂鼓,不敢娶宁婉儿!

  “咋的,是不是想套出我的相亲对象,然后跑去砸场,尽说我的坏话,败坏我的形象,让对方嫌弃我?”

  不愧是青梅竹马呀。

  战亭心里怎么想的,宁婉儿摸得清清楚楚的。

  “我就不告诉你,等你心思思。”

  “你要是能嫁出去,就不会再祸害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哪能搞破坏?别把我说得那么坏。婉儿,你路透一下,那个男人姓什么?”

  宁婉儿笑嘻嘻的,“都说了,不告诉你,让你心思思。剥你的莲子吧,我下楼去吃饭,你们酒店的自助餐厅里的美食都不错。”

  战亭得瑟地道:“你也不看看帝豪是谁在管理?帝豪能成为远近闻名的酒店,除了服务一流,就靠美食征服客人的了。”

  还有一点,便是他家大哥天天都是来帝豪酒店用餐的,很多人都是冲着大哥来的,想着能不能偶遇到战爷。

  宁婉儿一边站起来,一边朝战亭竖起大拇指。

  有一个嘴巴特别挑的,厨艺特别好的老板,帝豪酒店的厨师们压力山大呀,没两把刷子都不敢来帝豪冒泡。

  “对了,战爷和若晴也该过来了吧。”

  宁婉儿随口说道。

  战亭回她一句:“你打算去当电灯泡?”

  “我是那么没有眼力儿的人吗?战爷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战博哥哥了,他是若晴一个人的情哥哥,咱们都得避着点。”

  战亭笑。

  宁婉儿是个很识趣的人。

  妹妹战宁也是,怪不得两个女孩子好得能穿一条裤子。

  他停止剥莲子。

  “你不剥莲子了?”

  “你以为我是神仙,不用食人间烟火?”

  宁婉儿语塞。

  “这么多新鲜的莲子,也够你和我大嫂用的了。”

  战亭抱怨着:“被你奴役了一个下午,我啥事也没有做到。”

  “不是剥了莲子吗?这就是做事。”

  战亭张嘴想反驳,又觉得她说得对,无话可说。

  ……

  慕家。

  慕若惜给养母买了两套衣服,两套珠宝。

  进门就叫喊着:“妈,妈。”

  章惠在楼上应着:“我在楼上。”

  慕若惜立即拿着东西,蹬蹬地跑上楼去。

  章惠看到是若惜后,脸上的笑容敛了起来,淡淡地道:“是你呀,我还以为是若晴呢。”

  若晴才会这样急切地叫她妈。

  若惜被他们夫妻俩培养得很好,不会像若晴那样跳脱的。

  “妈,我今晚不用应酬,便去帮你买了两套衣服还有两套珠宝,妈,你看看,喜不喜欢?”

  慕若惜像是没有听到养母那句话,艳丽的脸上依旧满是笑意,她走过来,把东西放下,就帮养母把衣服拿出来。

  章惠淡淡地道:“我的衣服多的是,你有空,就拿回去给你亲妈吧。”

  “妈,这些衣服,我那个妈穿不合适,她天天都是与泥土打交道,穿这样的衣服,就是糟蹋,也秀不出衣服的贵气来。”

  慕若惜话里有着对古妈妈的嫌弃。

  古家的条件在乡下来说算是好的了,但与慕家相比,差的不是一点点。

  打小就在慕家长大,被慕景瑞夫妻俩当成掌上明珠养着,慕若惜的眼界早就定了型。

  她是打心里瞧不起自己的亲妈。

  “再说了,我那个妈也不缺新衣服,妈可能不知道吧,若晴以前总是偷偷地回去看望她的古妈妈的,每次回去都会买很多很多的东西,一车一车地拉回去,还给他们很多钱。”

  “倒是没有看到她给妈买过什么东西。”

  章惠不满养女抱怨亲女,本能地维护着若晴,“若晴也买过衣服给我的,还有其他礼物,你没有看到而已。”

  “若晴是古家养大的,古家对她有养育之恩,她现在回到我的身边,过上了好日子,还不忘古家之恩,送东西,给钱,说明了若晴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她既对我和她爸尽孝,又孝顺着古家的父母。”

  章惠是不喜欢若晴和古家来往密切,怕这样会影响她和若晴好不容易养出来的母女之情。

  不得不说,若晴有情有义,她更欢喜。

  要是若晴无情无义,被亲生父母认走后,就与古家一刀两断,她才该难过。

  慕若惜:“……妈,我没有其他意思。妈,你试试这两套衣服合不合身?”

  章惠就是扫了一眼,便推开了若惜的

  .

  -->>

  手,淡淡地道:“你帮我买衣服,不知道我的尺码?不用试了,放在这吧。”

  慕若惜见她兴趣缺缺的,哦了一声,放下了衣服。

  很快,她又笑道:“妈,你看看这两套珠宝,都是新款式,我觉得很适合妈戴,妈戴上去肯定更加的高贵大方,等我爸回来,能让我爸眼前一亮。”

  她打开了珠宝盒。

  章惠看了两眼,语气还是淡淡的,“这两套珠宝,你爸前两天才送给我两套一模一样的,你拿回去吧,要是不喜欢自己戴,也可以送给你亲妈。”

  这一次慕若惜不敢说亲妈配不上这些珠宝,而是笑道:“妈,我给她准备了礼物的,等周末休假,我就过去看看她,她出院这么长时间了,应该养得差不多了,她回去之前,我给了一笔钱,叫她不要节省,买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章惠听她这样说,才拿起一条项链看了看,说道:“我已经有两套一模一样的了。”

  “妈,爸送给你的是爸的心意,我送的是我的心意呀。”

  见慕若惜满脸笑容,带着点点讨好。

  终究是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孩子,章惠被若惜伤到的心,被治愈了一半。

  “那我就收下了。”

  章惠把项链放回盒子里,把盒子合上,“明天我就戴上它,去跟姐妹们打牌。”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