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36章 翁婿

第336章 翁婿

  慕景瑞给他倒来了一杯温开水。

  然后,在他的对面坐下。

  “爸,赵其来找过你几次了吧?”

  在岳父面前,战博不会拐弯抹角。

  “是来找过几次。战爷,谢谢你!”

  慕景瑞感激地道,“如果不是你出手帮我们慕氏讨公道,我们会被赵氏打压得死死的。”

  明氏也在打压赵氏,慕景瑞心里隐隐觉得明枫也是为了给他慕氏出气,但不敢在女婿面前说出来,免得女婿误会女儿不忠。

  天可见怜,他的女儿呀,现在眼里心里都是战爷了。

  也好,不再想着唐千浩,就是新生。

  唐千浩那个人渣,害人精,最近没有看到他,见到他,绝对一拳挥过去。

  慕若惜是说了不让养父母管她和唐千浩的事,慕景瑞再气,也还是想替她出口气的。

  他能忍着不去唐家已经是极限,路上碰到唐千浩,想让他不动手,那是不可能的。

  “爸,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必客气。”

  慕景瑞笑,“那我就受着了。不过,战爷,赵氏在江城扎根几十年,根基雄厚,与他硬杠,咱们是不会输,但赢也是惨赢,适当的时候,就给赵其一个台阶下吧。”

  战博默默地喝了一口水。

  片刻,他说:“等赵其再来找你,请你吃饭的时候,你就答应他,余下的事,我会安排的了。”

  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会与赵氏死嗑到底的。

  给赵氏一点教训,让赵其明白,慕氏有靠山,碰不得,就行。

  慕景瑞点头,“好。”

  他又问:“若晴有没有跟你说,以后跟着我去谈生意?她回来后,她妈妈和若惜都带着她参加过大大小小的宴会,她难以适应,不是她的交际不行,是真正融入这个圈子难。”

  “我想着先把她的交际能力培养好了再让她独立。”

  战博想到若晴嫁给他后,只参加了赵雅舒的生日宴会。

  他不喜欢应酬,轻易不会出席宴会,他们战家的女人们,都不喜欢若晴,看不上她,自然不会带着她参加宴会。

  “爸,不管若晴要做什么,我都无条件支持,只要若晴愿意就行。”

  战博给了岳父一句话,这样岳父就不用老是考虑到他的心情。

  慕景瑞看了他好一会儿,看出他是真心的,满意地笑,“若晴还是有眼光的。”

  能为若晴做到这一步,如无爱意,是做不到的。

  “我会跟战宁说一声,以后她要参加什么宴会,就带上若晴,有战宁在,无人敢欺负她。”

  “谢谢战爷为若晴做的一切。”

  “她是我老婆,我为她做任何事都心甘情愿,乐在其中。”

  慕景瑞:“……”他怎么觉得他这个冷面女婿,越来越有当妻奴的潜质了?

  真不敢想象冷漠总裁变成妻奴的样子。

  慕景瑞自己去倒了一杯水,喝了个精光,又倒了一杯。

  喝了水,他觉得自己平静多了。

  再次回到战博的对面坐下,慕景瑞清了清嗓子。

  战博看出他有话要说,黑眸瞅着他看,可能是战爷的威严过甚吧,慕景瑞被女婿这样看着,又生出了点紧张感。

  “咳咳——”

  慕景瑞再次清了清嗓子,在女婿那乌沉沉的眸子注视下,他硬着头皮开口:“战爷,那个……你和若晴不急着举行婚礼,我理解。不过,咱们两家结成亲家,总得走动走动吧?”

  见战博抿唇不语。

  慕景瑞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你们家长辈什么意思?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点动静。”

  很多人都在看着呢。

  其中,很多都是在看笑话的。

  等着战家羞辱他们慕家。

  那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都说就算战博公开承认了若晴的合法身份,但战家是个大族,又是本市首富,豪门规矩又多,战家长辈不接纳若晴,若晴就是个笑话。

  战爷一个人能跟所有长辈作对?

  战老夫人还身体硬朗得很,战爷是由她亲自抚养长大的,战爷最敬重的便是奶奶。

  听说,老夫人因为若晴当初拒婚一事,记恨着若晴。

  战博面露歉意,“爸,是我疏忽了。”

  “不不不,你工作忙,又要分心帮我们慕氏,会想不到这种事很正常。也是我们当父母的着急,才会在战爷面前提一嘴。”

  “战爷,是不是老夫人……”

  慕景瑞知道在战家大宅里,老夫人才是女儿难以攀越的一座大山,老夫人不喜欢他的女儿,若晴在婆家就会举步维艰,战爷总不能一直为了若晴和家里所有长辈作对的。

  “奶奶跟我妈说过,让我妈登门拜访,两家长辈坐下来吃顿饭,聊聊婚事的,是我妈……爸,你放心,我不会让若晴成为别人的笑话。”

  他会回去跟

  .

  -->>

  母亲长谈。

  上次因为若晴,母子俩闹得很不愉快。

  最近,为了避免矛盾再生,母亲不主动来找他,他也不主动去见母亲。

  只能通过妹妹和父亲的嘴知道母亲对若晴的偏见依旧深得很。

  “战爷。”

  慕景瑞猜到战博和他母亲肯定是因为若晴闹过不愉快,他以家长的身份,对战博说道:“你跟你妈谈的时候,态度温和些,别太强势,当父母的,是受不了儿女的强势反压的,或许你不觉得你有错,等你以后为人父母了,你就能体会到。”

  说完后,慕景瑞记起战博的情况,担心自己最后那句话会伤到战博。

  见战博深思的样子,并没有被伤到自尊的表情,他松口气。

  战博千好万好,就是一样不好呀。

  慕景瑞在心里叹气。

  万事都没有十全十美的。

  总会有点缺撼,这或许,也是他女儿的命吧。

  毕竟当初是女儿非要拒婚,之后又死皮赖脸地逼战博娶她,犯下的错,就要独自承担犯错的后果。

  慕景瑞夫妻俩难以替女儿撑腰,一是与战家结亲,慕家还是高攀了的,二是若晴逼战博娶她的。

  他们当父母的想撑腰,都硬不起气来。

  “爸,你的话,我会放在心上的。”

  被岳父劝说,战博意识到自己在母亲面前过于强势,反压着母亲,要求母亲无条件地认输,是他的错。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