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34章 走火入魔了

第334章 走火入魔了

  “家主还要替慕二小姐说话,家主长这么大,谁敢这样对你?”

  “陈叔,你不懂的。”

  明枫在陈叔的搀扶下,走向浴室,他明明痛得自己走路都困难了,竟然还流露出甜蜜的笑容,低低地说道:“打是亲,骂是爱,若晴对我又打又骂,就是对我又爱又亲。”

  陈叔:“……”

  他们家主中毒了。

  中了慕二小姐的毒。

  还走火入魔了。

  陈叔不由得担心,担心家主对慕二小姐那样执着,要单身一辈子。

  家主的性子,他是很清楚的,一旦动了真心,便是一生一世,宁愿单着一辈子也不会将就。

  要是慕二小姐还没有嫁人,管她对家主有没有感情,他们也会帮着家主把慕二小姐抢回来,逼着慕二小姐嫁给家主。

  可是,慕二小姐如今是战爷的妻子。

  官宣了的。

  整个江城的人都知道。

  家主与战爷是死对头,什么都喜欢争抢,可抢人妻,就过份了点,会遭到万人唾骂的。

  浴室门关上了,陈叔在外面等着。

  明枫泡了一会儿澡,果然觉得好受些了,人也更清醒。

  只是,当他起身,通过浴室里的那面大镜子看到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他还是怔了怔。

  其实,是战博下的狠手。

  都残了,还这么狠。

  不对,战博能站起来了,还能走路。

  明枫恨恨地骂着:“当初那场车祸怎么不把你个混蛋带走?没有了你战博,我在江城就能横着走,若晴也就是我的了!”

  “要是我策划的,保准要你混蛋的命!”

  明枫低低地骂着。

  战博出车祸的事,实属意外,并非他动的手脚。

  他和战博是不对盘,却不会干杀人放火之事,为了死对头把自己的人生也搭上去,明枫觉得很亏,所以他不会冲动地要战博的性命。

  “家主,好了吗?”

  担心他会因为膝盖痛摔倒的陈叔,在外面敲着门。

  明枫没有应声,而是自己扶着墙,慢慢地走出去。

  “家主,家主。”

  陈叔在外面拼命拍着门。

  里面都没有动静。

  陈叔正准备撞门时,门开了。

  家主仅着一条裤衩就出来了,身上到处可见青紫,看得他又是心疼又是愤怒,说道:“家主,让我去战家告状,替你讨个公道。”

  明枫眸子一沉。

  陈叔就无奈地道:“家主不想我去告状,我就不去吧。战老夫人是个护短的,我去告状,也未必能讨到结果。”

  战爷比他们家主强,在于他们战家人丁兴旺。

  “这是我欠若晴的,陈叔,你要是敢瞒着我去找若晴的麻烦,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明枫严肃地警告着陈叔。

  哪怕若晴把他打死,都是他欠若晴的。

  他不怨她。

  只要她能消气,他就感激不尽了。

  陈叔张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陈叔,用我的手机帮我拍张相片。”

  陈叔:“……”

  他能猜到家主的意思,一边帮家主拍着照,一边说道:“家主,她都能把你伤成这般,就算看到你浑身青紫,也不会心疼的,你还想指望她过来照顾你?”

  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来。

  慕若晴要是看到家主这一身青紫,说不定还觉得下手不够狠呢。

  明枫不理他,默默地把他一身青紫的相片发给若晴。

  他发了相片后也不奢望若晴能回复他。

  陈叔手机响了。

  他接听电话,很快就对明枫说道:“家主,乔医生来了。”

  “让他上楼。”

  明枫走到沙发前坐下。

  陈叔通知下去。

  很快,乔医生便出现在明枫的房间,当他看到明枫一身的伤时,惊得手上提着的医药箱差点掉落在地上。

  “明总,你这身伤,怎么来的?”

  乔医生走过来,把药箱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陈叔想说话,被家主横了一眼,他想说的话都闷在心里。

  “帮我上点药,要消肿快的。”

  他这样子,实在是难看得很。

  向来极注重外貌形象的他,也就是若晴这样对他,他能忍,换成别人,敢把他打成这般,他早就把人家的屋顶都掀了。

  没有得到答复,乔医生便知道不该问,他先帮明枫检查了一番后,说道:“还好,看着触目惊心,并没有伤及五脏六腑。坚持天天上药,十天半个月,便能好转。”

  陈叔这才松口气。

  乔医生帮明枫上了药,留下了几瓶药后,叮嘱明枫几句,便背着药箱走了。

  陈叔亲自送乔医生出去。

  “乔

  .

  -->>

  医生,家主真的没事吧?”

  “没有伤及内脏,不过这些伤也够明总痛上一段时日的了。陈叔,明总不肯说,你可否知道实情?谁把明总伤成这般?”

  陈叔唉声叹气,摇头道:“孽缘呀。”

  却没有说个明白。

  家主都没有回答乔医生,陈叔自是不会多嘴地说出去。

  “与女人有关?明总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吗?对方不喜欢明总?”

  乔医生八卦地问,“哪家千金定性这么好,面对明总都能够不动心。”

  明枫俊美非凡,那双桃花眼极是勾魂,被他静静看着,就能让人心跳加速,想入非非。

  “有缘无份的事,乔医生还是别问了,我想到就心塞塞的,心疼死家主了。”

  乔医生安慰着:“万事开头难,明总没有恋爱经验,可能唐突了女方,吓到了人家,让明总改一改脾气,女孩子要哄的。”

  陈叔苦笑。

  问题是,家主爱上的是有夫之妇呀!

  送走了乔医生,陈叔在别墅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往回走。

  等他进屋时,明枫已经坐在一楼的沙发上。

  依旧觉得头痛的他,靠着沙发,两手揉着泛痛的太阳穴,吩咐着被他叫进来的张华:“去一趟童家,把童熙给我请过来,是请,客气点,别伤到她。”

  张华恭敬地道:“家主,我知道。”

  他担忧地看着明枫,欲又止的。

  “家主,我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不知道该不该说就先不说,考虑清楚了再说。”

  明枫冷冷地道,“我现在没有心情帮你分析该不该说。”

  张华赶紧说:“家主,我现在就去童家把童小姐请过来。”

  说完,他赶紧溜之大吉。

  怕走得慢一步,会被家主一顿训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