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33章 气呀!

第333章 气呀!

  “我只是给他们赵氏一点教训,真正来说,还拿不下赵氏的,硬吞,对战氏也有损失。”

  还得防着与赵氏硬刚之后,明氏会坐收渔翁之利。

  若晴笑,“战爷,你肯为了我,为了慕氏,刚上赵氏,我就很高兴了,不必觉得对不起我。”

  战博默了默后,说道:“中午,我过去接你,顺便跟爸说一声,你明天请假一天。”

  “为什么请假?我没什么紧要的事要请假去办的呀。”

  战博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要喝大补汤。”

  若晴:“……让我请假一天给你熬大补汤?”

  战博啪地挂电话。

  若晴一脸问号。

  想了好一会儿,她想明白之后,顿时哭笑不得。

  以后,谁要是说战爷不能人道的,她呵他们一脸。

  那家伙就是一头狼。

  狼,还要喝大补汤,这是想把她骨头都折了的节奏呀。

  他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

  早上夫妻俩才闲聊过,若晴又不笨,稍微想一想,就明白了战博的用意。

  战博真是个好哥哥!担心因为他而影响到弟弟的感情,不惜“折腾”她。

  ……

  赵雅舒前往接许俊庭的路上,忽地接到许俊庭打来的电话。

  “许哥哥,我在去你公司的路上了。”

  “雅舒,对不起。”

  “?”

  赵雅舒一脸问号。

  “视频,相片,都被删得干干净净的了。”

  “什么?”

  赵雅舒差点就追尾前面那辆车,惊得她紧急刹车,由于她刹车太突然,后面的车辆刹车不及,咬上了她的车尾巴。

  砰一声响。

  赵雅舒那辆红色跑车的车尾变得难看至极。

  “雅舒,怎么了?”

  许俊庭听到巨响,关心地问着。

  赵雅舒被追尾了,好在她人没有事,她对许俊庭说道:“被别人追尾了,我人没事。许哥哥,我拜托你的事,被战爷发现了吗?”

  慕若晴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能把许哥哥安排过来的私家侦探揪出来,并且强行毁掉侦探拍到的视频,相片。

  “嗯。”

  赵雅舒:“……气死我了,我还请慕若晴喝了咖啡,吃了点心,被她气得差点灵魂出窍,结果白费劲。”

  “雅舒,你在哪里,我过去找你,你先报警处理追尾事件。”

  许俊庭觉得没有真正帮到雅舒,对不起她。

  他不知道战爷安排了人跟着那个叫做慕若晴的。

  “好。”

  赵雅舒结束了与许俊庭的通话。

  追尾,对她来说,就是车子受损而已,她可以换一辆新的。

  她气的是,她那样刻意讨好慕若晴,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气呀!

  ……

  明家。

  明枫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得让他想自拧脑袋。

  伸手摸到了手机,他打电话给陈叔,等陈叔接听电话了,他难受地道:“陈叔,我头痛,帮我通知乔医生过来。”

  乔医生是他的私人医生。

  “好。”

  陈叔连忙应着,又说道:“家主昨晚喝了太多的酒,宿醉后就头痛,我已经吩咐厨房帮你煮好了醒酒汤,还热着,我给家主送上去?”

  “嗯。”

  明枫没有再逞强。

  轻轻地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实在是头痛得厉害。

  他不停地揉着太阳穴,想借此来减轻头痛。

  陈叔很快就送了醒酒汤上来。

  “家主,醒酒汤来了。”

  陈叔把那碗一直都热着的醒酒汤放在了床头柜上,就去扶明枫,心疼地说道:“昨晚叫家主不要喝太多的酒,家主就是不听劝,还有,家主身上的伤都需要上药的。”

  昨晚趁家主醉睡后,他帮家主上了点药,仅限于他看得到的。

  要是他没有帮家主上药,家主现在不仅仅是头痛,脸也会肿成发酵的馒头。

  战家大少爷夫妻俩下手真是狠!

  陈叔问过了张华他们,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虽说他们家主也有错,但对方夫妻俩也太狠了点儿。

  战爷就算了,与家主是死对头,下手不狠才怪呢。

  家主对慕二小姐一向都很关心,也曾经帮过慕二小姐解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慕二小姐竟然也下得了狠手。

  张华说了,在慕二小姐下手时,家主不曾还手,任由慕二小姐对他拳打脚踢,张华还说慕二小姐是会拳脚功夫的。

  陈叔仅是听着就心疼坏了。

  “死不了。”

  明枫轻轻地说道。

  在陈叔的扶持下,他坐了起来。

  坐起来时,头一阵阵地痛,略坐片刻,那头痛才稍减些。

  .

  -->>

  陈叔把那碗醒酒汤递给他。

  “慕二小姐太狠了。”

  陈叔对慕若晴意见多多。

  明枫默默地喝了半碗的醒酒汤后,便放下了碗,抿紧唇片刻,他低低地说道:“她能打我一顿出气,我还能好受些,她要是什么都不做,我才难受。”

  “家主就是对她太好了,女人不能宠的,一宠就上天。”

  明枫自嘲地笑,“陈叔,我倒是想宠她上天,可她不给我宠她的机会呀,她……”

  她说她这辈子只会和战博白头到老。

  “家主,你做的那些梦,真的是梦,你别再纠缠下去,慕二小姐现在已经是战家的大少奶奶,家主,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陈叔劝着家主不要再沉浸在那所谓的梦境不能自拔。

  事实上,家主和慕二小姐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都不知道家主怎么会做这么古怪的梦,明明两个人之前连见都没有见过的。

  明枫不出声。

  陈叔见他这样子,就知道他说了那么多等于白说。

  叹了口气,陈叔转身去帮他拿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说道:“家主昨晚醉得厉害,没有洗澡就睡了,我现在帮家主放洗澡水,家主先泡个澡,这样也能舒服点,乔医生很快就会过来。”

  明枫默默地接过了衣服,忍着剧烈的头痛,站了起来。

  膝盖一阵阵的痛,痛得让他差点跌倒,还是陈叔眼明手快地扶住了他。

  “家主。”

  陈叔心疼地说道:“你膝盖都青了。”

  明枫踢了踢腿,随着他这个动作,阵阵痛楚又传来。

  “家主,要不,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吧,万一有内伤呢?”

  明枫拒绝,“不用了,不会有内伤的,若晴,她,其实也舍不得对我下死手,都是避开我的重要部位,痛,是痛了点,上点药,养上几天就好了。”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