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21章 执着的痛苦

第321章 执着的痛苦

  战宁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并没有养成她的刁蛮任性,反而是个明事理的女孩子。

  她的外貌也挑不出毛病,是个美人胚子。

  按理说,这样一个美人,能迷倒很多男人,追求她的男人能排成长龙的。

  事实上,没有一个男人追求战宁。

  没有人敢挑战战家的十五位少爷,不要说十五位少爷了,他们连战爷都不敢挑战。

  “战非,你为了说服我接纳慕若晴,居然诅咒自己的女儿未来不好?”

  战非又用手指轻戳了一下妻子的额。

  要是若晴在场看到公婆私底下独处的模式,就会明白战博为什么老喜欢弹她额或者戳她了,是家族遗传!

  “慕若晴只是儿媳妇,战宁是女儿,女儿和儿媳妇的位置是不一样的,我怎么可能为了慕若晴而诅咒自己的女儿不好。我说的是实话,你经常带着阿宁参加各种宴会,宴会上可有年轻男人主动与阿宁搭讪?”

  张静哑口无。

  她当然知道丈夫并非在诅咒女儿,她就是气不过,丈夫能接纳慕若晴这个儿媳妇。

  “说了,不要老盯着若晴,那样只会恶化你们本来就不好的婆媳关系,也会让阿博对你生出不满。”

  老母亲唆使指点妻子请了私家侦探跟踪若晴,在他的劝说后,妻子总算不再做那事。

  但妻子还是不死心,老想着拆散儿子和慕若晴。

  “我就是想知道她做了什么事,让我儿子不顾夜色已深,带着大量的保镖匆匆出门。”

  张静颇有点委屈地说道:“我是关心我的儿子,慕若晴爱干嘛就干嘛,我不管她。”

  “上次私家侦探拍到若晴和明枫有牵扯,我老觉得慕若晴就是明枫投放到阿博身边的间谍,等着时机成熟就给我们战家,给阿博致命一击的。”

  儿子不听她的。

  连丈夫都帮着慕若晴说话。

  张静郁闷不已。

  哦,还有她的另两个儿子,就连唯一的女儿,都很喜欢慕若晴。

  合着全家就她一个是坏人了?

  “她那么爱唐千浩,忽然间就不爱了,演戏都太假。”

  张静不相信慕若晴就是觉得若晴转变得太快。

  “时间是验证人心的法宝。”

  战非温厚地道,“目前来说,若晴带给咱们儿子的都是好的,至少能让阿博做复健,也让他慢慢地回到人群中,你何不给若晴一点时间也是给自己一点时间来验证好与坏?”

  张静沉默。

  “很晚了,休息吧。”

  战非握住妻子的手,“你该多想想你的男人,而不是老替别人的男人着想,他有他的女人心疼。”

  张静顿时就娇嗔他:“咱们的年纪都可以当爷爷奶奶了,还这样没皮没脸的,也不嫌丢脸。”

  丈夫吃儿子的醋,还是让张静很开心的,听话地让丈夫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上楼去。

  中心主屋回复平静。

  很快,屋内就被黑色适数吞噬。

  ……

  明家。

  管家陈叔心疼地看着喝了很多酒,又浑身都是伤的家主,静静地靠着沙发的椅背,迷醉的眼眸依旧死死地盯着前几天,家主作的那幅画。

  那画是是个奶娃娃,奶娃娃长得很精致,玉雪可爱。

  家主画好了那幅画后,就让他们把画拿去裱好,挂在了大厅里。

  陈叔看看时间,天都快亮了。

  见家主连酒杯都不用,直接拿起一瓶酒就着酒瓶子灌酒,陈叔再也忍不住,赶紧过来,抢走了明枫手里的那瓶酒。

  “家主,你已经喝了很多酒,别再喝了。”

  陈叔心疼地看着脸青鼻子肿的家主,劝道:“家主,让我帮你上点药吧,天亮了,让邓医生来一趟可好?”

  “她恨极了我!”

  明枫轻轻地说道。

  他的脸上满是痛苦。

  “宝宝……死了……是我的错……”

  陈叔知道家主嘴里的她,指的是慕家二小姐,现在战家的大少奶奶。

  宝宝,便是家主总是画着的奶娃娃。

  家主说宝宝是他的女儿。

  陈叔多次解释,都无济于事,家主坚信他是失去了一段记忆,坚信慕二小姐生了他的女儿并把女儿藏起来,不让他父女俩见面。

  “家主。”

  陈叔无奈又心疼地说道:“家主,你做的梦真的是梦,并不是你失掉的记忆片段,你和慕二小姐在过去真的没有任何的交集,慕二小姐被慕家认回来也才一年多,以往都是生活在离市中心很远的乡村,家主是连见都不可能见过她的。”

  “你也查证过,甚至请了医生帮慕二小姐做过检查,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呀,还去找慕二小姐……战爷与你不对付,逮着机会不把你往死里揍才怪呢。”

  家主被保镖送回来的时候,可把阿叔吓坏了。

  身上的衣服很多血迹

  .

  -->>

  又脸青鼻子肿,衣衫凌乱,他在明家干了几十年,看着家主长大,从来没有见过家主如此狼狈不堪。

  问清楚原因后,陈叔是又气又心疼又无奈呀。

  老家主因为夫人病逝,伤心之下也是难以接受现实,精神状态出了问题,不得不送到远离市中心的老宅静养。

  家主再无亲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倒是有几个,但他们都在国外发展,鲜少回国。

  所以,能劝导阻止关心家主的至亲,没有。

  至于明氏家族的其他族人,习惯性依赖着家主,也敬畏家主,是不敢对家主说什么的,唯一敢说话的人是明氏的族长,但老人家年事已高,今年已经一百岁,不是天大的事,谁也不会去打扰百岁老族长平静安宁的生活。

  “是梦吗?”

  明枫痛苦地低喃,以往总是勾魂的桃花眼,此刻却泛红,有泪花在他的眼里闪烁。

  “她说得那样逼真……如果真是梦……她怎么会恨我?”

  明枫不相信那是梦。

  但他又真的查证过,他和若晴在过去真的没有半点交集,他们不可能发生过关系,若晴也不可能生育他的女儿。

  让人很纠结,很痛苦的一件事。

  查找真相,查着查着,让他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发生过的?

  “家主,慕二小姐恨你,应该是你总是纠缠她,她厌烦了,才会恨你的吧,毕竟,她现在是战爷的妻子,你和战爷又是死对头。”

  陈叔给明枫找了一个很合理的理由。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