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20章 老夫老妻

第320章 老夫老妻

  战博给若晴撑腰,不允许任何人,包括他的家人欺负若晴,也不用若晴守着战家那多如牛毛的规矩,他如此表态,虽让张静这个当婆婆的不敢造次,但心里的不满却居高不下。

  总想逮着若晴的错处,从而达到逼迫若晴离开战博的目的。

  “太太,真的没事。”

  黄叔不松口。

  他怕太太,但他更怕大少爷。

  大少爷的事,不许他们说三道四,未经大少爷同意,哪怕是老夫人逼问,他们也不能泄露半句。

  得罪太太,夫妻俩都有可能离开战家,得罪大少爷,他们就要离开江城。

  “黄叔,你跟我说实话,我保证不会让阿博知道,也不会找慕若晴的麻烦。”

  张静缓了语气,想哄着黄叔说真话。

  “太太,真的没事,你让我说,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呀。”

  黄叔一脸无奈的样子。

  张静缓和的脸色又沉下来,她冷冷地看着黄叔,威胁:“黄叔,信不信我马上就能让你们夫妻俩滚出战家大宅。”

  “太太,就算你让我夫妻俩马上就离开,我还是那句话,大少奶奶下了课后就往家里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大少爷为什么带着人匆匆离家,我不是跟在大少爷身边的人,不清楚原因。”

  黄叔抬头看着张静,说道:“太太想知道大少爷都做了什么,可以问初一。”

  初一才是跟在大少爷身边的人。

  黄叔虽说是司机,往常却很少出车,经常闲着与妻子一起照顾小姐的宠物们,是大少奶奶住进来后,秦叔安排他成了大少奶奶的司机,他每天才有事情做。

  张静气结。

  她当然知道初一什么都知道,但她不敢叫初一过来问话,初一是战博的保镖不假,人家出身也不差,心甘情愿地给战博当保镖,一是他学了一身武功,二是战博曾经救过他的命。

  为了报答战博的救命之恩,他才屈尊给战博当保镖。

  论谁最忠心于战博,非初一和秦叔两人莫属。

  从黄叔这里都问不到什么,还想从初一那里挖消息,张静很清楚,那是痴心妄想。

  “黄叔,别以为我……”

  “张静。”

  温和的叫喊声自楼梯上传来。

  张静的话适可而止。

  战非走下楼来,近前,他先是看了黄叔一眼,视线才落到妻子身上,温声说道:“失眠睡不着想找人聊天,可以把我叫醒,黄叔每天要接送若晴上下班,挺累的。”

  他把妻子的质问说成了聊天,给了妻子台阶下,也等于是解救了黄叔,使得黄叔免被责。

  张静深吸几口气,丈夫下楼了,她不好再质问黄叔,便淡淡地道:“很晚了,黄叔,你回去休息吧。”

  黄叔连忙说了句:“先生,太太,晚安。”

  就赶紧逃命似的离开了中心主屋。

  跨出中心主屋的院子门槛后,黄叔才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

  吓死他了。

  以为工作保不住了呢。

  解救了黄叔的战非,挨着妻子坐下来,看着妻子不悦的样子,他好脾气地用手指轻戳着妻子的脸,说道:“深更半夜不睡觉,熬夜,伤身,也伤你保养得极好的皮肤,这么白白嫩嫩的脸,可别因为熬夜变得难看。”

  “老太婆一个了,还白白嫩嫩,你想白白嫩嫩,去外面找狐狸精去。”

  张静拍开他轻戳着她脸的手指。

  战非笑,“我真去找白白嫩嫩的狐狸精,你不把我战家闹得鸡犬不宁才怪呢,为了家宅安宁,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守着你这个老太婆吧。”

  “谁老太婆了?我孙子都还没有抱到呢,年轻得很。”

  “这不是你说的嘛,你是老太婆,我就是老太公,咱们当年结婚的时候,说过的,一起变老。”

  他故意看向妻子的头发,“让我看看你有白头发了没有?我昨天照镜子,看到我长白头发了。”

  战非比张静大了七岁,比妻子早上白发也很正常。

  可能就是他比张静大了好几岁吧,婚后,他一直把妻子当成孩子来宠。

  “我没有白头发。”

  张静也看向丈夫的头发,说道:“跟阿博说一声,约陆庭过来帮你染个发,我都还没有生白发,不许你先生白发,咱们说好的一起变老,你不能老在我前面。”

  “好。”

  战非温和地应着,然后握着妻子的手,说道:“很晚了,我们去休息吧,明天,我们备点礼物,去一趟慕家吧。”

  不管大家有多不满意慕若晴,慕若晴都是战博合法的妻子。

  拖了这么久都没有与亲家碰面,战非都觉得再拖下去,就会显得他们战家没有素质了。

  “我不去。”

  张静堵气地道,“要见面,就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过来见咱们。”

  战非叹口气,说道:“老婆,我好担心阿宁呀。”

  .

  -->>

  “阿宁怎么了?”

  女儿就是张静的心肝宝贝,丈夫一提到女儿,张静就紧张兮兮的,以为女儿出了什么事是她这个当妈的不知道的。

  “我听说有些报应不会报应在自己身上,但会报应在自己的子孙身上。”

  战非担忧地说道,“你现在这样对待咱们的儿媳妇,我就担心咱们的阿宁将来嫁人了,遇到的婆婆和你一样,怠慢她,她的婆婆也不把咱们亲家放在眼里。”

  张静一脸的黑线,“咱们战家这样的门庭,能娶到我女儿,都是女婿的福份了,谁敢轻视怠慢我的女儿?亲家敢无视我们?我分分钟教她怎么做人。”

  “战非,战宁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你们战家盼了五代才盼来的宝贝疙瘩,不是慕若晴这样的乡巴佬可以媲比的,你少拿阿宁来说事!”

  战非依旧好脾气地说道:“就是因为阿宁是我战家五代才盼来的宝贝,我们做父母的才要为她积更多的阴德,让她往后余生能像现在这样幸福。”

  末了,他说了几句很现实的话:“阿宁二十三岁了,却没有男人追求她,因为她上面有十五个哥哥,那宠大的大舅哥团,吓退无数男人,将来能娶敢娶阿宁的人,他家的门庭绝对不会低于我们战家。”

  张静:“……”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