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17章 真相总是太伤人

第317章 真相总是太伤人

  他抬手摸了摸被若晴打了的那边脸,低低地道:“若晴,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打我,更不要说打我的脸,你是第一个。”

  “是别人的话,敢碰我一根手指头,我能把他们的双手都剁下来,是你……我忍了。”

  在梦里,他的确对不起若晴。

  趁她醉了,就要了她。

  “这一巴掌是替宝宝打的。”

  若晴恨恨地道。

  她在上辈子并不知道宝宝的亲爸是谁,重生归来后,因为明枫的原因,她才知道宝宝的亲爸是明枫。

  她以为明枫是被人算计才会与她发生关系,所以在后来的仅有几次同一场合下,明枫眼里不曾有她,当她是个陌生人,宝宝的事,明枫更是半点不知晓。

  所以,她那时候并不怨恨明枫。

  “若晴,宝宝真的存在?她在哪里?”

  若晴的话,让明枫激动不已,他激动地扳住若晴的双肩,着急地问道:“宝宝呢?你把宝宝藏在哪里了?”

  若晴用力地推开他,不让他扳着她的肩膀。

  “宝宝……呵,你问宝宝在哪里?她死了呀,她才七个月大,可爱得很,却……”

  想起女儿的惨死,若晴红了眼圈。

  她不想让明枫看到她的泪,她转过身去,声音飘缈得像是从天边传回来的。

  “明枫,你总是问宝宝的事,我倒想问你,你说你和我那样了,是被人算计的还是你明知道是我,却任由我被你夺了清白后嫁给唐千浩,任由我生下你的女儿,为数不多的几次同场合下,你也没有半点的反应。”

  “我总以为宝宝是唐千浩的,可是他告诉我,他从来没有碰过我,我的宝宝是野种!他还抱起我的宝宝往地上摔去,说什么是宝宝哭闹导致他没有抱稳失手让宝宝掉地板上的,我看到是他摔的……”

  那撕心裂肺的一幕,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能刺伤若晴的心,让她泪流满面。

  她痛恨唐千浩和慕若惜,也痛恨自己没用,知道宝宝是明枫的种后,也跟着痛恨明枫。

  “宝宝她……”

  若晴抹了一把泪,转过身来,恨恨地道:“我紧急送她去医院,但唐千浩不让我开他们家的车去医院,我陪嫁的车辆没油了,我抱着宝宝冲出唐家,拼命地往医院跑,那个时候,你在哪里?”

  “我一边跑一边想拦辆车,可是没有一辆车肯停下来载我母女俩一程,宝宝脸色越来越差,哭都哭不出来了,在我们母女俩孤立无援时,你在哪里?”

  “遇到了战爷,战爷才让我们母女俩上了他的车,他让司机一路闯红灯,送我们到医院,医生说,来晚了,宝宝伤势过重,走了……”

  若晴仰起泪颜,恨恨地道:“明枫,你说,你是被人算计的还是清醒时犯下的错?”

  明枫听了若晴的话,整个人都呆住。

  见若晴泪流满面,他本能地想帮她拭泪,才碰触到她的脸,就被她捉住了他的手,然后,她用力地咬他的手背,再一次把他的手背咬得血淋淋的,她大概是嫌弃他的血腥,便放开了他。

  “呸!”

  若晴吐了几口带血的口水。

  “若晴……”

  明枫不知道该怎么说,在他的梦里,他睡若晴的时候,神智清醒得很,不是被人算计的。

  但他的梦是断断续续的,并不连贯,等到梦境一转,若晴已经挺着大肚子了。

  在他的梦里,他并不知道若晴嫁了唐千浩,也不知道若晴生了个女儿,更不知道宝宝被唐千浩摔死。

  “我……我……”

  见他断断续续,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若晴眼神瞬间变得冰冷,她狠狠地揪住了明枫的领带,把他拉扯近前,怒道:“明枫,你是清醒的情况下非礼我的是不是?”

  明枫无语以对。

  他是清醒时,抵挡不住若晴的诱惑,要了酒醉的她。

  “你混蛋!”

  若晴一下子怒了。

  造成她和宝宝上辈子悲惨命运的凶手,还明枫这个宝宝的亲爸!

  她抡起拳头就打。

  对着明枫一阵拳打脚踢。

  她是练武之人,力气可不小,又处于愤怒的情况下,明枫被她打得不时闷哼,但他没有阻止她,更没有还手,放任她揍他出气。

  过去,若晴一直说他是脑子有问题,她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

  是若晴不想提起伤心事。

  而他心心念念的宝宝,死了!

  他是宝宝的亲爸又如何?在宝宝面临着生命威肋时,他在哪里?在若晴抱着宝宝狂奔医院,拦无数次车辆也拦不停一辆车时,她有多绝望?他又在哪里?

  两家的保镖都看傻了眼。

  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

  最后,两家的保镖还是选择不动。

  明家的保镖看到自家家主都不还手,便知道家主是心甘情愿的,他们过去帮忙,只会惹怒家主。

  若

  .

  -->>

  晴打累了。

  明枫狼狈不已,嘴角,鼻子,都在流血,还脸青鼻子肿的。

  身上的衣衫,被他的鼻血弄脏。

  见若晴停手了,他顾不得身上的痛,一把揽住若晴,心疼地低哑地问道:“若晴,你还好吗?”

  “你放开我,你个混蛋!”

  “若晴,对不起,我,我……宝宝的墓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宝宝。”

  明枫心如刀绞,总算让若晴承认宝宝的存在,却是阴阳两隔。

  “这辈子,没有宝宝!”

  若晴奋力地推开明枫,冷冷地道:“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没有宝宝了,我,也不会再和你生宝宝!”

  明枫:“……若晴?”

  他很糊涂。

  若晴跟他说的时候,那样伤心,那样愤怒,就像真实发生过一样。

  可她却说这辈子没有宝宝。

  “明枫,你我梦里的梦境,在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发生,这辈子,我是战博的妻,我只会有他一个男人,只会为他生儿育女,如果,你信了我的话,为了弥补,为了赎罪,你就不该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上辈子?

  梦境?

  这辈子?

  “你也做古怪的梦?”

  明枫轻轻地问着。

  她做的梦还比他的更详细。

  好奇怪呀。

  为什么他做的梦和她做的梦能联接?

  “我要弥补,要赎罪的话,就更要出现在你的面前,我要对你好,若晴,你马上和战博离婚,嫁给我,让我用余生来向你赎罪。”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