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300章 谣言

第300章 谣言

  a市离江城很远,坐飞机都要将近四个小时。

  分公司又是新建当中,请的管理层都是从人才市场招来,并不清楚慕若惜的情况,就算慕若惜怀着身孕,别人也会以为她是婚生子,想不到她是怀个私生子的。

  算是对慕若惜的保护。

  留在江城的话,纸包不住火,一旦被曝出去,唐千浩顶多就是被人说句风流,犯的又是婚前错,只要他一番表忠心,他的所谓危机都能化解。

  陆家千金早就被他迷得神魂颠倒。

  慕景瑞觉得唐千浩真是男人中的祸水。

  专门祸害女孩子。

  他的两个女儿都与唐千浩牵扯过,养女更甚,还怀了唐千浩的孩子。

  事情曝出去,被毁掉的只有慕若惜一个人。

  她会被别人指责她唐千浩和陆非欢婚姻中的第三者,也会被人骂她狐狸精,不要脸,以后想嫁个好人家,怕是没指望了。

  怎么说都是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哪怕不是亲生的,失望过后,慕景瑞本能地还是想保护好慕若惜这个女儿。

  “她就是……”

  章惠莫名地想起了若晴跟她说过的那场曲折离奇的梦。

  在若晴的梦里,慕若惜貌似就是这个时候怀孕的,孩子当然是唐千浩的,只不过在若晴的梦里,慕若惜插足的是若晴与唐千浩的婚姻。

  若惜的私生子和若晴的女儿差不多大。

  章惠想到在女儿的梦里,她夫妻俩都死于意外,实际上都是人为操作的意外,黑手就是慕若惜。

  若晴生的女儿还不是唐千浩的,更被唐千浩和慕若惜摔死了孩子……

  “景瑞,不用管她,她说了她能自己处理,就让她自己处理,咱们对她的好,她也记不住,养不熟的白眼狼,说不定以后还会反过来咬我们呢。”

  想起若晴的梦后,章惠对慕若惜生出来的点点心疼,一下子又被她压下去了。

  慕景瑞看向她。

  “咱们该操心的是咱们的亲生女儿,你认识有专治男性疾病的医生专家吗,治好咱们女婿,让咱们的女儿给咱们生几个外孙抱抱才是正经事。”

  慕景瑞:“……战家的人脉比我们好一百倍。”

  战爷的身体问题能治的话,早就治好了。

  章惠神色一黯。

  唉!

  儿女债呀!

  若晴回到公司的时候,差一分钟就迟到了。

  刷完卡,看到卡点时间,若晴长吁一口气。

  “慕助理,早。”

  “早。”

  若晴往里走,遇到熟识的同事,大家点头微笑,相互打声招呼。

  吃完炒面时,她喝了一大杯的温开水,此刻想上洗手间了。

  若晴见电梯前很多人等着,便不急着去挤,转身就朝一楼的洗手间走去。

  她刚进洗手间不久,便听到几个人边说着话边进来。

  她们的声音开始还很小声的,进了洗手间,大概是想到这里安全点,便没有刻意地压制音量。

  若晴听到一个人说:“你们都听说了吧,慕助理能签下大单,是跟周总去开了房的,我就说嘛,她一个新人,什么经验都没有,在工作方面还不如我们呢,竟然能签下那么大的单子。”

  与她有关的?

  若晴想到了什么,马上掏出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明明是慕副总负责的单子,周总却指名道姓要慕助理签单,要说两个人没有一腿,谁信?”

  “我只想知道现在周总还在威信吗?那是战氏旗下众多子公司的一员,战爷想捏死子公司的总经理,那是分分钟的事。”

  “战爷头上真是绿油油呀,这还是开始,以后会变成大草原的。”

  “真是可惜了战爷那张脸,战爷还来接过慕助理下班,有人见到他的真人,说比报纸上的好看几倍,却不能人道了,慕助理年轻漂亮,岂甘寂寞,战爷怕是知道了也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吞吧。”

  “我怎么听说慕助理签下那大单生意,是和周总拼酒拼赢了,周总才与我们公司合作的。周总喝醉后,慕助理是帮周总开了房,但不是慕助理送周总回房的呀,你们是从哪里听来这些消息的?”

  若晴听了那么多,总算有一个人提出了质疑。

  若晴也想知道这些污辱她的话是谁传出来的?

  慕若惜还是齐秘书?

  “这是齐秘书告诉陆秘书的,齐秘书是慕副总的秘书,又是跟着慕副总去见周总的人,哪有不知道真假?你听到的才是假的,慕助理好歹是慕总的亲生女儿,人家不要面子呀?”

  “就是,难不成她敢大大方方地说她睡服周总?”

  “慕总要是知道了,不得气死。”

  “谁敢让慕总知道?不想干了?”

  “战爷不行,慕助理守不住寂寞,我敢说,慕助理的床上伴侣还会不停地变换的……啊!你们谁……慕助理!”

  若晴听不

  .

  -->>

  下去,走出来,开了水龙头,用手喷射这些在背后诽谤她的人。

  几个女人一看到慕若晴,个个都脸色大变,有些动作特别快,迅速地往外面跑,想着跑出去了,若晴看不清楚她们是谁,就无法找她们算帐。

  “慕助理,我,我们也都是听陆秘书说的,陆秘书又是听齐秘书说的。”

  被若晴听了个正着,这几个女人也知道要倒霉的了。

  纷纷说实话,流的源头就是齐秘书。

  上次在电梯里,齐秘书为了护主,说了对若晴不敬的话,若晴就当着慕若惜的面赏了她耳光,警告过她,若是听到流蜚,必找齐秘书算帐。

  “你们都出来!”

  若晴冷着脸喝斥着,“现在就跟我去找齐秘书当面对质。”

  说完,若晴转身,大步地朝电梯口走去。

  几个女人你看我,我看你,你推我,我推你的。

  若晴霍地停下来,扭头冷冷地道:“想庇护齐秘书?背上诽谤我的罪名?”

  几个女人连连摇头,也顾不得尴尬害怕了,小跑过来。

  齐秘书帮慕若惜煮好了咖啡,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她端着煮好的咖啡回到办公桌前,刚坐下,就看到若晴带着几个女人朝她走过来。

  莫名地,齐秘书做贼心虚又心慌。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