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95章 特别好的死对头

第295章 特别好的死对头

  战亭没话说了。

  “你怎么进来的?”

  战亭忽然问道。

  “我在外面敲门,得不到你的回应,尝试着扭动门把,发现你没有锁门,我便自己进来了。”

  宁婉儿说他:“你洗个澡居然戴着耳机,就不怕有人进来把你的东西都偷光?”

  “好吧,这是你们家的地盘,没有人敢进来偷你的东西,但会有心人摸进来,你想被人强了的话,下次就不锁门。”

  战亭静静地看着她,等她说完了,他意味深长地道:“除了你,没有人敢这样闯进我的房间。”

  如果不是他默许,连她都进不了他的房间。

  呃?

  他对她,还真是特别好呀!

  才怪!

  他们是死对头!

  “战宁他们在烧烤场烧烤,你不过去?”

  宁婉儿在他的床上坐下来,仰头看着他,觉得他比她记忆中高了很多,忍不住站起来,拍两下他的肩膀,说道:“你都比我高那么多了。”

  战亭瞄瞄她的身子,瞄到某处时,他赶紧移开视线。

  她性子豪爽,也活得洒脱,在他眼里如同男人婆一样,身材却很迷人。

  其实,只要她安安静静的,也很美。

  “我要是像你这么矮还得了?”

  “你说谁矮了?”

  “对号入座的那个人。”

  “战亭,你找抽的是不是?”

  战亭呵了一声,“辣椒,你抽我试试,我马上就顶着馒头脸回去,宁奶奶对你用家法,可别怪我。”

  宁婉儿黑脸,“战亭,你无耻。”

  “还像小时候一样,除了哭就是告状。”

  战亭无耻地道:“只要能让宁奶奶教训你,我就无耻,你能奈我何?”

  “你……”

  宁婉儿伸手就揪他的耳朵。

  以为,她不抽他,就治不了他?

  “哎哟!”

  战亭被她揪得直叫嚷,“辣椒,你松手,你这么凶狠,小心我告诉你的未婚夫,他保准被吓到,然后退婚,让你成为b城的笑话,让你一辈子嫁不出去。”

  “你去说呀。”

  宁婉儿狠揪了他的耳朵好一会儿,直到他的耳朵红彤彤的,她才松手。

  “哭猫!除了告状还是告状,没点长进,亏你还是帝豪酒店的总经理呢,帝豪酒店没有亏,还是战爷的功劳。”

  “说了,不准叫我哭猫!”

  战亭的脸黑了又绿,绿了又黑,瞪着宁婉儿,一副想将她生吞活剥的样子。

  宁婉儿呵呵地笑,她摸摸战亭的脸,说道:“战亭,你的脸色就像调色盘,调出来的颜色特别好看。”

  “不叫你哭猫呀,也是,你现在不会哭了,话说,我还挺喜欢看你哭的呢,哭两声让我听听?”

  战亭一脸黑线。

  他觉得他再留在这里,会被这枚辣椒气死的。

  “好男不跟女斗。”

  撇下一句话,战亭转身就走。

  “手下败将。”

  宁婉儿跟着他走,拿话刺他。

  战亭猛地停下脚步,霍地转身,双目圆瞪,瞪着宁婉儿。

  “战亭。”

  宁婉儿还是眯眯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生气的时候挺爷们的。”

  战亭没好气地道:“我不生气,也是个爷们!”

  “我很喜欢看到你气鼓鼓的样子,小时候的你,气鼓鼓时,就像鼓着气的蛤蟆。”

  想到蛤蟆的样子,战亭:……

  有像他这么帅的蛤蟆吗?

  “走吧,我上楼的时候,战爷已经带着若晴下楼了,咱们也过去,人多,热闹,你给我烧鸡腿吃。”

  宁婉儿挽住战亭的手臂,拖着他便走。

  战亭:“……宁婉儿,我还在生气呢。”

  “我只拖着你走,又没有阻止你生气,你尽管气,想气多久都无所谓,反正生气的人是你又不是我,对我没有影响的。”

  “你什么时候回去?”

  跟她相处,他会短命的。

  被气死。

  “不知道,看我奶奶在住多久吧,我奶奶回去,我就回去。咋地,还想赶我走呀。”

  “我想多活几天。”

  “你说想多活几天?报个数上来,我保证你能活到那天的。”

  “和你在一起,我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宁婉儿笑嘻嘻的,“我还有把人气死的本事?明天我看到的你是人还是鬼?”

  “待会儿记得给我烤鸡腿呀,还有很多很多,反正我就吃你烤的。”

  战亭这个哭猫,在厨艺这方面极有天分,儿时,他已经初露锋芒。

  每次,他们闹翻了,他就躲进厨房里折腾美食,然后,把她这个馋猫吸引过去。

  他不给她吃,她就偷吃,抢吃,反正就是要吃。

  .

  -->>

  出国那么多年,她格外怀念他做的美食。

  宁婉儿吃定了战亭的主要原因,就是美食。

  嫁了他,天天都能吃到他烧的好菜,何乐而不为?

  战亭要是知道宁婉儿最忘不了的便是他的好厨艺,不知道作何感想?

  “我的价很高的。”

  宁婉儿笑:“放心,我不会吃白食的,多少钱,我都给。”

  战亭抿了抿唇后,说道:“从我学会烧菜开始,已经有二十年了吧,你自己算算,你欠了我多少钱?”

  每次都说给他钱,结果都是记帐。

  这个女人说话……信不得。

  “你又没说要收我多少钱,我咋知道欠你多少钱,你啥时候想收钱,就算个清楚明白,我保证给你钱,给不起的话,我就以身相许,嫁给你,免得你娶不到老婆,没有人吃你做的美食,空有一身好厨艺,连个品尝的人都没有。”

  战亭:“……你跟我大嫂是不是一见如故?”

  宁婉儿笑道:“你又知道我跟若晴一见如故?”

  她们是挺聊得来的。

  反正,聊过后,宁婉儿已经把若晴当成了朋友。

  战亭冷哼:“你和我大嫂一样的厚颜无耻。”

  宁婉儿:“……”

  “谢谢夸奖。”

  宁婉儿找回了自己的舌头,又开始胡说八道,“厚,颜,到无耻这种境地,也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嘛。”

  “你以后离我大嫂远一点。”

  两个人都是厚颜无耻的,要是凑在一起,能把天都拆了。

  “你大嫂挺喜欢和我一起玩的,你有种的去找你大嫂,叫她远离我呗。”

  “要不,等会儿我跟战爷说说,说你嫌我和若晴一样的厚颜无耻,你不希望我们俩成为朋友,让战爷管好他的老婆?”

  战亭咬牙切齿:“宁婉儿!”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