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94章 欢喜冤家

第294章 欢喜冤家

  “他们都在烧烤场那边烤东西吃,我去找战亭。”

  宁婉儿大方地说出自己小跑进来的目的。

  若晴笑,“那你去吧,我推战爷去烧烤场上找大家。”

  宁婉儿朝夫妻俩挥了挥手,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快步地走向电梯口。

  “战爷,战亭和婉儿俩真有戏吗?”

  战爷答非所问:“你可以和宁婉儿交手过招,把宁婉儿揍得脸青鼻子肿的,就有答案了。”

  若晴:“……”

  战爷身边的人,都不好追吧。

  杨秘书追着凌煜跑也追了几年时间。

  宁婉儿喜欢战亭应该也很长时间了吧,她和战亭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只是她和战亭的相处方式,让人生出错觉,便是她追,战亭跑。

  若晴觉得她还是幸运的,轻易就把战爷燎到手了。

  嗯,成绩不错。

  某女自恋又自信。

  宁婉儿来到战亭的房前,抬手便拍门。

  房内没有人回应她。

  她试着扭动门把。

  嘿!

  门没有反锁。

  她轻轻松松地推门而入。

  “战亭。”

  她一边叫着战亭的名字,一边走进房里。

  浴室里似是有流水声。

  那家伙在洗澡?

  宁婉儿来到浴室前,倒是没有破门而入,而是拍着门,叫道:“战亭。”

  战亭还是没有回应她。

  “战亭,你听到我叫你吗?你出来,别以为你躲在里面就行了。你再不出来,我就进去了,别以为我不敢哈。”

  战亭还是没有回应。

  宁婉儿边拍门边叫喊,好几分钟后,她有点担心地嘀咕:“该不会是淹死在浴缸了吧?”

  这样想着,宁婉儿加大了力道拍门,战亭还是没有回应后,她顾不得男女之防,破门而入,谁知道在她狠狠地用身子撞向门的时候,门却在这个时候开了。

  她整个人扑进去。

  还好,没有扑倒在冰冷的地板上,而是扑进了温暖的怀抱。

  只是,那怀抱满满的水气,身上都还滴着水珠,她这样一扑入他的怀里,还弄湿了她的衣衫。

  她抬头。

  战亭低头。

  青梅竹马四目相对。

  宁婉儿看到战亭上身是光着的,头发也是湿的,也不知道用毛巾把头发上的水擦一擦,那水滴不停地往下滴,滴在她仰起的脸上。

  他还戴着耳机!

  怪不得她敲门,他听不见。

  原来是戴着耳机在听音乐,害得她以为他要淹死在浴缸里了。

  下一刻,战亭赶紧把怀里的人儿往后一推。

  猝不及防的,婉儿没有半点防备,被他这样一推,整个人就往后跌去,眼看她快要跌到地板上了,战亭又以最快的速度,把她重新捞抱回来。

  然后,宁婉儿又一次扎入他的怀里。

  接连两次的投怀送抱,让宁婉儿都有点懵。

  “宁婉儿!”

  耳边响起了战亭的低吼,宁婉儿才回过神来。

  她站直了身子,在推开战亭的时候,还摸了他的胸肌两把,啧啧有声:“山珍海味吃了那么多,倒是没有成为胖子,肌肉结实,身材棒,不错!”

  战亭在她站直了身子后,才后知后觉地记起自己现在还光着上身,他慌乱地把宁婉儿往浴室外面一推,门一关,转身就找衣服想穿上。

  在浴室里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

  他的衣服还放在床上,并没有拿进来。

  “辣椒。”

  战亭在浴室里叫着他给宁婉儿取的绰号。

  “辣椒,我的衣服还在床上,你能不能帮我拿过来?”

  宁婉儿看向床上,还真有他的衣服。

  她走过去拿过了他的衣服,然后走过来,靠在浴室的门口,用脚去轻踢着浴室门,说道:“哭猫,你的衣服在我手里,你是自己出来拿还是我帮你送进去。”

  听到她还叫着她儿时帮他取的绰号,战亭俊美的脸上染上了几条的黑线。

  他拉开门,仅是一条缝,手伸出来,命令着:“给我!”

  宁婉儿笑嘻嘻地把衣服塞到他的手里。

  花了几分钟时间,战亭才衣衫整齐地站在了宁婉儿的面前。

  “姓宁的,我警告你,休得再叫我‘哭猫’!”

  太破坏他英俊潇洒的形象了。

  “就许你叫我辣椒,不许我叫你哭猫?”

  战亭:“……”

  宁婉儿挑衅地看着他。

  半晌,战亭认输,妥协地道:“我以后不叫你辣椒就是,不准再叫我哭猫,我已经三十岁,不是三岁。”

  小时候的他老是被小他两岁的宁婉儿暴揍,经常哭。

  她就嫌弃地帮他取了个绰号“哭猫。”

  不过,也只有

  .

  -->>

  她能叫他哭猫。

  其他人要是敢叫他的绰号,宁婉儿自己先急了,在宁婉儿的淫威下,还真没有人敢叫战亭的绰号。

  “你三十岁了?”

  宁婉儿一脸惊诧,“老男人。”

  战亭气得跳脚,“什么老男人,男人三十一枝花,我正是一枝花的年纪呢,倒是你,二十八岁的大龄剩女了!别人像你这般年纪,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你还嫁不出去,活该!”

  “早就说过你这么凶,这么辣,是嫁不出去的。”

  宁婉儿呵呵地笑,“你知道我这次回来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

  “举行婚礼。”

  战亭眸子急闪,问她:“和谁举行婚礼?你谈有男朋友了?还是听从家里的安排,与人联姻?”

  “算是联姻吧。”

  她嫁给战亭的话,也算是联姻的。

  “你居然肯联姻?”

  “为什么不肯?”

  战亭:“……男方是谁?”

  他去把那个男人的双腿都打断,再毁了对方的根,让对方成了太监,看对方还怎么娶宁婉儿!

  宁婉儿转身,笑道:“等到我举行婚礼那天,请你去喝喜酒时,你便知道我的丈夫是谁了。”

  战亭跟着她走,问她:“就不能现在带来给我们看看,我年纪比你大,又是男人,看男人的眼光比你毒,我可以帮你把把关。你那么凶,我还可以帮你试试他的身手,看看你能不能压制住他。”

  心里却在猜测着,宁家要与哪家联姻?

  怎么他没有收到半点风声?

  奶奶不是很赞成他和宁婉儿成为一对儿的吗?

  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宁婉儿与别人联姻?

  宁婉儿扭头,美眸含笑,说道:“放心,我肯定能压制住他。你跟我打小打架打到大的,我什么身手你还不清楚吗?放心吧,我有足够的能力压制住他。”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