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91章 勾魂蚀骨的妖精

第291章 勾魂蚀骨的妖精

  “你现在才起来?”

  古妈妈本能地说了句。

  若晴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昨晚睡得太迟,今天特别的困,就睡得久了一点。妈,你身体恢复得怎么样?我过段时间就回去看你。”

  她本想说下周六回去的,记起自己要做的事,便改了口。

  这一点和战博不谋而合。

  “好很多了,除了还不能干重活。你忙,不用赶回来,这天气越来越热,路又热,一来一回,也无法待太长时间。”

  古妈妈笑道:“妈知道你有心就行了。”

  “没事,我可以跟我爸请两天假,在家里多待两天的。”

  “若晴,别请假。”

  古妈妈连忙劝着,“工作重要,你老是请假,你亲爸会觉得你不努力。”

  “妈,没事的。”

  “听妈的话,好好工作,有时间就多陪陪你的亲妈,我们都很好,你不用担心的。”

  想到亲生父母都不喜欢她和古家来往密切,若晴颇为无奈地道:“好吧,我听妈的,就利用周末回去一趟。”

  不请假。

  她也的确请了很多假。

  连郑秘书都说她,请的假太多。

  “若晴。”

  “妈,你说。”

  古妈妈默了默后,才说道:“你现在是千金小姐了,要注意形象,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多管闲事,打抱不平的,不管做什么事都要为你的家人想想,会不会连累他们。”

  “还有,开车小心点,别开太快。”

  与战博话家常的时候,知道了若晴喜欢飙车,古妈妈忍不住就说女儿。

  若晴咕哝着什么,在古妈妈问她说什么时,她颇为无奈地道:“妈,是不是战爷向你告状了?”

  她第一次飙车被战博抓个正着后,战博就向她的亲妈告了她一状。

  导致她现在连回娘家借辆车过过车瘾都不行。

  “战爷没有告你的状,战爷是担心你,你是妈养大的,什么性子,妈一清二楚。总之,你以后开车慢点。”

  “妈,我现在连方向盘都摸不到了,你那个好女婿禁止我自己开车,也跟我亲妈说了,连回娘家借我妈的车用用,都不被允许,我亲妈是跟战爷一条心的。”

  古妈妈笑道:“还是战爷英明。”

  若晴:“……”

  果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她两个妈都被战爷轻轻松松收买了。

  听到开门声,知道战博要进来了,若晴才结束与养母的通话。

  刚把手机放回床头柜,房门就开了。

  她起身,赤着双足走出卧室,看到初一推着战博进来。

  “初一,出去!”

  战博一见她,倏地低冷地喝斥一声。

  初一马上松手,转身,抬脚走。

  动作一气呵成。

  从进来到出去并带上房门,初一都没有看若晴一眼。

  “怎么了?”

  若晴还不解地问了自家男人一句。

  她走过来。

  战博起身。

  几步走到她的面前,她适时地停下。

  看着他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衣衫上,帮她把睡得有点凌乱的衣衫整理好,又理了理她的长发,最后,视线落在她赤着的双足上。

  剑眉蹙紧,眼神深邃,薄唇紧抿。

  这是他生气的表情。

  “我,我回去穿上鞋子。”

  若晴自知赤着双足惹怒他了,赶紧转身要回卧室。

  才走了一步,她便双脚腾空,惊得她本能地胡乱一抓,抓住了他的衣衫,又改而搂住他的脖子。

  “战爷!”

  若晴低叫一声。

  “叫我老公。”

  若晴看着他,笑道:“我怕叫你老公的时候,你的脸会啪啪响,你自抽的。”

  战博:“……”

  他说过不准她叫他老公。

  现在主动要求她叫他老公,还真是,她叫一次,他就等于自抽一次嘴巴。

  被提醒打脸的战某人,抱着他的娇妻,慢慢地走进了卧室,来到床前,便把她扔在床上。

  幸好是床,就算她被扔,也不会觉得痛。

  若晴半点儿也不生气,反而嘻嘻地笑,还撩了一把长头发,妩媚地道:“战爷,你刚刚的动作,让我以为你会像头狼似的扑来,把我吃了。”

  战博眼神深深地锁着她娇俏的五官。

  她仰躺在床上,瀑布般的长发披散在枕头上,那红唇微启,美眸宛转流动的都是煸情,无须她做什么,就是这副神情,就足够把他撩疯。

  让他很想不管不顾地与她狠狠地燃烧一回。

  “我心疼你的身体。”

  某爷低哑地道。

  初为人妻,她嫩得很。

  加上他们现在外面度假,她又要骑马,不想让她更累。

  .

  -->>

  若晴伸手拉住他的一边手,拉他坐在床上。

  然后她就把头枕放在他的大腿,眉眼含笑,“战爷,你是个好男人,体贴妻子的好男人。”

  不会一味地顾着自己的欢乐,会替她考虑,会心疼她的身体。

  看着她潋滟的红唇一张一合,战博终是忍不住,低头就堵住了她的嘴。

  狠狠地尝了一遍她的红唇,稍解对她的渴望。

  “娶了你,自是要疼你,爱你,护你,宠你。”

  若晴含羞带俏又含情地看着他。

  很快,她坐起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就把他带倒在床上,她翻身压住他,把他两手定在他的头顶两侧,他眼睛亮得很。

  “战博,我既嫁与你为妻,此生不离不弃!”

  若晴宣誓,然后赏了他一记香吻。

  便从他身上翻落下来。

  战博:“……”

  小妖精!

  在他以为她会攻他的时候,她就是表白一句,然后亲他一口,结束!

  妖精呀!

  勾魂!

  又蚀骨!

  让他心痒痒的。

  偏偏刚才自己说了体贴她的话,如果他悔改,又是自抽嘴巴。

  战博在心里记着帐。

  等他的双腿完全康复,等到他们举行婚礼时,他绝对要让她新婚的三天里都下不了床!

  记着的帐,有一辈子的时间清算!

  若晴不知道他心里活动那样丰富,她已经坐到了梳妆台前,拿起梳子梳理着头发。

  “战爷,这些女性用品,都是新买的?”

  她一边梳理着长发,一边问着还躺在床上沉默的男人。

  这间房,估计就是他的专属,他这样冷冰冰的男人,房里是不可能会有女性用品的。

  “我让前台送上来的。”

  费力地压下了翻滚的欲望,战博自床上坐起来。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