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70章 我只想了解你

第270章 我只想了解你

  “滚得动,就赶紧滚,蹭吃蹭喝还想留下来过夜不成?”

  战亭:“……”

  好伤心呀!

  大哥对他这个亲弟弟太无情了!

  哪怕大哥瞪着他,恨不得他马上滚蛋,战亭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句:“大哥,我今晚就在你这边住了。”

  战博不应他,而是叫唤着秦叔。

  “大少爷。”

  秦叔很快出现在兄弟俩的面前。

  “去二少爷那边通知宁小姐过来把他拖回去。”

  秦叔瞄了一眼倏地紧张兮兮的二少爷,忍着笑,恭敬地道:“我马上打电话给玉姨,让她告诉宁小姐一声。”

  说着,他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秦叔,秦叔。”

  战亭赶紧站起来,阻止着秦叔通知自己的管家,他无奈地道:“大哥,我不当电灯泡,总行了吧?真没点兄弟情。”

  忍心看着他被宁婉儿虐待。

  那枚辣椒也是刺头,明明是名门千金,又是来做客的,次次都死皮赖脸要住进他的小家里,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战博一瞪眼。

  战亭就赶紧抄起自己的车钥匙往外窜。

  秦叔亲自送他出去。

  出了主屋,战亭便向秦叔抱怨:“秦叔,你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好端端的日子就被一个女无赖打破,弄得我是有家不能归,有苦无处诉呀。”

  秦叔失笑,“二少爷,宁小姐挺好的呀,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宁小姐就成了洪水猛兽,让你避之不及?”

  “她对所有人都好,唯独对我不好,就知道欺负我,我一听到她宁婉儿的大名,都腿软。”

  秦叔呵呵地笑,“以前二少爷打不过宁小姐,现在还打不过吗?”

  战亭一噎。

  他现在打不过宁婉儿?

  未必。

  只是,好男不跟女斗。

  他宁愿避着点,也不想再和宁婉儿开战,现在他们都是成年人了,万一她像小时候那样搂抱着他就是咬呀,抓呀,他怎么办?以牙还牙?

  被长辈看到了,铁定会说他占了宁婉儿的便宜,要求他对宁婉儿负责任的。

  他知道奶奶一万个愿意,想把他嫁给宁婉儿,哦,不,是让他把宁婉儿娶进门。

  对了,宁婉儿未必肯嫁入战家呢。

  记得她十三四岁时,跟他吵架,他说她那么凶,嫁不出去。

  宁婉儿当时回他,嫁不出去也不嫁他,嫌弃他们战家规矩多,说她只娶不嫁,要嫁,就让他嫁给她。

  我去!

  让堂堂战家二少爷当上门女婿?

  打死战亭也不干。

  “秦叔,宁辣椒真的在我那里?”

  秦叔笑道:“二少爷,我只负责大少爷这里的所有事务,你那边的事是由玉姨负责的,你还是问玉姨吧,免得玉姨怪我手太长。”

  二少爷早就一清二楚,不过是垂死挣扎。

  战亭撇撇嘴。

  “我吃得太撑,出去散散步,消消食。”

  “大少爷明天一大早就要带着大少奶奶出发去马场,我记得二少爷也说了要一起去的,要是休息不好,到时候从马背上摔下来,就是给宁小姐提供了笑料。”

  战亭脚步一顿。

  秦叔把该说的都说了,便转身往回走。

  战亭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悻悻地回他的住处。

  小叔子走后,若晴笑着说自家男人:“战爷,那是你亲弟弟,你对他别总是冷冰冰的。”

  战博冷冷地道:“他打扰我和我老婆谈情说爱,我没有直接把他轰出去,还是看在与我一母同胞的份上。”

  若晴愣了愣。

  他们刚刚在情说爱吗?

  “靠过来一点。”

  战博忽然命令。

  若晴依靠近。

  他拿起纸巾,动作温柔地帮她擦拭着嘴巴。

  若晴意外,却又欢喜。

  她很喜欢他的温柔体贴。

  这个男人是很冷漠,但他真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便是掏心掏肺,轻易就能让对方举手投降。

  若晴是连一个月都没有撑到就举起双手投降,死心塌地爱上他。

  “今晚很开心吧。”

  “嗯,我把慕若惜怀孕的事告诉了我妈。”

  战博明白她这样做的意思,“你爸妈养了她二十几年,一直以为她是亲生女,感情深厚,想让他们对慕若惜失望,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战爷,你是不了解慕若惜。这件事,绝对能让我爸妈对她失望。”

  战博抿抿唇后,说道:“其他女人如何,我的确不了解,我只想了解你。”

  好甜!

  战博说的情话,总是特别的勾人。

  若晴美滋滋地倒进他的怀里,调皮的手在他胸膛上画着圈圈,甜滋滋地道:“我也只想了解战爷。”

  低

  .

  -->>

  首看着在他怀里也不安份的娇妻,战博的眼神渐渐加深,在她放肆地解他衬衫的钮扣时,他克制地提醒她:“短期内我们无法举行婚礼。”

  一是他还不能像正常人那样走路,二是她的婚衫还没有赶出来。

  还有很多很多事情都没有安排好。

  他的父母甚至还不肯和若晴的父母见一面。

  若晴动作一顿。

  片刻,她抬头,对上他乌黑深邃的眼神。

  “战爷……如果,我愿意,会不会影响我明天骑马?”

  战博眼神更深,搂着她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点。

  不动情时,她就算往他怀里滚来,他也不想动她。

  动情时,闻着她身上的清香,他都会情动。

  “战爷?”

  久久得不到回答,若晴忍不住又叫了他一声。

  “我想……应该不会。”

  战博低哑地回应着。

  他知道她会痛,想来,也痛不到明天吧?

  “你若是怕影响到你明天骑马……我又不是不能忍,只要你不撩我,我定力还是很好的。”

  若晴脸红,却又嘻嘻地笑。

  还摸了他的脸一把。

  “我忍不住就想撩你呀,你长得太帅了,我看着就食欲大动,恨不得把你一口吞下去。”

  战博一脸黑线。

  “吃货!”

  这种事也能说成食欲大动!

  “人这张嘴生来就是为了说话和吃东西的,咱们要对得起这张嘴呀,尽量让这张嘴尝遍天底下的美食。”

  “能把贪吃说得如此动听的,也就你慕若晴。”

  “谢谢战爷的夸奖。”

  “厚颜无耻。”

  若晴得瑟:“你不就是喜欢我的厚颜无耻。”

  战博:“……”

  自己宠坏的女人,还得继续宠下去。

  话说,她到底愿不愿意成为他真正的妻子?

  别岔开话题呀!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