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65章 回娘家的目的

第265章 回娘家的目的

  凌煜很想说,好歹也要多亲几下,或者亲久一点。

  话到嘴边又原路滚回去。

  他要是敢说这种话,杨秘书就敢继续纠缠他。

  他不是很讨厌杨秘书的追求吗?

  “凌总特助,谢谢你送我回来。”

  杨秘书下车了。

  凌煜神情阴郁地看着她下了车,帮他把车门关上,再次向他挥挥手道再见,然后,她转身就朝小区的小大门口走去。

  值班的保安却拦住了她。

  凌煜正想下车时,却看到值班的保安从保安室里捧出了一大束鲜艳夺目的玫瑰花。

  “杨小姐,这束花是xx花店的人送过来的,拜托我帮忙把这束花给你,说是有人在他们花店里订了花束,指名道姓要送给你。”

  值班保安的声音响亮。

  凌煜想装着听不见都不行。

  他听到杨秘书一边接过那束花,看了看后,问保安:“花店的人没说是谁送的呀?明信片里面也没有署名,都不知道是谁送的,今天就送了两次花给我。”

  那保安笑呵呵地道:“肯定是喜欢杨小姐的人送的。”

  杨秘书租住在这里好几年了,跟安保人员都熟悉。

  保安们都知道她是战爷的得力秘书,主要是还年轻,未婚,追求杨小姐的男人肯定会有的。

  杨秘书笑了笑,抱着花束进去了。

  凌煜剑眉轻拢,到底是谁在追求杨秘书?

  一天两束玫瑰花,还都是那么大束的,可真是出手大方。

  在车内静坐了片刻,凌煜才开车走。

  回到自己的租房里,杨秘书把那束花随手放在茶几上,她坐下,往后一靠,仰头望着天花板。

  不知道她这样做,能否刺激到凌煜,让凌煜为她吃醋?

  只要凌煜稍微流露出点在乎她的神色来,她都不会放弃他。

  ……

  哪怕家里有贵客,又是周五,若晴晚上还是去上课。

  战博照旧做复健。

  坚持的时间长了,他的双腿越来越有劲,能走的步数也是噌噌地往上窜。

  为了睡老婆,他会坚持下去的。

  争取在一个月后能陪着她走上一段路。

  若晴在去上课之前,让黄叔先送她回一趟娘家。

  父亲照旧不在,慕若惜也未回来,家里就只有母……

  章惠拿着电视的遥控器,不停地换台,就没有一个台的播放内容能让她看下去的。

  听到外面传来汽车声响,她还以为是丈夫回来了。

  看了看时间,还早着呢。

  “太太,二小姐回来了。”

  在章惠猜测回来的是丈夫还是大女儿时,佣人进来禀报。

  “若晴。”

  听说是亲生女儿回来,章惠马上把遥控器一放,起身就往外走。

  “妈。”

  若晴人未到声先到。

  章惠笑眯眯地应了声,加快脚步总算在屋门口接到了宝贝女儿。

  “不是说以后都很忙吗?”

  章惠拉着女儿的手,母女俩一起进屋,她关心地问道:“忙得过来吗?要是忙不过来,跟你爸说说,减轻你的工作量,别累着。”

  “吃过饭了吗?战爷没有陪你过来?”

  “王姨家里种了很多龙眼,妈知道你爱吃,特意给她放了几天假回老家,摘了上百斤带过来,都是又大又甜又多肉的,妈尝过了,好吃,你来了正好,等会儿就把龙眼带回来,王姨说是今早才摘的,还新鲜着呢。”

  当妈的不停地说着话,若晴都没有机会接上一句话。

  进了屋,在沙发前坐下来了,若晴才逮着机会说话,她说道:“妈,战家不缺这些,你也爱吃的,都留给你吃吧。”

  王姨的老家是水果之乡,特产便是荔枝,龙眼,芒果等常见的时令水果。

  每次水果成熟时,王姨都会请假回老家一趟,然后带些自家种的水果回来,送一大半给主家,分一些给同事们吃。

  故而慕家人每到这个季节,都喜欢吃时令水果。

  若晴就更不用说了。

  古家村也种很多果树的,她养母家便有十亩的果园,种植着龙眼和李子,她打小吃着龙眼长大,百吃不厌,并不会因为身份变了,就放弃自己以往的爱好。

  “妈也吃不了那么多,你带点回去给战爷尝尝鲜。”

  “我问问他要不要。”

  若晴说着便打电话给战博。

  等战博接电话了,她故意打趣他:“战爷,你丈母娘家里有新鲜的龙眼,是工人自家里种的,比水果店买的要好吃哦,味道特别正,问你想不想尝个鲜。”

  战爷不像她这般嘴馋。

  若晴是认为人生了张嘴就是为了说话和吃东西的,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来吃,别辜负了那张嘴。

  战博平静地道:“我丈母娘给我的,我当然要,你待会儿回来了,

  .

  -->>

  给我带点回来,我要尝尝鲜,丈母娘给的呢。”

  再不喜欢吃,他都会给丈母娘面子,试试味道的。

  “那就这样了。”

  若晴挂电话。

  战博:“……”

  无情的女人,也不跟他说几句甜蜜语。

  听了战博的话,章惠眉开眼笑的。

  龙眼不重要,重要的是战爷这个态度,让章惠欢喜。

  对战爷这个女婿,章惠是越来越喜欢。

  “妈,我今晚过来,是有件事想跟你提提,你去问问若惜是不是真的。”

  “什么事?”

  若晴沉默,似是在想着该怎么组织语来说那件事。

  “若晴,她又做了什么?”

  章惠问道,“是不是对你不好的?”

  “那倒没有。妈,是战爷有朋友陪着怀孕的妻子去做产检,遇到了若惜,若惜也去做检查,她似乎是怀孕了,因为我的原因,战爷的朋友才会提起一嘴。”

  不管她和慕若惜之前有多大的仇恨,在外人的眼里,她们俩都是慕家的千金。

  章惠霍地站起来,怒道:“他们看错了吧,若惜一个未婚姑娘,怎么可能……”

  她一下子想起了若惜和唐千浩做过的丑事。

  章惠的脸色变了又变,人跟着跌坐回沙发上。

  喃喃地道:“那死丫头,可把她自己害惨了。不对,是唐千浩那个混帐东西,他算计若惜,却又要娶陆非欢,他把我慕家的女儿当成什么了?”

  怎么说都是自己养大的孩子。

  章惠哪怕偏心于亲生的女儿,在养女没有影响到亲生女儿的利益时,章惠还是会心疼养女的。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