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64章 无赖两个字怎么写?

第264章 无赖两个字怎么写?

  “你一个月的工资。”

  凌煜故意说道。

  杨秘书:“……还真是黑车呀。”

  凌煜哈哈地笑,“不敢坐了吧,那我走了,你自己坐计程车回去,要拦那种女司机开的车,现在这年头不安全,你们年轻的女子,特别是漂亮的,要特别的小心。”

  杨秘书说道:“我一上车就告诉司机,我是战爷的秘书之一,想来,没有人敢打我的主意。”

  战爷身边的人,在江城,谁敢动?

  凌煜:……战爷之名真是能吓住宵小。

  他抬脚走。

  杨秘书忍不住叮嘱一句:“你开车慢点,下班时间,路上的车多,你别老是变道超车,那样不安全。”

  凌煜像若晴一样,很喜欢把车子当飞机来开。

  杨秘书坐过无数次他的车,每次都是从上车就开始提心吊胆,一直到下车才能放下心来。

  像凌煜这种高收入的人,其实可以请司机的,哦,凌家是有司机的,但凌煜不需要司机,他就喜欢自己开车,喜欢那种疾驰的感觉。

  对于杨秘书的叮嘱,凌煜没有回应。

  “铃铃铃……”

  杨秘书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她连忙从包里掏出了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神色一整。

  是战总的来电。

  “战总。”

  杨秘书恭恭敬敬地接电话。

  “忙完了?”

  “嗯,忙完了,刚下班,准备回家。”

  “明天有安排吗?”

  杨秘书以为战爷要安排她周末加班,连忙说道:“战总,我周末一般都是窝在家里睡觉,很少出去玩的,所以,没有安排,战总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保证完成任务。”

  杨秘书没有真心的朋友。

  因为她在战爷身边当秘书,还深得战爷的信任。

  想与她结交的人,都带着小心思。

  杨秘书不想被人利用,也害怕自己会不小心泄露了公司的秘密,所以,她宁愿没有知心朋友。

  或许,这便是战爷重用她的原因吧,她确实很忠于公司。

  “我明天要带我太太去度假,我太太目前朋友不多,我怕她会无聊,你要是没有安排,明天一早就去堵凌煜的门,让他带上你。”

  杨秘书顿时羡慕总裁夫人。

  战爷平时为人冷漠,她跟在战爷身边多年,几时见到战爷对哪个女人温柔体贴过?

  赵小姐倒追战爷多年,什么也没有捞着。

  高总不敢像赵小姐那样光明正大地倒追,但心思谁都知道,战爷也就是需要用到她的时候,才会联系她,高总依旧是什么也捞不着。

  “战总,凌总特助的车太黑,我坐不起呀。”

  战爷默了默后,说道:“你知道无赖两个字怎么写的吗?”

  杨秘书秒懂。

  “战总,我明天一定到。”

  战博挂了电话。

  他旁边的娇妻歪着脑袋瞅着他看。

  “战爷,我有熙熙,也有战宁和婉儿陪着,不无聊呀。”

  战博轻捏一下她脸上的肉,“你不是喜欢看戏吗?”

  若晴笑嘻嘻,“战爷也想看戏吧?”

  战博宠溺地点一下她的鼻子,“看破不说破。”

  若晴抓住他的手,顺势倒入他的怀里,察觉到他慌脚乱地搂扶着她,她得瑟地笑。

  某少恼,一低头,便堵住她的嘴,把她得瑟的笑都吞掉。

  不知道好心相邀的战总其实就是想让他的娇妻看好戏,杨秘书把手机放回包里,看前方,那辆保时捷还没有开走呢,她走过去。

  拍了拍车窗。

  凌煜不解,按下车窗问她:“有事?”

  “你下车!”

  杨秘书板着俏脸,冷冷地命令。

  凌煜:“……”

  吃错药了,居然敢用命令的口吻跟他说话。

  “杨秘书,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凌煜,你下车!”

  杨秘书用事实回应凌煜,她不仅知道她在说什么,还指名道姓了。

  凌煜呵了一声,开了车锁推开门就下车。

  他倒要看看她想做什么,居然敢用这种口吻跟他说话。

  他一下车,就有点傻眼。

  因为杨秘书快速地爬上了他的车,从驾驶座爬到副驾驶座上,然后,绑上了安全带,再把她的包放在她的双腿上。

  “可以开车了。”

  凌煜眨眼,再眨眼。

  “杨秘书,我说了坐我的车,要价很高的。”

  凌煜一边坐回车上,一边说道。

  “废话少说,开车。”

  凌煜噎了噎。

  这死丫头忽然变了态度,谁给她勇气了?

  不过,凌煜还是开了车。

  一路上,两个人都是没有说什么。

  .

  -->>

  十几分钟后,回到了他们住的地方。

  凌煜停车,不急着开车锁,而是伸手至杨秘书的面前,做了个数钱的动作,意思是让杨秘书支付昂贵的车费。

  “我没带钱。”

  凌煜:“……赖帐?”

  “我真没带钱。”

  杨秘书一脸的无辜样。

  战总问她知不知道无赖两个字怎么写。

  她便写写无赖了。

  凌煜瞪着她良久,才一副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开了车锁,对她说道:“我喝了,去帮我买瓶水。”

  杨秘书正想动,记起了什么,又说道:“凌总特助,我真没带钱。”

  “微信和支付宝你都不用吗?”

  “现在没用。”

  凌煜:“……杨秘书,你现在是不是在耍赖。”

  “你认为我在耍赖,那我就是耍赖了。要不,我给你另一种补偿,当成我支付的车费?”

  “什么补偿?以身相许我是不会要的哈。”

  杨秘书笑眯眯的,“放心吧,那种狗血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

  明明他说的是心理话,可当杨秘书说做不出来时,凌煜心里又很不爽。

  “那你……”

  凌煜忽然不说话了。

  他被杨秘书的举动惊得目瞪口呆。

  愣愣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俏脸。

  杨秘书的所谓补偿,竟然是亲吻他。

  这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了!

  未经他的同意,就亲他!

  话说,她的唇瓣好柔软呀。

  悄悄地舔舔,她应该察觉不到吧?

  凌煜出于本能正想回应时,杨秘书却抽身离去。

  凌煜那个恼呀。

  恼羞成怒。

  “这是我珍守了二十多年的初吻,能抵我的车费了吧?”

  凌煜:……

  就那轻轻一亲,他都没有回神就结束了,这样的亲吻也想抵销车费?

  做梦!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