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52章 一耳光

第252章 一耳光

  战博等他们道完歉后,冷冷地道:“奶奶,不是你们能拦住的。”

  他推动轮椅往回走,并吩咐:“初一,你现在就去慕氏集团,等大少奶奶下班后,跟着她保护她。”

  “好。”

  初一不敢多说一句话,大少爷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战博回到办公室里,继续投入紧张的工作中。

  上午很平静地过去。

  一下班,若晴就赶紧挽着她的包往外走,童熙十分钟前发了信息给她,在公司门口等她一起去吃饭。

  在顶楼工作的人统共就若晴父女俩以及郑秘书。

  郑秘书中午要跟着父亲去参加一个饭局,主要是谈生意。

  若晴一直都想跟着父亲学习学习经商之道的,无奈她的中午几乎是被战博包揽了。

  慕景瑞最盼望的不是若晴强大起来,而是小夫妻俩能感情深厚,所以他几乎不会叫上若晴跟着去参加饭局。

  独自一人进了电梯,电梯把若晴带着下楼,不过才下了两层楼就停了下来。

  电梯门开了,慕若惜和齐秘书一起站在电梯门前。

  看到若晴的时候,慕若惜似是顿了一下,不过还是带着齐秘书进来。

  “慕助理。”

  齐秘书笑着打招呼。

  若晴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她和慕若惜仅是相互看一眼,谁也没有主动开口。

  与威信合作那件事让慕若惜对她意见很大,慕若晴是知道的。

  她也不管慕若惜怎么想,会在背后怎么诽议她,反正周子同说过只要她喝服他,他就与慕氏合作,与她签合同的。

  自己灌了那么多酒,才拿下的订单,没理由拱手相让,哪怕负责两家公司合作的人是慕若惜。

  那又如何?

  谁签的单就是谁的业绩。

  可能是电梯内的空气质量不好吧,慕若惜又觉得反胃恶心,想吐。

  她极力想忍着,不能当着慕若晴的面呕吐。

  越是这样想,她就越是想吐。

  “若惜,你不舒服?”

  若晴一直留意着慕若惜的神色。

  按照上辈子的剧情走,慕若惜那个私生子和她的宝宝是差不多大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慕若惜的肚子里了。

  “没事,就是有点感冒了。”

  慕若惜淡淡地道,“刚才让齐秘书出去给我买了感冒药,吃了没什么效果。”

  “那要去医院看看,可别拖严重了。”

  若晴一副很关心她的样子,“你也不要私自用药,万一用了不该用的药,会不好。”

  她这句话里有话。

  齐秘书听不出来,慕若惜却是能听出若晴话里的深意。

  要是她怀孕了,乱吃药,就会影响肚里的宝宝。

  她脸色冷冷的,说话也是冷冰冰的了:“谢谢关心,我现在就去医院去看医生,不会请假的。”

  若晴笑了笑,“慕副总还真是敬业,敬业好呀,能为公司多赚点钱,我最欣赏慕副总这样的人了。”

  慕若惜为慕氏集团赚再多钱,这辈子都进不了慕若惜的腰包,不过是为了她作嫁妆罢了。

  要不是父亲说在她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接管公司前,不要和慕若惜闹得太难看,若晴早就跟慕若惜撕破了脸。

  “慕助理该跟我们慕副总学习学习,我听说慕助理经常请假的,不过慕助理是慕总的亲闺女,就算天天不来上班,慕总也不会对慕助理怎么样的。”

  齐秘书一向维护着慕若惜,瞧不上若晴。

  “就连是我们慕副总的功劳,慕总也能睁只眼闭只眼,任由慕助理揽了去,不过是喝点酒,跟周总去开房,谁知道慕助理是喝服还是睡服……”

  若晴扬手就打了齐秘书一耳光。

  齐秘书被打得眼冒金星,捂住被打的脸,错愕地看着若晴,大概是没想到若晴会打她吧。

  “若晴,你做什么?”

  慕若惜见若晴当着自己的面动手打她的秘书,脸色更冷。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齐秘书是她的秘书,就是她的人,就算齐秘书做错了事,也轮不到职位不高的若晴来教训。

  “再让我听到你说出污辱我的话,就不是一记耳光这么简单了。”

  若晴无视慕若惜的冷脸,冷冷地警告着齐秘书。

  齐秘书自知理亏,却表现得敢怒不敢。

  若晴又看向慕若惜,冷冷地道:“慕若惜,那天你也在场,我做了什么,除了周子同就数你最清楚,你回公司跟你的走狗说了什么?”

  “我把丑话搁在这里了,要是再让我听到说我把周子同睡服的谣传,我告你们造谣诽谤,把你们告上法庭!”

  慕若惜脸色难看,辩解:“我从来没有说过你睡服周子同的话。”

  齐秘书脸色有点白。

  她想起了她跟一位同事诽谤过若晴的话。

  .

  -->>

  但愿那位同事能够守口如瓶吧,要是真在公司里传开,那她就要倒霉了。

  如今,慕若晴不仅仅是慕家真正的千金,还是战家大少奶奶呢。

  想到传说中冷冽无情的战爷,齐秘书两条腿都软了。

  “你有没有说,心里最清楚,别以为我就查不到,真要查,我连你们每天上多少次洗手间都能查出来。

  慕若惜看向齐秘书,严肃地道:“齐秘书,还不向慕助理道歉。”

  “慕助理,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对,我就是为我们副总抱不平,是我胡说八道,胡编乱造,与我们副总没有关系,副总从来没有说过慕助理是睡服周子同的话。”

  齐秘书很识相地道歉。

  见齐秘书道歉了,慕若惜缓和了脸色,对若晴说道:“若晴,齐秘书已经知道错,你也打了她一巴掌,出了气,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也有错,我管理下属不严。”

  若晴眼神如电,冷冷地看着慕若惜,冷冷地道:“虽说与威信的合作是你负责的,你想在我背后做些什么,你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周总还算有点良知,就不是我在酒桌上喝服他了。”

  慕若惜一直想让她牺牲色相,被周子同潜规则,她都没有找慕若惜清算呢,慕若惜好意思怪她抢了她的功劳?

  除了价格是慕若惜定的,还有什么是慕若惜做的?

  一直都是她和周子同在打交道。

  “慕若惜,我虽然是初入职场的菜鸟,却不是笨蛋,不要以为谁都由着你坑卖了还要帮你数钱。”

  ,content_num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