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战爷的掌心宠妻 > 第250章 我是你一个人的情哥哥

第250章 我是你一个人的情哥哥

  赵其开始说起中午一起吃饭的事。

  只要两家的总裁一起吃饭,便能打破赵氏在针对慕氏的谣。

  减少慕氏被同行针对的机率,也是赵氏变相地向战氏求和。

  其实,就算没有赵其的求和,在知道慕若晴是战家大少奶奶后,慕氏的那些同行兼对手们,想对慕氏落井下石,也要三思后行的。

  父亲会不会答应赵其一起吃饭,若晴不知道。

  她从父亲的办公室出来,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准备投入工作。

  记起和童熙的中午之约,她发了条信息给战博,告诉战博她中午要和童熙一起吃饭,让初一不必过来接她了。

  战博很快就回复了她。

  “我安排初一过去,让他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若晴连忙婉拒。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若晴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郑秘书听到这首老歌时,抬头看了若晴一眼,若晴不好意思地冲她笑笑,赶紧拿着手机躲进了洗手间里,免得打扰了敬业的郑秘书工作。

  “战爷。”

  若晴在洗手间里接听了战博的来电。

  “不方便接我的电话?”

  自家男人那低沉的嗓音传来,若晴本能地绷紧神经,赶紧解释:“没有,我方便得很,就是我刚好在洗手间里。”

  “战爷,不用让初一过来。”

  战博沉声说道:“要么初一过去,要么我带着从初一到初九一起过去。”

  若晴:“……你们要是不怕被熙熙拍下美男照,就过来吧。”

  “童小姐没有那个胆拍我。”

  若晴语塞。

  童熙还真的没有胆量拍战博的美男照,她说她还想多活几年。

  “战爷,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我会拳脚功夫,不会有事的。”

  初一如同战博的影子一般,有他跟着,若晴想和好友好好地说些女儿家的体己话,都很不方便。

  再加上她本就不喜欢被人跟着。

  “看来你是想我过去陪你,童小姐是你的好友,我是你的丈夫,见见面,吃顿饭,也是正常的。”

  “好好好,让初一过来吧。”

  若晴投降。

  战博颇为遗撼地道:“若晴,你应该有骨气一点的。”

  “我的骨气被战爷吃了。”

  战博低低地笑,他倒是想把她整个人都吃了。

  “战爷,想我吗?”

  若晴话锋一转,调起情来。

  “你说呢?”

  “我说我想你,你想不想我?你不说,我哪知道你想不想我。爱我,就要大声说出来,那样我才知道你爱我的。”

  战博笑,“若晴,我严重怀疑你想让我说三个字的情话。”

  “你不用严重怀疑,我就是想听你说爱我的话,战爷,你要是当着我的面说不出口,要不就像我上次那样,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录音,录下一百遍‘慕若晴,战博爱你,爱惨你了’,我也能接受的。”

  战博:“……”

  她能接受,他却很难说出口呀。

  爱她,倒是真的爱上了。

  就是他的性格让他不会把爱她的情话挂在嘴边,时不时说几次讨她欢心,他只会用他的方式,默默地爱着她,宠着她。

  “要不,战爷,你给我写封情书吧,我不会要求你写一万字的,有个三五千字,我也心满意足了。”

  他当初说他不可能给她写情书。

  现在她就要他打破他的纪录,动笔写第一封情书给她。

  用战博的话说,他家若晴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打他的脸。

  谁叫他当初那样冷硬无情,把话说得太死,才会有现在的接二连三打脸事件。

  “战博哥哥。”

  电话那边忽然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女声。

  那个女人对战博的称呼让若晴一下子就警惕起来。

  战博看向那个跟随着奶奶和宁奶奶一起进来的女孩子,颇为无奈,奶奶是故意的吧。

  敢未经敲门就直接闯入来的人,也只有他的奶奶了。

  “姓战名博的,你的初恋情人还是老情人回来了吧?”

  战博还没有回应宁婉儿,就听到他家不要脸的在电话那边磨着牙,却又带着笑意问他。

  “若晴,是婉儿,战亭的初恋兼老情人。”

  战博解释了一句,免得爱吃醋的若晴顺着无线电波过来揪他的耳朵。

  别看她很大度的样子,对他的独占欲强烈得很。

  当然,战博也喜欢若晴对他的霸道,她要是真的大度,任由他和其他女性来往,他才该难过呢。

  “不骗我?我听到她叫你战博哥哥,哥哥,情哥哥吧。”

  “我等会儿就让她以后都不能再叫我哥哥,若晴,我只是你一个人的情哥哥。”

  最后面那句话,战

  .

  -->>

  博说得很小声,不想让刚进来的那三个人听见。

  “先挂电话了,晚上回家再跟你细说婉儿和战亭的事。”

  奶奶带着宁奶奶婆孙俩来了,不管来意如何,此刻都不再适合他和若晴在电话里卿卿我我。

  不过在挂电话之前,战博说道:“若晴,你打脸的本事可以用到赵其身上,他现在在你们公司吧?不用对他客气,想怎么撕他就怎么撕他,天塌下来还有你家男人帮你撑着。”

  若晴:“……感觉你是在支持我到处得罪人。”

  料事如神的家伙。

  她刚才那样不客气地撕赵其的虚伪面具,那是她和父亲交换过眼神的。

  那赵其一进来就叫她爸做叔叔,就是把她爸定位在长辈上,当长辈的不好跟小辈计较太多,就由她这个同辈的不知天高地厚地撕赵其了。

  “老婆,我想你。”

  战博低低地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若晴甜甜地笑,回了句:“老公,我也想你。”

  虽然战博已经挂了电话,以他的聪明,肯定知道她会这样回复他的。

  战博把手机放在桌面上,扶着椅子就要起来。

  “婉儿,你去扶一下你战博哥哥。”

  宁老太太见状,连忙吩咐了孙女一句。

  “不用!”

  战博冷冷地拒绝。

  不过老夫人担心孙子走不了路,快步过来亲自扶着战博走出办公桌,坐到了轮椅上。

  宁太太婆孙俩近前。

  “战博哥哥。”

  宁婉儿看向战博的双腿,眼底有着惋惜兼心疼。

  ,content_num

  .

  _soso